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游艇展:九年一道坎

    1007

    一年一度的新加坡游艇展今年进入第九年。尽管展会上的香槟、歌舞和时装秀热情不减往年,但参展游艇的数量却连续第二年下降,参展商的数量也逊于去年。对此,游艇展主办方抱怨说游艇展的开销太大而当地政府支持有限,部分参展商渐渐地将游艇换成了模型,游艇拥有者则表示游艇高昂的附带费用让人望而却步,一时间,似乎只有住在圣淘沙湾别墅区(Sentosa Cove)的居民才对游艇展的“年会”情有独钟。

    文:张俊

    住在圣淘沙湾的Robert Trench先生是一位摄影师,9年前他从苏格兰移居新加坡,由于住得离码头近,所以称得上是一名新加坡游艇展的常客。他虽然没有购买游艇的打算,却非常享受乘坐游艇和徜徉在游艇展的宽松氛围,只是今年的人气有些淡。

    “我感觉今天不如往年热闹,尽管游艇展的主办方应该花了不少功夫在广告上。” 不少游客也向《时代财智》表达了与这位苏格兰摄影师的类似观点。虽然游艇展上的娱乐活动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 除了美食美酒,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时装表演,连新加坡环球小姐Zahra Khanum也来助阵,但今年新加坡游艇展的参展商却从去年的176家下降到151家;参展游艇的数量却比去年少了四艘,比前年少了七艘。

    游艇,让人欢喜让人忧

    记者发现,一些曾经以实体游艇参展的游艇生产商今年仅展示了游艇模型。例如,成立于1873年的意大利游艇品牌贝尼蒂(Benetti)两年前曾以实体游艇参展,但今年只展示了包括Mediterraneo116在内的四艘游艇模型。贝尼蒂总经理马皓宁(Peter Mahony)先生在受访时表示,公司最近有不少新款游艇下水,其中包括船体总长超过100米的大型游艇,但他认为大型游艇不适合新加坡圣淘沙游艇码头,其它体型稍小的游艇也由于其它各种原因未能参展。

    “我们认为东南亚市场正在放慢,尽管在局部地区有复苏迹象。这里的市场还非常新,所以无论就游艇泊位还是游艇拥有者而言,都存在很大发展空间,应该说目前是个发展的好时机,” 马皓宁相信随着游艇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游艇拥有者数量将越来越多,游艇相关的圈子也会越来越大。

    虽然马皓宁没有透露贝尼蒂游艇的具体运输成本和近年来在亚洲的游艇销售情况,美国猎豹游艇公司(Leopard)的一位参展商告诉记者, 参加新加坡游艇展的成本颇高:公司花了大约5万美金和4周时间将一艘15米长的游艇从南非运抵新加坡,该游艇在新加坡码头的泊位费约为每月5000新元。

    除了这些开销,来自比利时的游艇拥有者Matty Zadnikar先生与《时代财智》记者分享了自己结合过去三十多年经历所谱写的一部“游艇辛酸史”。

    “关于游艇,可能遗憾多于愉悦。我们业内有句话,对于游艇拥有者来说,可能只有两个最美妙的时刻:一个是买游艇的时候;另一个是卖游艇的时候。”

    展会上,在林林总总的游艇之间穿行,游艇价目表往往会不经意间跃入游客的眼帘,那一串串类似电话号码的数字从几十万到几百万美金不等。虽然高昂的价格足以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但在Zadnikar看来,那还只是游艇的“起步价”。

    “管理一艘游艇就好象管理一家自己的企业,时刻需要为它操心,” Zadnikar先生用斩钉截铁的口气告诉记者购买游艇时的风光以及拥有游艇的新鲜感会很快逝去,而接踵而来的是各种开销和烦心事。

    一般情况下,游艇在购买后的第一年内不会出现质量问题,但从第二年开始,船主就需要不断花钱对游艇的各种部件进行保养、维护、甚至更换。根据新加坡当地的物价水平,业内人士推测,如果游艇的购入费在200万新元上下,每年的燃油费、保险费、码头停靠费、维修费、船员薪水等可高达游艇价格的10%,也就是20万新币,这相当于新加坡目前人均平均年收入的三倍。

    “根据我的经验,游艇拥有者一年中在游艇上度过的时间可能仅为4-6个星期,但殊不知,即使游艇停泊在港,船东仍然需要为船员支付薪水,” Zadnikar告诉记者表示除了游艇的维护开销,还需要花大量时间在管理船员和应对突发事件上,久而久之,这些繁琐的工作会让游艇拥有者逐渐减少甚至丧失对游艇的热衷。

    鉴于Zadnikar先生的经历,随着游艇业的发展,了解该行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游艇经营的巨大成本将无疑是阻碍该产业发展的一大阻力。

    游艇经济挑战与机遇并存

    纵然拥有游艇的成本不小,但游艇对地区经济却有相当大的促进作用。

    专家认为,游艇经济是海洋产业的一环,尤其对于像新加坡这样的海岛国家。游艇的生产属于船舶工业是海洋第二产业的一部分,而游艇配套服务业则属于第三产业。游艇经济的龙头是研发,核心是设计和制造,而真正的消费是使用、维护保养、修理、管理。游艇产业除生产外,还牵涉新型材料、涂料、电子仪器、仪表、动力、推进系统等几十个配套工业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讲,意义与发展飞机或航天器相当。再者,游艇消费还将带动游艇码头、游艇研发、游艇教育培训、游艇运输、游艇维修、燃料加注、水上娱乐、餐饮服务和旅游地产等一大批相关行业的发展。

    新加坡游艇展创始人Andy Treadwell先生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游艇展本身是本地游艇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因为亚细安能为数百名超级游艇业主在冬季提供温暖的气候条件,所以他希望本地能在未来几年内吸引100-200艘游艇,成为新的冬季巡航目的地。

    “倘若每艘游轮每年需要400到500万美元的运行费用,那就代表,这些游艇每年将把5-10亿美元带入当地经济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Treadwell 表示还必须说服政府以取得更多支持。在他看来,外国游艇目前在亚洲并怎么不受欢迎,而新加坡本地的办展成本也高于其它地方。去年展会期间,共有约20艘游艇进行了交易,今年的数量尚未对外公布。

    针对目前的游艇销售情况,贝尼蒂总经理马皓宁认为,来自中国的购买者目前占据市场的主力。同时,游艇的销售和全球以及地区经济发展情况、社会趋势、人们的需求和承受能力、政治以及产业本身的规律息息相关。

    专家预计,亚太地区高净值人士 (High Net Worth Individuals) 持有的财富总量预计今后7年内将翻番,即到2025年,从目前的21.6万亿美元(29万亿新元)增长到42万亿美元(56万亿)。在中国,据中国建设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最近联合发布的一份中国私人银行市场发展报告,截至2018年底,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600万元人民币(121万新元)以上的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67万人,居全球第二。这些数据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记者在新加坡游艇展上发现越来越多的豪华游艇配备有卡拉OK,甚至麻将桌了。

    然而,从宏观经济来看,由于中美贸易战等多种因素影响,全球贸易增速有所放缓。未来几年,全球贸易正在经历一个增速下滑期。中国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6.4%,增幅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之前有很多迹象促使市场普遍做出经济增速将会放缓的预期,中国经济增长将维持在30年来的低位。同时,据新加坡贸工部4月公布的预估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新加坡经济同比增长1.3%,增速低于去年第四季度的1.9%。这些经济的不确定因素无疑也将影响游艇产业的未来发展。

    就在今年新加坡游艇展开展前一周,香港邮轮及游艇业协会与招商局工业集团达成协议在其辖下香港友联船厂及青衣欧亚船厂,联合打造亚洲超级游艇管理服务中心,并为本港开创先河。该中心是特为超过45米的超级游艇提供一站式支持服务,包括改装、维修及保养等。

    协会负责人表示,建立这个专为超级游艇提供管理服务的设施对香港的游艇业来说,是一重要历史时刻。近年全球游艇的体积长度趋向大型发展,因而对优质的超级游艇管理服务需求殷切。现时香港的海事产业仍以服务货船为主,保养维修公司的系统也是根据货船开发。有鍳于本港超级游艇服务这个范畴发展迟缓,所以前景看好。

    可见,超级游艇管理服务中心的设立还将为超级游艇在前往亚洲各地的中转站提供接待及管理,补给物资及燃油等。此举除吸引更多超级游艇来港、促进旅游业外,也鼓励海外投资者在港开设各式游艇相关产业。在进出港行政安排方面,中心会与各大国际游艇品牌及最顶尖的游艇管理公司合作,提供各种支持服务,如保养维修、审计测量、燃料补给、船员管理和运输支持等。中心亦会与旅游业界合作筹划岸上支持,并提供专属的粤港澳观光提案。同时,协会将与海事训练学院(MSTI)及意大利船级社(RINA)合作,推出超级游艇管理课程,为有意在高端海事服务业发展的年轻人提供实务训练。

    有理由相信,香港超级游艇管理服务中心的建立将无疑对新加坡的游艇业发展起到借鉴和促进作用。

    去年,为了解决游艇市场潜力巨大但成本太高的矛盾,本地游艇业推出了类似住宅共用平台Airbnb网站的游艇租赁平台。该平台由本地电信公司星和(Starhub)与圣淘沙湾ONE°15滨海俱乐部的营运公司SUTL Enterprise合作,联合打造名为“ONE°15 Life”的网站,首批约有近40艘游艇供公众租用。租金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费用可以与大约10人共同分担。

    该项目负责人表示,传统租游艇的方式比较复杂,需要通过经纪公司进行很长的讨论和谈判。该项目希望将目前市面上空置的游艇转变成普通人可以利用的水上娱乐交通工具。或许,这将是新加坡游艇业的另一个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