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绿丛中一点红

万绿丛中一点红

7746

来自书香世家的黛维弗杜纳安华教授(Prof. Dr. Dewi Fortuna Anwar;简称黛维教授)是2019年丽智卓越奖成就奖得主。在评奖过程中,她满满六页的简历,无论是学术背景或工作经历都让评委们瞠目咋舌。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黛维教授曾担任过印尼总统和副总统的助理,也是当时印尼国家秘书处一级公务员中唯一的女性。在印尼整体父权文化仍然根深蒂固的社会中,她取得的成就让人刮目。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19年9月/10月刊 )

文:叶爱云

黛维教授 (图:受访者提供)

1958年5月出生于印尼万隆(Bandung)的黛维教授是一位米南佳保人(Minangkabau),这是一个来自印尼西苏门答腊高原地区的原住民,是少数遵循母系继嗣的民族,也是世上最庞大的母系社会,子女随母姓,而女性也拥有田地和房屋等祖业的继承权。

为此,打从出生开始,黛维教授的人生已经与其他传统的印尼女性不同,加上她的双亲本身就是受过教育的人,这让她生活在一个女性享有平等机会的家庭中。她在接受访问时指出,她自小就跟随舅舅居住在西苏门答腊省,并在那里上小学和初中,也学习本身族群的传统、民族历史和了解本身的宗教。

她的父母都是大学讲师,住在万隆。在1973年至1982年期间,她的父亲在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简称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找到了一份讲师的工作,她因此尾随父母搬到了伦敦,那一年她15岁。在伦敦完成高中学业后,她也成功考入父亲执教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攻读东南亚政治、经济与人文学,并在1981年和1982年分别考获学士和硕士学位。

如果你从未听说过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这里来简单介绍一下,这所位于英国伦敦的公立大学是欧洲顶级的亚非研究中心,是英国唯一一所专门研究亚洲、非洲、近东和中东的高等教育学府,涉及范围涵盖艺术和人文学科、语言和文化及法律和社会科学。这所学府培育了多位国家元首、政府首长、大使、外交官、大法官和一位诺贝尔奖得主,以及各领域领袖,当中就包括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和砂拉越王国布洛克王朝末代王储安东尼布洛克(Anthony Brooke)。

黛维教授的工作经验也非常多彩多姿,横跨学术界和政界。目前,她是印尼科学院政治研究中心(Political Studies-Indonesian Institute of Sciences)的研究教授,也是总部设在雅加达的知名智库 “哈比比中心” (The Habibie Center)的副主席。

黛维教授目前也是印尼科学院的委员之一;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Shift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旨在推动“联合国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雅加达英国学校理事会的成员;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董事会成员,这是一个致力于研究冲突、军备、军备控制以及裁军的国际独立机构;澳洲国立大学(ANU)亚太外交学院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美国纽约亚洲协会国际理事会成员。

黛维教授是丽智卓越奖的成就奖得主。(图:时代财智)

家庭是最强后盾

黛维教授说:“我很幸运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许多给我带来好影响和动力的人,当中就包括了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亲,她是我的榜样,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学者,他们无论是在教育或者事业上都会全力支持对方,之前我的父亲独自前往美国和英国深造时,我的母亲不但全力支持他,还独自一人留在万隆照顾年幼的孩子。之后,轮到我的母亲前往美国深造,我的父亲就留在万隆看顾孩子。”

那时适逢20世纪60年代中期,当时候的大多数印尼女性仍在为争取自身权利而努力奋斗,所以黛维教授的双亲能够互相扶持,并且在婚后仍然全力支持另一半在各自的事业上奋斗,追寻自己的理想,在那个年代实属罕见。

“我的父母认为,无论是女孩或男孩都应该享有同等的权利,并希望他们的3个女儿每一位都能做得很好。我想,就是因为父母的开明,给了我和姐妹们必要的信心,让我们在没有任何包袱牵绊的情况下,自由自在地追寻我们的人生和梦想。”

黛维教授说,她婚后也有两度离开家乡、离开丈夫和孩子到异国完成她的理想的经历。她说,第一次离家是她决定到澳洲墨尔本莫纳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当时候她除了被迫与丈夫分开,她的女儿当时也才刚满一岁。

她自认自己是一位幸运的人,因为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过任何严峻的挑战,反倒是需要和家人分开才是她最大的挑战,对她来说那是一次艰难的决定,也是最难熬的时候。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最终她于1990年考获澳洲墨尔本莫纳斯大学政治和历史系博士学位。

后来,她于1990年至1991年通过美国政治科学联合会(APSA)旗下的国会奖学金计划(Congressional Fellowship Program),获得以国会研究员的身份体验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里工作的机会。那时候,她不得不再度离开她的家庭,那时候她的儿子才8个月大。

上述计划是一项自愿性无党派的项目,致力于扩大民众对美国国会政策制定的理解和意识,尽管如此,能够进入美国国会的人士仍然需要经过资格的筛选,他们通常是政治学家、记者、联邦雇员、卫生专家和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

黛维教授无论是学术背景或工作经历都让评委们瞠目咋舌。(图:受访者提供)

无论是以前或现在,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从来都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的公式,当中涉及许多人的付出与牺牲。黛维教授说:“每一位成全我而做出牺牲的人,是推动我更专注于我的工作的推动力,为了不辜负他们,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她自认是一个一旦开始做一件事情就不会轻易认输的人,因为她天生就有一股战斗的精神。“我清楚知道自己的局限,所以我通常不会去做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情,但是我一旦决定做某件事情,我就会竭尽所能完成它。”

印尼学术界与政界的精英

黛维教授无论是在印尼或在国际学术界均享负盛名,也曾经担任多家大学的客座教授。当中包括在去年10月1日至11月30日于纽西兰威灵顿维多利亚大学的战略研究中心Sir Howard Kippenberger担任客座讲座教授;从2017年8月1日至2018年7月31日出任南洋理工大学旗下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的特等客座教授;2010年3月至8月,在日本东京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担任客座研究员。

从2007年1月至5月,她是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东南亚区域的特聘客座教授;2002年9月,她是澳洲国立大学亚洲研究学院的访问学者;在1989年于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担任研究员;从1992年至2000年,她是印尼雅加达信息与发展研究中心(CIDES)的研究人员(Research Executive) ,并从2000年起出任该中心顾问。

此外,黛维教授也曾是许多国家和国际咨询委员会的委员或成员,当中就包括巴厘民主论坛(Bali Democracy Forum)和平与民主研究所咨询委员会的委员;联合国秘书长裁军事务咨询委员会的委员;国际科学理事会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委员会的委员;英国伦敦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委员会委员;总部设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委员会(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Commission)的成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亚太地区社会转型管理部门的副主席;位于澳洲悉尼亚洲和澳洲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印尼人民协商会议的成员之一;印尼从业阶层党(GOLKAR)第二委员会(Commission II)专家组成员;印尼从业阶层党外交和国防咨询机构成员;印尼商会经济研究所成员;印尼国家防卫治安审议会(Wanhankamnas)外交政策分析员。

从1999年11月至2010年9月,黛维教授也是“哈比比中心” 民主人权研究所的项目和研究主任,之后她被擢升为该中心主席,直到2018年8月卸任。她也编写过几本书,并用印尼语和英语发表超过100篇文章,在国内和国际会议、研讨会和工作坊上发表的论文不胜枚举,她也撰写了大量关于印尼民主化、外交政策以及亚细安区域政治和安全课题的文章。

黛维教授也紧贴政治局势,常会针砭时弊发表看法,她最新收录在《亚洲政策》(Asia Policy)学术杂志2018年4月第13卷第2期的文章,就是以时下热门话题美中贸易战为背景撰文,该篇文章题为“美中对峙下,印尼对东亚地区秩序的愿景:持续性和改变”(Indonesia’s Vision of Regional Order in East Asia Amidst U.S.-China Rivalry: Continuity and Change) 。

印尼政坛中的男权主义

尽管历经几代人的奋斗,印尼在女性赋能运动上确实已经取得了不俗的进展,无论是商界还是学术界都涌现出不少杰出女性,但在政治圈,女性仍然面对玻璃天花板情况,进入印尼核心决策层的女性依旧是屈指可数。

黛维教授说,她是一名政治学科的研究员,专门研究印尼的外交政策和亚细安的政治与安全合作,而在这一领域的女性学者数量与20多年前相比也确实有了显著的增长;但在公共机构,女性和男性公务员的比例仍然非常悬殊,因为能够升上一级公务员的女性占比只有约20%。

“上世纪90年代,当我获得博士学位后第一次参加国家和国际会议巡回演讲时,我常是一屋子男人中唯一的女性,现在则已经有越来越多年轻女性参与到了解决国际关系和安全相关的课题中。”

她举例说,从2001年出任印尼最大的国家研究机构印尼科学研究院(LIPI)社会科学及人文学科副主席直到2010年卸任,她仍然是印尼科学院8位最高领导层中唯一的一位女性;但现在于该学院担任战略职务的女性比例已有所提高。

黛维教授指出,在印尼仍未独立以前,女性赋能问题一直是现代印尼社会关注的焦点,进而使到女性赋能运动在印尼取得巨大的进展。印尼政府长期以来一直都把性别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作为优先事项,废除对女性的歧视做法。

性别主流化是联合国为促进妇女权益及两性平等而推行的重要策略。简单来说,就是在设计、实施、监察和评估所有法律、政策和计划时,分别把两性的观点和需要作为其中主要考量因素,目的是确保两性享有同等的机会,并受惠于社会的所有资源和机会。

“目前教育及就业机会在印尼是完全公平的,现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拥有更多女性活跃在商界和政界,顶尖大学毕业生中大部分也都是以女性为主。然而,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在我们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当选为州长或理事会的女性人数仍然很少,在国家议会和地方立法机构中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在公务员体系中,已经有大量女性在官方机构中担任级别较低的岗位,但是就高阶官员层面,担任高职的女性人数依旧是屈指可数。比较起邻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印尼国土的面积虽然很大,拥有超过1.7万个岛屿,以及超过2.6亿人口,可是大部分印尼子民居住在郊区,而提供给女性的发展机会更是少之又少。”

“虽然在我职业生涯中的许多时候,男性仍然占主导地位,但是我发现一个人是可以其专业能力、不拐弯抹角、大胆提出意见或在必要时就分歧表达不一致的意见、并且带点幽默感和保持良好的心理素质,脸皮不要那么薄,女性还是能够赢得他人的尊重。”

展望未来,黛维教授说,她已经达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不但担任过研究员,也出任过公务员,未来她希望能够在自身所在的学术界中成为潜心耕耘的学者,因为那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领域,并希望创作出在学术上堪称高水平且与政策相关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