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梅莲:时间缔造的财富

符梅莲:时间缔造的财富

21928

新加坡四面环水,有人说那是被财富环绕。就像这片依水而建的滨海湾金融区,聚集了众多地标性建筑,打开每栋大楼,每扇窗户,都是一个财富故事。近年来,包括中国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夫妇、英国 Dyson集团创始人戴森、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等在新加坡纷纷设立家族办公室,再次带动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的热度。家族办公室的概念始于19世纪的欧洲,彼时工业革命的春风催生出商业大亨,富人们对家族理财的需求相继出现,家族办公室便应运而生。家族办公室为何在新加坡火起来?主要为富豪们实现什么?请跟随着《时代财智》的步伐走近符梅莲了解她如何把脉富豪为他们管理家族办公室。

新冠疫情的爆发已经过去一年。经历了封锁和分阶段解封的新加坡,安乐祥和难掩对未来的不确定,春节的喜悦则充满对恢复常态的期盼。这是一个周末,乌节路办公商区看起来十分安静,但是新维创资本(New Dimensions Capital)的办公室却出现了符梅莲(Elaine Foo)的身影。她的部分家族办公室(以下简称‘家办’)客户,在周末才有空能和她约谈,《时代财智》和她便也约在这一天进行访谈。

如约走进符梅莲一手建立的新维创资本,一下子就能发现这是一个既藏着细节,又沉稳低调的地方。墙上挂着一幅八骏图,这在商界寓意着成功,不同的是,这群骏马不是苍劲有力突显气势,而是依伴斜阳朝目标有序迈进。这和我们对于梅莲的印象有着很高的契合感,干练的领导力之中带着独一无二的柔和感。

“不好意思,早上和客户的会议,让你们久等了。”符梅莲匆匆的步伐让周末的办公室从慵懒当中苏醒过来。在外界印象中,金融界女性大多着装专业,形象亮丽,说话办事干脆利落。面前的梅莲也是这样,不过更多几分清秀和优雅。如果说这是外表,那么当她拿出这些年为客户创造的业绩,只能说,她是容貌和智慧兼具的家族办公室“女管家”!

机会丛生,成立家办

据十年前美林的报告,2009年亚洲百万富翁已经首次超过欧洲。十年之后,在2020年《瑞银/普华永道亿万富豪报告》则显示,亚洲成为全球亿万富豪最多的区域,高达831人,占全球亿万富豪总数的38%。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数据,从2017年到2020年期间,新加坡家族办公室的数量增加了5倍。亚洲的财富数字和人数的激增,无疑催生市场对高净值人士的理财需求,说简单点,这些富豪需要专门的办公室,请专人代表他们处理投资理财、家族传承等方面的需求。

根据瑞银(UBS)2019年的统计,在全球范围内,54%的家族办公室对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回报率均值高达16%,其中投资到科技行业的比例高达49%。这说明“家办”在促进实业发展和科技创新方面极具效能和效率。

在亚洲财富激增的这几年,梅莲一直活跃在私人银行业。在创办新维创之前,她已经在新加坡本地银行、知名的瑞士私人银行和美国投资银行积累了近20多年的财富管理经验。在私人银行(Private banking)服务客户时,经常遇到客户提些银行业务之外的要求,比如帮他们看看公司架构,并购(M&A)方案,或者发行债券。这些要求,梅莲没有拒绝,反而当做是锻炼机会。

“正巧当时有一个客户来找我,那段时间家办的发展势头很旺,他又有同样的需求,所以我就提议他设立一个家族办公室,这也就是我自己出来创业的一个雏形。”就这样,梅莲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

财富之道,贵在传承

家族办公室和私人银行,都是处理有关财富的业务。梅莲解释了这两者的主要区别。

私人银行服务也能够帮助客户进行财富管理,但家族办公室所做的覆盖面相对宽广。譬如说大银行可以做私人的财富管理,也可以做投资银行的业务,可是他们在面对不同的客户时客制化的灵活度有限,有些服务是他们不能够提供的。

她进一步比较了银行和家族办公室。家办为具有一定资产量级的家族或者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服务,使其资产得到长期发展,符合家族的预期和期望,并顺利地向下一代传承。这也就引出了家办和财富管理在具体实践的过程的最大不同,那就是传承。

那么在财富管理中,要传承的是什么?

“传承”一词最早出现在郭沫若的《孔墨的批判·墨子的思想体系》中:“尧舜禅让虽是传说,但也有确实的影响,那就是原始公社时的族长传承的反映。通常,这个词语 的使用语境,所传的都是优质的思想和基业,所承的都是高尚的品德和文化。

常言道:富不过三代,意即财富的传承很挑战。很多情况下,如果后代管理不善,又或者是富豪错信了某个机构,亦或遭遇全球经济危机,这些资产都很有可能一朝为零。对此,梅莲自信地表示,相比起银行的人事流动和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家办在帮助富豪实现财富的传承上就显得颇具优势。

这个“传承的优势”,最大的体现就是在家办所具有的灵活性上。拿现在大型的私行来说,他们都可以设置家族信托基金以帮助管理财富,但是在银行设置信托时,最大的问题就是会有很多资产无法被纳入在这个信托内部。

“例如,富有人士的名画、房地产,这些无法被输入到银行的信托内,覆盖面便不够广。而家族办公室可以设立独立信托(Independent Trust),从股票、基金到房产信托,我们都可以配置,投资的管辖区也不会仅局限在某一个,这样就可以提供更具有灵活性的服务。”

客户至上,定制最优

根据瑞信数据,全球现存的单一家族办公室至少有3000个,其中至少有一半是近15年来建立的,亚太地区则是目前家族办公室发展最活跃的地区。据《经济学人》统计,截止2019年,家办在世界范围的资产管理规模约4万亿美元,已超越对冲基金,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中举足轻重的机构类别。

随着各个行业的迭代更新,在近20年来的发展过程中,全球的富豪也都呈现出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

梅莲透露,她现在接触的客户中,差不多都在40多岁左右。在传承财富这件事上,这些新晋的年轻富豪往往没有那么重视,但是往往这样却隐藏着危机。

她列举了一个马来西亚客户的案例。那位客户41岁,却在还没设立好家族信托时,因病突然离世。因为他在世界各处有房子,以及个人的情感生活上的杂事等问题,以致最后花了三年时间他们才把资产分配出来。

根据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国大陆千万富豪已达121万人,亿万富豪已达7.8万人,中国大陆地区拥有10亿美元以上资产的富豪家族人数也已经超过美国。如何实现可持续传承、立下百年基业并保持家族的凝聚力,对中国的商业新贵们来说也同样至关重要。

有业内专家指出,未来5到10年,中国家族企业治理、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将面临重要的“时间窗口”。在中国家族企业的治理与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中,家族成员身份国际化、税务筹划国际化、家族企业发展国际化、家族客户的配置从国内扩展到了全球市场已经是一大趋势,因此对家办的需求和要求也自然更加多样。

过去很多中国客户倾向于找大型银行,现在他们有了更多选择。梅莲的新维创资本,拥有新加坡金融管理的执照,具备向中国大陆富豪管理家族办公室的能力。虽然中国也在发展家族办公室,但是新维创资本有着自己的独特优势。

“中国的家办在发展初期,但势头迅猛,也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况,对于家办的理念有时会有理解不到位的地方,因此未来的发展空间还很大,这需要时间慢慢变得成熟。”

家办提供的产品组合(Portfolio)就具有多样性和客制化的特点。以新维创资本的团队来说,他们能提供一个开放的架构平台,这意味着可以为客户在所有银行和投资池子中选择最好的产品,并以最好的价格提供给客户。这就像从大超市挑选最适合客户的产品,并不需要偏向任何银行或解决方案。这也是新维创资本和私行的一大不同,他们和客户的利益不形成冲突,始终和客户站在同一边。

因此,在面对不同客户时,梅莲首先会区分客户账户的类型,个人账户、公司账户和机构账户都有不一样的需求。在明确账户的基础上,她便会根据客户的时间周期、风险、现金流等等因素来进行产品方案的设计。

谈到具体业务,梅莲指出,并非所有的客户都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或者清楚自己能承担的风险和取得的回报。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客户,由于鲜少接触到财富管理方面的知识,便很容易在面对资产配置时出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局面。

面对这种情况,符梅莲会提供三组评估给客户。A是超级保守,B是相对平衡,C是激进,通过这种评估让客户知道自己的风格,然后再进行后续步骤。

坡岛虽小,五脏俱全

在联合早报报道的市场调查中,新加坡本地约有200个家族办公室,管理资产规模一般超过1亿美元,总规模可能约200亿美元。

而在外部的大环境上,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经济位置,加之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的政策优势和香港局势的变化,为新加坡的家族办公室市场上提供了成长的空间。

随着国际经济形势发生变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布了‘税收优惠’(Tax Incentives),这吸引了许多国 际富豪在新加坡设立了家族办公室。从谷歌(Google)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到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以及英国亿万富翁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均在新加坡设立了家族办公室。

新加坡的独特税收优惠不仅吸引投资移民,也是国际公司进入亚洲市场的一个信号。“很多企业在国外发展得很好,为什么想要来新加坡呢?亚洲是很多西方企业的目标市场,只有当真正深入到这个市场并拥有据点的时候,企业也才会对亚洲市场有一个更加深刻的理解。”符梅莲补充道。

她解释说,新加坡目前就有单一家族办公室(SFO)免税规定,客户通过成立一家控股公司,控股公司持有家族办公室100%的股份,进而通过在新加坡配置和管理资产,家族成员后续就能获得就业准证,并可申请新加坡永居身份 (PR)。根据资产的级别,这被分成了13R(5百万新元)和 13X(5千万新元)两种。以13X来说,申请者需要5千万新元资产,就可以通过设立家办,进行免税投资和后续的准证申请。

除此之外,新加坡长期以来所树立的稳定和可靠的形象,让新维创在开拓业务的过程中减少了很多阻力。“在见客户时,对方听说我们来自新加坡,他们就无需多言。但是对于新维创资本来说,新加坡品牌提供给客户的,最重要的是更加客观和国际的视角。

展望家族办公室的发展前景,符梅莲给出了绝对肯定的态度。

除了高净值客户,新维创资本更加看好处于对资产有增值需求的客户群。梅莲在谈到这点时,说:“这部分市场会有更大的爆发力。对于超高净值的客户来说,他们对于回报已经不会有那么大的需求,所以我们在家办中的角色会更加单一。相对于保值需求的客户群,有增值需求的客户年纪相对更轻,抱负更大,我因此我们所承担的角色也就不仅仅是帮助他们稳定资产,还能够帮他们实现资产的增值,这更具有多元性,空间更大。”

那么,寻找到客户群“蓝海”,就显得尤为重要。“在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我们的竞争对手会把四面八方的客户资源汇聚到新加坡。相比之下,我们会聚焦在中国客户身上。明确了客户定位,有助于我在招募员工,运用资源时,都能考虑到这个细分市场的需求,尤其是选择产品。”

谈及2020年初爆发并延续至今的疫情,对于家族办公室的整个行业来说,梅莲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变化”,这个时期客户能空出时间,思考资产配置,在更长期的时间维度上应该怎样进行投资;疫情对于体量较大的企业,反而是一个很好的回顾过去的机会,适时调整步伐,才能走的更远。

化繁为简,时间有答

梅莲身处金融理财行业,但是家办并不是一场残酷的金钱增值游戏,而是和“人”的沟通。这个沟通,最重要的就是家办和客户之间的契合度,是否具有一致的财富观。优秀的家办团队,必须知道在长期财富的增长与保留之间如何取得正确的平衡。除了专业素养,也需要有缜密的心思和诚信可靠的形象。

虽然她不是最后拍板的人,但是她能通过沟通培养客户,提供案例,帮助他们增加知识,最后和他们一起让时间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不能够一味地催促客户去思考遗愿或者分配问题,这其实只是一个在闲时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而已。”

梅莲也直言不讳客户的痛点:“他们最大的痛点就是缺乏资产方面的知识。这看似只是一个资产分配比例的问题,但是很多客户遇到难题,由于资产类别的多样,他们在分配比例这个入门问题上便难以跨越。”

在高速发展的金融市场中,家办反而像一位历经沧桑的智者,告诉正在奔驰的企业调整步调,从而找到最优答案。

这是一个需要靠时间去当解药的行业,也让很多人想进入却又难以在这个行业中持续发展。即使金融市场已是遍地人才,但对于新维创资本来说,最紧缺的仍然是人才。

“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行业。很多时候我们培养一个客户需要3到4年的时间,而多数初入行业的员工则缺乏耐心。这个行业和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并不相同,你经常遇到的并不是和你知识储备相同的客户,所以如何去和客户沟通和交流,都会成为一件繁琐的事。”在谈到人才的话题时,符梅莲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

她接着说到:“很多时候,客户的问题都很随机,这会考验从业人员的应变能力和知识储备。这和在银行和机构工作中所遇到的境况完全不是一回事。”因此,即便在 金融市场人才济济的情况下,要找到有耐心,并愿意和公司一起成长的人才,仍然是梅莲一直致力解决却悬而未决的问题。

回归到她本身,作为一名职业女性,梅莲并不觉得自己是女性,客户就降低对她的要求。这个行业需要倾听客户的需求,女性的沟通能力成为绝佳优势。

“相较于男性比较果断的行事作风,我在工作中会更能够去倾听到客户的需求,并且注意细节。这对于日理万机的富豪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帮助。而在做决策的时候,因为我是公司唯一的做决策的人,我就会通过多方的调研和尽职调查,尽量做出一个相对最好的决定。譬如我们当时在挑选外包的技术公司时,我就是这样做的。”

一直致力于为富人们管理资产,若有一天梅莲自己也成为富有者,那么会怎么处理财富呢?梅莲浅浅一笑,“我会设立基金会(Foundation),去帮那些弱势贫穷的人们。”

和梅莲的采访以“未来的投资方向”作为最后的结尾,经历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7到2009年美国次贷危机,再到2020年新冠疫情所引发的全球经济大衰退,在 投资上,梅莲三次强调了“风险”的重要性。

“保守一点其实是更加理性的选择,尤其是在市场已接近疯狂的时候。今天投资了一块钱,亏了无伤大雅,但是如果加了杠杆,那么最后的下场往往不堪设想。因此不管是多少财富,永续增长才是关键,而这恰恰需要时间去验证。”她这样说道。”

在投资范畴里,有计算时间价值和机会成本的公式。那么,让时间增值,让机会生财的财富管理人呢?人才思想在李光耀治国方略中占有重要地位。来自马来西亚,在新加坡开创家办事业的符梅莲,不仅用才干为客户增值,也在为新加坡增长财富。路遥知马力,她用心管理客户的家族办公室,用时间证明客户的选择是明智的,让新加坡的金融品牌增加新内涵。

《时代财智》2021年3月/4月刊封面人物:符梅莲(Elaine F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