中资大举入马引发担忧

中资大举入马引发担忧

7446

“政府让中资在马来西亚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参与太多了!”扎伊德·易卜拉欣(Zaid Ibrahim)是马来西亚巫盟(Umno)政府的前部长。“中国正在大举接管马来西亚全国所有港口,建设大型基础设施,原因不仅仅是普通的商业投资!”他表示,中国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其国民在20年之后来接管这一切战略资产——现在是用中国人借给马来西亚人的钱在修,到时候债台高筑,没钱还他们。中资目前在马来西亚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一些担忧。

由中国中铁参与投资的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协议签署仪式在吉隆坡举行。

在扎伊德·易卜拉欣看来,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意义超过了商业赋予的本质,“他们正在马来西亚建立大学,铁路和发电厂,是好让他们的国民在20年后来接管!”他日前在新山(Johor Bahru)庞德尔罗萨高尔夫乡村度假酒店(Ponderosa Golf and Country Resort)演讲时表示,当时他正在做一个题为“14大选:不要玩火”(GE:14 Don’t play with fire)的演讲。

中国不是普通投资者?

“中国不是普通的投资者,这一点很明确!”扎伊德·易卜拉欣表示,尽管马来西亚对外来直接投资总是欢迎的,但是国家需要的领导者,能够了解外国投资与国外战略资产收购之间的差异。“我们也同时需要这样的领导人,能够掌握平衡,不要对超级大国给予太多。我们的理想领导人能够和中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打交道,他们同时在财务上是清白和独立的。”

他表示,现政府允许中国在马来西亚建设如此多的基础设施项目,方式是先建设后付款,可能会导致“当马来西亚在无法偿还巨额债务时,中国会堂而皇之地拥有这些战略资产”。他还认为有些建设不仅仅只是吸引游客这么简单。“在马六甲(Malacca )投资超过300亿林吉特大兴土木,然后你告诉我们其中的机场项目是为从广州飞过来的直航班机服务的,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当主要基础设施由超级大国拥有时,保障这些资产的安全符合他们的利益。我相信他们的安全人员最终也会驻扎在那里,”他说,提议将马六甲港口项目称为”海运项目“也是为了误导马来西亚人。

他认为,马六甲首席部长甚至都不知道中国计划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就同意批了700英亩的永久产权土地,“我敢向你们保证,中国不会仅仅在那里建超级市场的。”他所指的是皇京港(Melaka Gateway),一个在马中合资公司下面投资430亿林吉特的港口项目。

“如果我们和一个超级大国走得太近的话,会让我们面对遭到另一个超级大国攻击的威胁,”扎伊德·易卜拉欣说,“超级大国之间不会相互摧毁,他们搞掉对方的代理人。他们相互做交易,牺牲那些因为非常弱小而愚昧而落入他们掌控的小国!”

马国华裔也担心加重国债

据马来西亚媒体《诗华资讯》报道,默迪卡民调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多达48%的华裔受访者认为中资进入大马会加重国债,只有29%的华裔受访者认为会带动经济。

对此,马来西亚时事评论员潘永强博士(Dr. Phoon Wing Keong)评论认为,许多中资项目只是少数人的政经利益考量,恐导致“债留子孙”的后果。

他在接受访问时表示,现在中资集中在大型基建和战略性项目,如铁路、港口、发电和房地产等,对国家战略安全或有疑虑,因此,若财务规划不合理,便会造成负债的结果。

他指出,中资来马合作项目的最终得益者将会是大型财团,而中小型企业的利益恐会受损。

他说,来马的中资大部分都是国企,合作对口的单位若不是大马政联企业,就是大型财团,因此中小企业并没有太多利益。

潘永强指出,“中资来马的项目,全部没有经过招标和投标,过程完全不透明,财务和融资没有合理规划,这些合作项目最终的得益者,大多数是既得利益集团。广大本地华资中小企业无法得益,甚至受到排挤。”

此外,他表示,马来西亚华人的主流民意,是期望政党轮替,对国阵政府的贪腐深痛恶绝,“民意不反对中资,但不同意中国以投资支持(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不同意中资在本地复制政商勾结的恶习。”

另一方面,时事评论员谢时坚博士(Dr. Cheah See Kian)则认为,马来西亚人应该清楚区分“贷款”和“投资”,马国虽然在数项工程中向中国借贷,但这是为了发展国内基础建设,因此不能将“欠债”的概念一概而论。

他举例,马国在兴建第二槟威大桥的时候也曾向中国贷款8亿美元(约35亿2100万令吉),“这是由于我国资金不足,若想要国家有所发展,就必须借贷一笔款项作为建设和规划用途。”

为何中资会让马国人担忧

针对最近中资在马来西亚引发担忧的现象,马来亚大学(University of Malaya)中国研究所副所长饶兆斌博士(Dr. Ngeow Chow Bing)撰文分析认为,这倒是出乎了不少人的意料之外。

当中,最为关键的,是中国中铁和中国广核两大国企在2015年年底买入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 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简称1MDB)的资产。一马发展有限公司是马来西亚首相纳吉(Najib bin Abdul Razak)一手主导和推动的国家投资基金,产权由政府的财政部拥有,而首相纳吉兼任财政部长,因而也可以说是他直接看管的公司。

同时,纳吉也在2016年3月以前,一直担任一马发展公司的咨询委员会主席,对一马发展公司的业务有直接的关系。一马发展公司在2015年面临财务危机,同时国外媒体,如《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也报导一马发展公司的资产留到纳吉私人银行户口的传闻。这两家中资企业收购一马发展公司的资产,刚好使得该公司度过难关,同时也化解了纳吉的一场政治危机。

中资“出手”救了一马发展公司,是一个转折点。此前,中资来马,一来规模还不大,二来未有扯上马来西亚政局,所以虽然有一些小的争议,但社会舆论并不大关注中资来马。此后,有越来越多有关中资来马的负面评论出现。

中资企业和过去的一些外国投资者的一个很大的不同点是其对基础建设和房地产等方面的投资。过去,西方国家和日本的企业到马来西亚投资,相对集中在制造业。而中资来马,也有投资在制造业,但相较过去的外国企业,中资在基础建设和房地产方面的投资更大更多。马来西亚目前许多基础建设和房地产项目处处可见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影子。

马来西亚最近许多针对中资的负面评论,主要指向有关基础建设和房地产的项目。在基础建设方面,批评者主要指出这类项目整个过程不透明,容易滋生腐败。

以东海岸衔接铁道(East Coast Rail Line)计划为例,政府最终的报价是550亿林吉特(折合美金约130亿)的项目,但这和之前的评估相比,几乎是翻倍的成长。中国交建获得这项工程,也没有经过公开投标的程序,事后也没有解释马币550亿的报价是如何算出。种种的不透明,容易引发这项项目涉及马来西亚政府贪污腐败的指控。

同时,部分批评者将中国国有企业的这些投资和南海问题挂钩,认为中国国有企业的这些投资“救了”纳吉,使得纳吉政府不敢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的行为表示抗议和不满,不断让中国吞噬马来西亚领海主权的利益,形同“卖国”。

中国房地产在马来西亚的项目也引起很大的争议。特别是碧桂园的“森林城市”,在马来西亚岸外填海造土,打造一个以中国买家为主的大型发展计划,但没有考虑到如何融入当地社会和使得双方互利,其建设出来的结果很可能是一个对当地社会没有多大正面经济效应的“中国人特区”,这在种族关系敏感的马来西亚,很容易引起攻击和不满。

碧桂园通过和柔佛苏丹(马来西亚是联邦兼建君主立宪制,各个州都有州君主)合作,认为“搞定”了苏丹就“搞定”了民心,忽视了马来西亚国情特点,结果最近“森林城市”已经成为批评者的主要焦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