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三箭齐发,日本重振雄风...

安倍三箭齐发,日本重振雄风?

1079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半年前一上台,便宣称他的箭筒中有法宝,誓要三箭定江山,让日本停滞不前的经济重现活力。他尚未弯弓搭箭,市场就已经深信不疑。日本股市发飙狂涨,一口气涨到今年5月,区域股市也欣然响应,股民陶醉在一片欢乐声中。接之而来的股市连番急跌却又让人不得不怅然而问:安倍的法宝是否已经过期失效? 

 

安倍

图片来源:中新社

去年年底,安倍再度走进首相府之前,日本股市便已开始从低点弹升。从去年底到今年5月底,日经225指数共飙升32.5%,较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15.3%的涨幅高出一倍,在全球股市中以百分比涨幅夺冠。
过去半年来,日经的最大涨幅曾高达85%,创下五年来的最高点。与此同时,日元兑美元汇率则剧跌23.8%。日股与日元一涨一跌,正是安倍高调推行“安倍经济学”所产生的效应。
全球主要股市在一窝蜂猛涨之后,在今年5月回跌,似乎不能将矛头完全指向安倍经济学。如果真要抱怨,就要怪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太煞风景,偏偏在那时候提出将逐步减少购入债券,搞得市场惊慌失措。
所谓“安倍经济学”,或者说所谓的“安倍三箭”,是通过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促进增长战略,三管齐下来振兴已困顿不前长达20年的日本经济。三箭齐发,务必要将危害日本经济不浅的通货紧缩一扫而空,让这个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回到经济增长的轨道上。

推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安倍的三支箭,最引人瞩目的,首推步美国和欧洲后尘而推出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但如果追溯宽松货币政策的源头,远在2001年便推行此政策的日本才是始作俑者。而所谓量化宽松,便是大量发行钞票,作为购买公债和私人债券之用。货币政策的另一个目标,便是在明年底之前,为日本带来2%的通货膨胀率。其次是批准13万亿日元的补充财政预算,通过公共开支为国内创造60万个新工作机会,并将经济增长推高两个百分点。第三,便是推行结构性改革,提升企业的竞争力、盈利能力和创新能力。
不需太高深的经济学知识便能明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将创造大量的流动性,也就是大印钞票,而对流动性高度敏感的股市也将最早受到资金的滋润。其次,印发钞票也预示着货币贬值。这也等于向市场大声喊话:日本股市必涨无疑,而日元则只有下跌一途。这就是为什么善于观言察色的国际投资大亨索罗斯(George Soros)去年11月便沽空日元,很快就从汇市获利10亿美元。
另一方面,可预期的日元贬值,则鼓励日本国内的共同基金、养老基金和富裕阶层将现金转移到国外,变成游资,也是是俗称的热钱。这些热钱将推高其他市场的资产价格,也间接将通货膨胀输入他地。一些报道显示,日本投资者已经成为外国债券和股票的净买家。

安倍政策开始奏效

安倍自然不是20年来第一个信誓旦旦要振兴经济的日本首相,但过去几任首相所推出的许多政策,始终无法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落得无功而退。自他上台以来的半年之间,日本股市的暴涨和日元汇率的猛跌,都在在显示市场对安倍经济学已作出正面的反应。
日本今年第一季度强劲的经济增数据,也显示安倍经济学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今年1月至3月,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折合成年率增长4.1%,增幅居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之首。同时,企业和消费者信心都已增强,而就业市场则有所改善。日本经济大臣甘利明概括地指出,几乎所有的经济指标都趋向好的一面。
自日本经济泡沫爆破以来,日本已经许久未对全球市场产生影响。因股市猛起而受惠的新兴市场投资者,或许还要感谢“安倍经济学”所创造的热钱带来溢出效应。在同期间,菲律宾、印尼和泰国股市都分别取得20.8%、17.5%和12.2%的涨幅,远比新加坡股市4.5%的涨幅来得优异,而同期间香港股市反而下跌1.2%。
虽然安倍坚称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所创造的现金,都保留在日本国内,并未跨出国门,但一些报道已指出,有不少新兴市场确实因日本热钱的流入而受惠。例如,阿根廷股市便因热钱大举涌入,而在半年内暴涨了22.3%。毕竟,对于一些少人问津、向来引不起国际投资者兴趣的股市,热钱能带来一股强大的推动力量,对于当地的股民而言,并非什么坏事。

热钱未必广受欢迎

但并不是所有的市场都大开门户迎接日本热钱,例如中国。其一,中国依然实施资本管制,不允许海外资金自由进出,其二,中国官方向来严防热钱流到国内的股市和房地产市场进行投机活动,以免加大资产泡沫。热钱一旦流入已经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将使中国官方为打压楼市而推出的种种政策失去功效。
再者,热钱对于经济的破坏性,也让许多人存有戒心。由于热钱多属短期性质,一般上都投向股市或房地产等较具投机性的领域,而不是长远、较具生产性的商业投资。当热钱取得一定回报后,一旦从市场中抽离,将给市场带来极大的不稳定因素。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之前,本区域市场热钱泛滥,吸引资金投向高度投机的领域,其结果便是一场波澜浩阔、几乎涵盖整个区域的重大金融危机,本区域人民对此应该记忆犹新。
中国官方最近指出,已有证据显示热钱正企图通过贸易的手段,以出口凭证作为掩饰流到国内。这些出口单据主要夸大了出口货物的价值,从而让超额的资金能够以贸易收入的方式进入中国企业的账户。
虽然中国官方已经提出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国际货币基金却依然接受安倍的解释,认为日本的热钱并未流到其他经济体,应不至于引起货币失衡或其他经济问题。

安倍经济学”引起非议

安倍经济学固然给日本经济带来不小的提振作用,也给予全球股市不小的刺激,但并非所有的有识之士都给予很好的评价。安倍毫不考虑他人感受的日元贬值政策,已给韩国、德国等出口竞争对手制造不小的压力,抱怨之声已经渐渐响起。其次,截至5月底各地股市大幅腾涨、资产价格暴起,早已让人们头脑发热,忘记世界上还有资产泡沫这回事,步步走入险境而竟懵然不觉。
投资大师罗杰斯(Jim Rogers)最近接受Fusion MarketSite采访指出,按照安倍晋三的套路,日本注定会遭遇“泪流满面的结局”。
他指出,日本的问题非常严重,而安倍也可能已将日本一手摧毁。这个国家庞大的债务水平、可怕的人口低增长率、拒绝让外国人进入市场等因素,都不是良好的征兆。他说:“长期来看这是个灾难,同时,短期内安倍的政策也不能保证会奏效。”
有末日博士(Dr Doom)之称的著名经济学家麦嘉华(Marc Faber)最近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则表示,大印钞票给予1999年到2000年的全球股市大泡沫火上浇油。当时,反映美国科技股的纳斯达克指数(Nasdaq)翻了一倍多,脱离了经济现实。宽松货币政策也助长了在2008年破灭的房地产泡和随后暴跌的大宗商品泡沫。现在,资金流进股票、债券、艺术品、葡萄酒、珠宝、豪华房地产等高端资产市场。艺术品拍卖行的销售额则不断创出新高。
他认为,对日本而言,并非日元越贬就越有利。由于日元贬值造成了日本进口价格的提升,也使依赖进口能源的日本,在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时平添不少压力。
日本官方与学界普遍认为,日元兑美元汇率的合理水平应该是介于100至110日元之间,如果超出这一范围会引起国际社会压力,也不利于日本经济。
虽然安倍经济学闹得沸沸扬扬,日本《每日新闻》的调查则显示,80%的普通民众没有感觉到任何经济复苏的迹象,更多感受到的是日元贬值所带来的物价上扬。
另外,日本的出口形势也并非那么乐观。4月份出口额以日元计算增加了3.8%,但是由于日元贬值,实际的出口数量却降低了5.3%。显然安倍经济学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的目标。
日本官方固然期待安倍三箭将日本带离经济困境,重振1970至1980年代的经济威望,将20年来的霉气一举扫除, 但其政策的有效性,显然已出现疲态。(《时代财智》刊)

 

文:郑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