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的新印经济

殊途同归的新印经济

6010
图解:李显龙夫妇和佐科夫妇在新加坡国庆54周年庆典期间的合影  来源PMO

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分别是东南亚最发达,和最大的经济体。当整个世界处于美中贸易战阴霾的笼罩下,这对一衣带水的邻国也难独善其身。为了在逆境中生存,两国领导人已经吹响了经济振兴的号角。在实现各自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它们时而同舟共济,时而在商机面前棋逢对手。

(此文刊登在2019年9/10月期《时代财智》)

文:张俊

2019年8月9日新加坡国庆庆典现场,面带微笑的印尼总统佐科 (Joko Widodo) 身着一件应景的红色夹克衫携夫人一边进入会场,一边挥手向观众致意。这是这位素有“东方奥巴马”之称的印尼总统连任后首次访新,和他一起受邀出席国庆纪念活动的,还有94岁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Mahathir Mohamad)和文莱苏丹波基亚(Hassanal Bolkiah)。

一个雄心勃勃,一个力挽狂澜

就在出席庆典一周后,佐科便在国会提出了印尼历来规模最大的财政预算案,声称要大力推动经济发展,并争取在明年取得七年来最大的增长。在世界经济“前途未卜”的当下,很少有国家和地区的领袖能许下这样的承诺。

佐科宣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总值达2529万亿印尼盾(约2465亿新元)。他将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5.3%,并将依靠国内消费、投资和历来最大的政府开支推动经济发展。他满怀信心地说:“政府相信投资会继续涌入,因为市场对印尼的观感积极,而且投资气候已经改善。” 在其他经济体都面临下行之际,印尼“一定能增长”,任何危机“一定都能转化成商机”。

虽然在佐科宣布预算案之后,印尼股市指数和印尼盾兑美元的汇率微幅上扬,但未来的发展之路并不平坦。面对全球经济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佐科承诺推行改革以吸引外资和扭转持续的贸易逆差。印尼今年第二季的经济增长率仅为5.05%,是两年来最低的,也是连续三个季度走下坡。自佐科在2012年首次上任以来,经济增长一直徘徊在5%左右,离他初上任时承诺的7%差距甚远。

佐科在其第一任期中曾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新公路、新港口、新铁路相继落成。而赢得第二任期让他有机会在前五年的基础上继续实现其宏伟蓝图:他计划把焦点转向刺激制造业和生产力,包括加大对人力资源的投资。“我们必须比我们的邻居更快、更好。我们正面临着动荡的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变化。”

而它的邻居正在经历着巨大考验。

就在佐科宣布财政预算之前,新加坡宣布下调今年全年GDP的增长预测在0%至1%之间,预计全年经济增幅将处于预测范围的中间点。这是新加坡今年5月后再次下调经济增长预测,当时的预测范围为1.5%至2.5%。而新加坡今年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1%,为过去10年内最差。同时,制造业产值也已连续四个月下滑,6月份制造业产值同比下挫6.9%,创三年半来最大跌幅。

这样的经济现状也应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干事拉加德在辞职前所做出的论断。这位叱咤国际政坛的风云人物将贸易战、金融紧缩、英国脱欧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形容为笼罩全球经济的四大乌云。她警告各国政府:“乌云密布之际,一记闪电就可触发暴风骤雨。”

对此,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Chan Chun Sing)曾指出,新加坡经济的中期展望,取决于中美贸易冲突如何发展,以及主要出口市场表现;长期前景会受国际经济局势转变和科技发展影响,但风险中也有机遇。

目前,新加坡的失业率仍保持在较低水平。另外,新加坡今年还是吸引到了重要的外资项目。其中,芬兰石油公司纳斯特(Neste)投资20亿新元在本地扩建工厂,制造再生能源,这预计将为新加坡人创造不少优质工作机会。

对于占本地经济发展比重最大的中小企业,新加坡政府也计划调整其援助方案。相对于过去政府让企业申请援助计划,今后,政府将会要求企业把重点放在商业规划上,并从中鉴定企业需要什么援助来达成发展目标,从整体上给予帮助。

作为长远规划,随着布拉尼码头在2027年迁至大士港口(Tuas Port),布拉尼岛(Pulau Brani )将与圣淘沙(Sentosa)一同重新发展,兴建旅游新景点。南部濒水地区(Greater Southern Waterfront)目前涵盖新加坡港务集团的丹戎巴葛、岌巴和布拉尼码头,以及巴西班让集装箱码头,随着这些在今后20年将逐步搬迁至大士,南部濒水地区也将连接周围所有绿色空间,并为今后发展腾出优质地段。

吸引外资中的合作与竞争

今年7月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二届印尼投资日(Second Indonesia Investment Day)传出消息,一批受中美贸易战影响而迁出中国的企业已落户印尼,而印尼也正在改善投资环境以更好地服务外国企业。

印尼海关总署署长Heru Pambudi先生向《时代财智》表示,“我虽然无法给出具体数字,但不少企业离开中国来到印尼和整个东南亚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他说印尼正努力成为一个外国投资者的集聚地,对此,印尼政府已经着手在提升服务质量上下功夫。目前,印尼的货物通关时间已经从数日减少到了数小时。同时,国家还通过制定新政策提高通关效率,让进出口贸易更加便捷。截止目前,印尼已经在国内建造了144个物流中心(Logistic Center),进出口商可以将货品存放在那里达两年之久。这让商家可以一次性进口大量商品,却根据需求分批出货。

“打个比方,一家公司可以选择一下子进口100件商品,把它们存放在物流中心内,之后再根据市场需求逐件卖出。这样不仅方便、快捷,还有利于商家根据市场行情进行交易,” 署长表示,为帮助外资企业降低成本,印尼全国仍在不断优化基础设施,提升服务质量和效率。

印尼巴淡岛自贸区主任Edy Putra Irawady先生则告诉记者,贸易战已经至少已经让4家位于中国的企业搬入与新加坡仅一水之隔的巴淡岛, 其中一家是英国公司。他认为,根据目前发展趋势,将来还会有更多企业效仿,而印尼在吸引外资方面从某种程度上甚至比新加坡更胜一筹。

“在美国看来,新加坡是一个发达国家而印尼是个发展中国家,因此,印尼可以享受到美国的普惠制(GSP)而新加坡却不能。因此,在印尼注册的外国公司也能享受到此项待遇。”

然而,除了竞争,两国间更多的是合作。过去5年,新加坡一直是印尼的最大投资国。比如,雅加达地铁发展集团主任William Sabandar先生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中表示,印尼的投资前景相当可观。目前雅加达已经投入运营的地铁线为16公里,到今年底就会延长到24公里,即完成整条一号线,即南北线的运营。到2030年,雅加达将拥有一个由10条线组成的全长230公里的地铁网络,而到2035年,位于雅加达和周边的地铁总里程将达到460公里。

“地铁建设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是相当可观的,不仅体现在工程本身而且是相关城镇开发。比如,我们目前16公里的地铁线起初每天的客流量仅为6.5万人,而现在已经突破了10万人。” Edy Putra Irawady先生表示雅加达地铁的1号线和2号线完全是政府投资,但今后的线路将采用多渠道融资方法,工程项目和地铁所经地的城镇开发项目将向新加坡等国开放,外资市场潜力巨大。

共对海平面上升

新加坡和印尼都在积极面对海平面上升的挑战。

为了对抗气候变化,新加坡初步预估将会投入至少1000亿元加强应对能力,并实施稳定可持续的长期方案。新加坡大部分地区属低洼区,一旦海平面上升,包括从东海岸到市中心的低洼区都会面对更大的风险。这不仅可能影响房价,而且会危及居民的安全和生活。

专家预计到2100年:海平面可能会升高一公尺,日常平均温度会升高4.6摄氏度,极端天气可能导致洪水更频密发生。城市规划者以前要求建筑至少高于平均海平面三米,在涨潮后留出一米的防洪缓冲区。但是,如果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一米,当暴雨与涨潮同时发生时,缓冲区可能会被破坏,这促使政府要求在海平面以上四米处建设新的开发项目。

ERA的专家向媒体表示,政府已开始针对数十年后发生的低洼区问题尝试解决方案,因此预计对房价影响不大。政府目前计划的一个方法是建造小型圩田(polder)来保护东部海岸线,另一个做法是填海造岛,并在新岛屿建造住宅等项目。

和新加坡一样,具有千岛之国之称的印尼也把应对海平面上升作为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甚至要搬迁首都。

目前,佐科已正式宣布,将首都雅加达从爪哇岛(Java)移至婆罗洲东加里曼丹省(Calimantan),由北佩纳扬巴塞尔(North Penajam Paser)和库台卡塔内加拉(Kutai Kartanegara)两个地区组成。

雅加达位于爪哇岛西北海岸,是印尼最大的城市。由于人口剧增、交通拥堵、污染严重,加上地势低洼,多年来一直受淹水问题困扰。据专家预测,雅加达30年后三分之一将低于海平面。据印尼政府,此次首都搬迁须耗资466万亿印尼盾(约450亿新元),政府将提供19%的资金,其余将来自公共与私营合作伙伴与私人投资者。

纵观印尼和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趋势,虽然两国国情不同,但却面临着共同的挑战和商机,这也许将注定它们走出一条殊途同归的经济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