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会:时间在金正恩一边

特金会:时间在金正恩一边

474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德国时政专栏作者

举世瞩目的“特金会”今日正式拉开帷幕。

朝鲜半岛,从残酷的战争到今天的对等谈判,经历了漫长的68年。不管“特金会”具体结果如何,朝美两国领导人坐下来面对面谈判本身,就是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

从这个角度看,世界应该给特朗普和金正恩点赞。

金正恩华丽转身,特朗普立地成佛?

朝鲜金家第三代传人,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便完成了向“和平使者”的华丽转身。这功力的确令人叹为观止。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摆脱了对朝鲜进行“烈焰与怒火”的威胁,转而礼敬平壤“少主”,在狠狠怠慢了自己的西方盟友后(G7),横跨太平洋,来新加坡与金正恩面谈。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战略动机?

客观说,金特两人都不是信守诺言的楷模,因此,在和平可能到来之际,在国际政治信誉低迷的今天,我们有必要回顾金特两人是如何从“互怼”走到“互礼”的。

·2014年11月25日,金正恩在参观信川朝鲜战争博物馆时说:“美帝国主义侵略者1950年在信川进行的大屠杀,是食人者和杀人犯热衷杀戮的明证。”

·2015年9月16日,特朗普在与其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展开辩论时表示:“没人提到那个XX坐镇并拥有核武器的北朝鲜。现在最好有人开始思考北朝鲜和其他几个地方。”

·2016年2月10日,特朗普在接受CBS采访时说:“我很想促使中国让那家伙赶快消失,不管用什么方法。”

·2016年3月26日,朝鲜宣传视频中的画外音:“美国必须作出抉择!作为一个国家,它究竟是想在这个地球上继续存在还是消失,完全取决于它自己。”

·2017年8月8日,特朗普在新泽西州贝特明斯特(Bedminster, New Jersey)国际高尔夫球场前对记者说:“北朝鲜最好别再威胁美国,我们将用世界迄今尚未见到过的烈焰与怒火来对付它。”

·2017年8月10日,金正恩在国家电视台上表示:“无法与这种毫无理智的家伙进行扎实的对话。”

·2017年9月15日,朝鲜官媒援引金正恩的话说:“我们必须让那个大国沙文主义者知道,我国尽管受到没完没了的制裁和封锁,但依然能实现组建核军队的目标。”

·2017年9月19日,特朗普回应北朝鲜的导弹和核武威胁时说:“美国若被迫保卫自身或盟友,将彻底毁灭北朝鲜,此外别无选择……那个‘XXX’正在走一条自我毁灭的道路……世上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看到这帮犯罪团伙拥有导弹和核武。”

·2017年9月20日,韩国电台援引朝鲜外相李勇浩(Ri Yong Ho)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的话说:“朝鲜有句谚语:即便犬吠,也要继续大张旗鼓地搬家。如果他以为狗叫能吓唬住我们,那真是狗在做梦了。”

·2017年9月22日,朝通社(KCNA)援引金的话说:“我必将用火来降住美国那个精神病痴呆老头。”

·2017年9月22日,特朗普发推:“金正恩明显是个疯子,他对饿死自己的百姓无动于衷,要给他史无前例的教训。”

·2017年11月12日,特朗普再发推:“假如我不叫他‘XXXX’,金正恩说我‘老’又怎么可能羞辱到我?好吧,我尽量做他的朋友, 或许还真有这么一天。”

·2018年1月3日,特朗普回应金正恩的新年贺词:“北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正恩先前说他桌上一直放着核武按钮,请这个揭不开锅饿殍遍野国家的人转告他,我有更大更强的核武按钮,而且,我的按钮保证能用。”

·2018年1月11日,特朗普接受《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说:“我或许和金正恩关系不错。”

·2018年5月25日,朝鲜第一副外相金桂冠(Kim Kye Gwan)在特朗普宣布取消“特金会”后用缓和的口吻作出回应:“我们内心一直希望所谓的‘特朗普公式’能有助于消除双方的忧虑。”

·2018年6月7日,特朗普在回应金正恩委托特使金英哲(Kim Yong Chol)给其带来了亲笔信时说:“这真的是一封非常热情和美好的信。”

无论是金正恩还是特朗普,都有“翻脸不认人”的记录,世界在祝愿两人这次峰会成功的同时,当然也有理由怀疑半岛和平的持续性和稳固度。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知道,任何政治作为都受各自战略图谋的驱动。朝美两国领导人今天能走到一起,本来就不是出于彼此的好感,而是国家利益的召唤。

漫漫和平路,各方同求索

朝鲜半岛核危机一波多折,我们不妨可以从1994年朝美日内瓦框架协议这个节点说起。

根据94年10月21日签署的这份协议,平壤同意冻结核计划,重新接受国际原子能组织(IAEA)入境检查;美方则答应在此基础上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同时帮助其在2010年前完成轻水反应堆的建设。可惜,这一缓和局面不到三个月即告结束,因为美方发现朝鲜在秘密执行浓缩铀计划。华盛顿即刻停止协议中的援助承诺,平壤随之退出《核不扩散条约》。

2003年8月,国际社会再次努力合力解决朝核问题。由南北韩以及中日俄美参加的“六方会谈”在北京举行。这个平台共进行了六轮会谈,在2007年的第五轮会谈中,各方就以下基本思路达成一致:平壤停止核计划,以换取人道援助、燃料供应和朝美以及朝日关系正常化。可是,该交易仅仅维持了两年。

2012年2月,金正恩上位后不久,也曾做过类似的互换交易,但很快又放弃。直到国内权力巩固后,这位年轻的治国者才腾出手来加紧通过核计划来实现摆脱经济困境和结束国际孤立的目标。

在过去的半年里,金正恩展示了非凡的国际运作才能,但不变的是他的多变:今年4月,他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首次会晤时表示可以接受美韩军演,可没过多久又视此为挑衅,并取消与韩国的高级会晤,重新开始攻击美方,甚至扬言中止朝美新加坡峰会。

只是,多变的金正恩这次遇到了一个或许更加多变的特朗普。面对平壤的“威胁”,习惯发推的特朗普破例写信给金正恩,先下手为强,宣布取消峰会。夹在朝美之间的文在寅忍辱负重,不得不担负起调解员的角色。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各方的努力,新加坡的“特金会”终于“起死回生”。

在众多的国际努力中,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做出的杰出贡献:

2003年朝鲜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时,正值海湾地区局势紧张,美国对伊军事行动即将开始。小布什总统为了避免两边陷入困局,派国务卿鲍威尔来华游说。中方最后同意帮助斡旋,遂产生了后来的“六方会谈”。

2017年3月,面对当时日趋严重的危机局面,北京提出了公平公正的“双暂停”建议,即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也暂停大规模军演,以此作为摆脱“安全困境”的第一步。即便到今天,这个建议其实依然具有现实意义,对朝美建立互信有百益而无一害 。

正如中国外长王毅去年4月说的那样:“中方已经提出了‘双轨并进’思路,只要是对话,正式或非正式,一轨或二轨,双边或三方、四方,中国都愿意给予支持。”

万事开头难。但只要保持对话,和平就有希望。

各方在朝鲜半岛的利益

任何危机,都是各方利益恶化的业果;所有和平,又都是各方相向而行的善果。

每个国家有各自的利益,实属正常;但若不顾别人的利益而一意孤行,则为乃国际运作之大忌。

那么,各方对这次“特金会”究竟有何期许?

欧美,包括联合国,均希望能实现半岛“全面、可验证、不可逆转”的无核化;平壤追求的则是“双方逐步和同步裁军”,美国确保朝鲜安全;中国和俄罗斯在要求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同时,也希望减少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存在,即朝鲜应该弃核,但美方亦应该做出让步(如萨德反导系统)。

“特金会” 虽是特朗普和金正恩两人坐下来谈,但实际上两人同时还背负着多方的利益。平壤是否弃核、如何弃核以及何时弃核,取决于特朗普所代表的美日韩在多大程度上做出让步。

很难想象,多年来把核导活动作为确保生存筹码的朝鲜,会在对方不作让步的情况下主动先行弃核。因此,半岛实现无核化必将是个长期的过程,要分若干阶段方能完成。

第一阶段从这次“特金会”开始,可能产生的具体成果有以下几个:1)双方同意用和约的形式终结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和约将在其他场合由当年交战四方(朝韩中美)共同签署。2)美方确保朝鲜安全(不追求平壤政权更迭的目标);朝方同意停止继续推动核计划。3)朝美开启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并为正式建交作准备。

双方谈得如果顺利,不排除延长“特金会”的可能;如果谈得不顺,提前结束也不奇怪。但后者的可能性应该不会太大,因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金正恩都急需外交上的成功。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暗示特金都有意做一件“大事和有勇气的事”。笔者估计,他所指的应该是两国建交事宜。可以想象,新加坡峰会如果成功,双方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继续下一轮的首脑会谈(平壤或华盛顿),进而将和平进程迅速推至第二阶段。

在该阶段中,双方将会就如何实现半岛“全面、可检验、不可逆无核化”进行实质性谈判。这阶段最容易出现变故,因为绝大部分实质性的讨价还价将在此间完成。美方到现在为止的立场还相当强硬,大有让对方无条件投降的架势,但平壤绝对不会束手就擒,不谈出个高价来绝不会让步。

因此,金正恩目前只会理论上宣布弃核,能做到的只是暂时停止继续研发核武器,目标是让美方承诺逐步从半岛撤军(人员和装备,或许也包括萨德),取消制裁和禁运,最好还提供经援。一句话:政权安全以及经济援助,是平壤的两大目标。

特朗普已表示,让美国掏钱不太可能,经援主要由中日韩三国来完成;但它会承诺“不刻意追求”更迭平壤政权。换而言之,美国不会主导从外部强行或鼓励从内部改变朝鲜的现行体制。但此承诺应该不涵盖朝鲜因内部生乱而导致的政权更迭,只不过美方不会刻意强调这点,以免破坏整个谈判气氛。

所谓“对朝经援”,可以包括提供低息无息贷款,也可以采用类似“马歇尔计划”这样的形式来进行。对此,北京、首尔和东京估计不会有异议,但它们不会白投钱。对它们而言,重要的是建立某种能够控制半岛局势的国际管控机制,以免危机重演。较好的办法就是用双边或多边条约的形式来确保“经援换无核”。

第二阶段将比较漫长,之后的进程如何走,完全取决于此前的努力成果如何。

平壤的优势是,金正恩年富力强,如果不出现意外,他将有足够的时间来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笔者担心的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不会长期容忍金正恩本人及其体制,很有可能对朝鲜的内政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因此,不排除半岛和平进程发生突然逆转和推 倒重来的可能。

结语

特朗普不仅是个刻薄的商人和无常的政客,也是个爱幻想的老小孩。

日前,他在华盛顿曾说过这么一段话:“假如我们就在一起坐了几个小时,等我们从会谈室走出来时,一切都解决了,这该多好啊!”或许因为这梦太美好,特朗普让自己在其中沉浸了数秒,然后回到现实,继续说:“可是,我觉得不会有这样的好事,实话说,你们还真得有点耐心。”

其实,真正需要有耐心的是直接参与和平进程的那些操盘手们。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毁掉信任瞬间即可做到,建立信任却必须假以时日。眼下的缓和局面来之不易,但愿双方不要错把博弈和权力当作目的。

若能把真正的和平带给朝鲜半岛和东亚地区,特朗普和金正恩将是当之无愧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