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棕,双城外的谋略

李棕,双城外的谋略

12323

引言:香港维多利亚港的力宝中心(Lippo Centre),新加坡滨海湾旁的华联海湾大厦(OUE Bayfront),这两座无敌海景的甲级办公大厦背后的业主事关同一个人——李棕。自上世纪末以来,新加坡和香港彼此追赶的排名是亚洲活跃的标杆,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在这个双城中的传奇人物——李棕,因为他的低调和成绩极不相称。

这个11月,李棕又回到熟悉的香港。这次的会议对他来说别具意义,地点毗邻力宝中心两公里,接待方是中国大型央企——招商局集团董事李建红。李建红对去年受邀的印尼之行表示印象深刻,对力宝在造城和医疗产业方面的实力表示赞赏。李建红提出,招商局与力宝要加大合作的推进力度,尽快实现项目落地。为何力宝集团能敲开招商局的大门?从地产到医疗,李棕能否实现轻资产的成功转身?一切看起来并非偶然。在新加坡华联海湾大厦,《时代财智》记者采访了刚从香港回来的李棕。

文:宋娓

华联集团总裁李棕(Stephen Riady)认为,借助一带一路的带动,不仅可以输入中国先进的医疗设备给印尼,印尼的病人可以享用中国的医疗资源,比如医生。

从千方尺的会议室落地窗望去,新加坡金沙伴着海景一览无余。偌大的会议厅,不难发现这里的摆设中,如常陈列了业主的社会成就和名流政要的合影;留心观察,个人自修书籍则是平分秋色,而研究圣经的著作放在了显著的位置。正当记者徘徊在美景和阅读之中,一阵开朗的笑声应门而开。据说,笑容包含着印尼人的哲学。寻声而去,只见一位身材高大挺拔,温文儒雅的总裁,身着得体西装配以低调素搭,而这些元素集中在这位印尼豪门精英身上,如同印尼总能在国际舞台上展现独特fusion风采。
谈到这次香港之行,李棕(Stephen Riady)透露也去上海长航医院考察了医疗项目,“接下来,我可能要花更多时间在中国了!”从他眼神的光芒折射出,这次和招商局的见面给李棕增添了无比的信心。

一带一路上创医疗共赢

据资料显示,医疗产业在美国占到国民生产总值(GDP)14%,而亚洲仅占3%-4%。李棕对亚洲的医疗前景感到乐观,“医疗消费是一个不会停止的市场。在亚洲,医疗还处于开发阶段,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同样的资本,投资在医疗上事半功倍!”

近两年,亚洲的医疗市场显现开放势头,比如中国、越南和缅甸。李棕洞悉到其中的机会,从去年开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的医疗网络已经迅速扩展,从印尼到新加坡、韩国、日本、中国,年底去缅甸。“中国有13亿人口大国,医疗市场潜力巨大,我们希望把这个模式复制到其他国家。”

2017年5月,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明确提出将提升对外开放水平。今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演讲中,宣布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最新举措,国内市场缺口较大的医疗等领域也将放宽外资股比限制。这意味着,引入社会资本、发展医疗服务将成为中国未来医疗服务业未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力宝集团和招商局的医疗项目合作,自2016年双方开始接洽。2017年7月,印尼力宝集团和中国招商蛇口合资成立了医疗公司——“招商力宝医院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目前,力宝集团(Lippo Group)已经和中国招商局签下四间医院合作。

新加坡作为李棕的商业王国的国际总部,是实力的象征。但是新加坡国家小,向外发展是必然的。以东南亚来说,国情发展不均衡,那么找到商业的思维模式非常重要,这决定了成功与否。“我的模式就是理性化(rationalisation)!”

理性化,即包含着理性和科学。看着记者一脸茫然,他以中国为例,解释理性化思维的运用。

外资到中国投资医疗,有不少瞄准高端医院或三甲医院,因为中国人以为是最好的医院。李棕说,“是否要做三甲,我们需要理性看待。”

譬如以脑科为例,可能分为A、B、C不同科室,可是在ABC科室下面又有很多的分支。有些分支下的病种,有可能病人的数量不多,不仅难以找到专科医生,而且还要担负医生的成本和研发的费用。还有的科室,比如心脏,涉及到的专科和设施很多;而相对骨科、儿童所需的设施较为集中。“我们需要研究每个专科下,医生、病人、设施、研发和管理,这些都会影响到投资,所以我们必须理性。”

李棕注意到,在新加坡的医院,急诊通常为医院引入40%-50%病人,而且专科医生会去支持急诊部门,可是情况在中国却是相反。每个专科医生独立运作,他们更重视门诊;而在急诊中心,缺乏便利而专业的检查仪器,这种情况在中国、缅甸尤为普遍。

在对这些不合理的现象进行了理性化分析后,在竞争严重的中国医疗市场,李棕发现的是一片蓝海!“医院的服务能力需要提升。我们可以把医院的大堂装修得像酒店一样,让病人进来更感到舒适,首先大力提升医院的形象!”

他也观察到,新加坡的病人留院平均时间在2.5天,而中国却是12天,而前两天却是“黄金期”。“在中国开医院,我们可以专注在急诊,并与大医院为邻,可能这是我们的一种战略。”看似简单的一句话,背后其实是他的大量的调研和实践。从地产到医疗的转型,人气是热闹的,可是李棕的头脑是冷静的。

对市场如此细致的分析,并能够拿出理性的商业规划,这样的风格怎能让合作方不欣赏呢?

目前,李棕在三家新加坡上市公司担任要职。这其中包括担任康威医疗集团(Healthway Medical Corp, ‘HMC’)的董事。康威拥有、经营及管理遍布新加坡的逾100家医疗中心和诊所。这些新加坡的医疗保健资源,配合李棕在香港的力宝系资源,以及在印尼力宝的多元化实力大本营,无疑也是令中国招商局动心的重要原因。

李棕表示,目前已和和招商局签下了四家合作医院,这包括重庆、南京、上海,和蛇口在建的医院。今年12月深圳蛇口太子湾国际医院项目,正是华联力宝医疗(OUE Lippo Healthcare)与中国招商局的合作项目,该项目所在粤港澳大湾区被中国政府列为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主要增长引擎之一,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部分。

尽管上海的医院运营状况不够理想,但他并不担心,因为已有可以迅速改善表现的商业计划。

“我们在印尼的经验是,拥有200张病床、3000平米占地面积是医院的最佳投资规模。在第5年项目成熟时,预计医院的总收入接近于总投资水平,这也包含了50%的项目融资。这种商业模式,不仅可以运用到我们与招商局的合作中,而且也可以复制到中国的10家新医院。”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令人鼓舞的计划!当记者问到,若这个成功的商业模式被仿效,或者中国政府对外资医疗的态度未来发生转变,应该如何?

李棕沉思片刻,“做生意,总得为风险做好准备。”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就像谈到一带一路,李棕深刻认为这是一个友善的倡议,从生意角度上有互补性。中国虽然起步晚,但是发展快。印尼的三线四线城市,有很多医院不仅缺乏设备,而且设备陈旧。李棕分享了他的计划,把中国的先进医疗设备,以租赁的方式提供给印尼的医院,虽然两国相隔,但有一带一路的带动,印尼的病人可以享用中国的医疗资源,比如医生。

“印尼病人的病历也可以送到深圳。现在我们也要向轻资产转型,不要完全依靠自己的资本成长。我们已经有了管理资产的经验,并创下业绩。我们希望未来五、六年后,在中国上市!”

今年11月,力宝集团总裁李棕与中国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以及双方高管在香港会面,就落实和扩大医疗方面的合作进行了交流。

从香港转战新加坡

和李棕的交谈,对方能感受到他的诚恳,他的视野里,带着无私的广阔,还有谦虚的高度,虔诚的深度。别人看不到的,他以发展的眼光看;别人看到的,他以冷静的眼光看。回顾李棕的出师轨迹,看到他从哪里来,洞晓他要去哪里。

李棕的父亲——是素有“印尼钱王”之称的李文正。他的六个子女以红、青、兰、白、棕、明命名。这其中,棕是最难有典故的字。但是李棕,用自己的努力,绘出自己的颜色!

阅读其父李文正的自传不难发现,李棕是子女中着墨最多的。父亲没有直接的赞美,而是从事迹中显示儿子的性格。其中有一个章节谈到李棕以新加坡作为发展基地,“我非常肯定,他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横扫印尼和南韩,这两个国家的货币贬值将近80%,很多公司无法承受银行的高利息于是纷纷走向破产。在这场风暴中,香港和新加坡的房地产价格猛跌一半。金融危机暴露出香港近乎垄断的房地产和金融机构的问题,李棕认为,香港市场较为挑战,因为成长空间有限。相形之下,他看到新加坡散发出更多的机会,尤其是给予新公司进入市场成长的空间。

此外,考虑到孩子的教育,李棕认为新加坡能提供更好的教育环境,他就是在10岁那年来到新加坡就读光华小学,随后在圣公会接受中学(Anglican High School)教育。于是在2000年,李棕举家搬迁,从香港来到新加坡。

李棕毕业自美国南加州大学,在毕业后,他没有马上进入父亲的公司,而是去到纽约的花旗银行和香港的渣打银行实习。当父亲李文正在1984年收购了香港华人银行(Hong Kong Chinese Bank, 简称‘HKCB’现已并入中信嘉华银行),这对李棕是一个机会。在亚洲的金融中心香港,他接触到银行并购环节,在流程中担任重要角色并规划未来的新发展战略。从预算计划,分行选址和定位客户,他都亲力亲为,在他的领导下,银行的储蓄额从3亿增长到400亿港元,完全扭亏为盈。

更重要的是,当地机构对印尼背景的银行带着偏见,普通银行的资本储备金(CAR)只要8%,但却要求HKCB达到12%。在中国当时最大的企业华润集团购入银行的一半股份后,无形中HKCB在香港的知名度一跃而上,而当时李棕参与了整个股权出售。他不仅赢得中国华润的信任,更是深得当时长江集团(Cheung Kong Group)主席李嘉诚的嘉许。在这个过程中,李棕经历了市场经济和法规体制,对香港的经济结构有了深刻认识。在香港,他一呆就是15年。身处的高度,练就了视野,锻造了格局,这为下一步选择新加坡获得了更多理由。

在2000年来到新加坡后,他花了三年时间熟悉新加坡。“我告诉自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背水一战!”

2004年,李棕第一次参与公开招标,当投标揭晓,他的标价高出中标者70%,结果可想而知。“我的分析错在哪里呢?”,他开始反思如何在利润中合理评估标价和土地使用价值。不久,又有一块土地招标。这次,李棕开始在计算上学聪明了。可是,他还是未能如愿地标得那块土地,但他的标价已经和中标者缩小到几个百分比之差。几个月后,机会再次来临。这回,李棕锐不可当,竞标成功。在这次竞标的背后,李棕就房屋结构、质量监控、价格定位,和建筑公司经过了几轮探讨,成功来之不易。

没有失败,哪有成功。在这其中,李棕发现,应该将自己定位为高端地产发展商。他决定把力宝的品牌带到新加坡。想到了就去做,在接下来的几个建筑项目中, 都以非常优质的质量和绝佳的地段,让力宝的口碑获得新加坡地产界的肯定。

不能不提的英雄史

土地竞标,只是李棕在新加坡开始的“热身”。不久之后,这个40出头的年轻人,在商界运作了“蛇吞象”的大手笔:2006年以16亿美元收购由大华银行(UOB)分拆出的华联企业(OUE)。这不仅是钱王李文正一生中经历的最大收购项目,自然也创造了李棕的收购之最!收购中的障碍不可避免,李棕再次证明:耐心、谦虚和韧性,是成功的最大利器!

李棕不仅把父亲的心血——力宝带到新加坡,也在华联企业的旧相框了绘出了新的图画,并且在新加坡,他的资产增值(asset enhancement)以华联为案例,成为商界的热读精选。年纪轻轻,他却已拥有老道的资本市场运作智慧。

在成功收购华联后,李棕开始思考如何提升旗下的产业价值。老一辈的新加坡人不会忘记,原来的乌节路文华大酒店(Mandarin Hotel Orchard)大门面朝乌节路,这是最繁华的门面地段。李棕心生一计,何不把酒店大堂移到五楼,把这个繁华的门面地段再装修提升成豪华购物中心呢?

于是,酒店大楼的一至四楼,被提升为由独立公司经营,能获得年租金回报高达4千万新元的店面,而这些店面的资产价值已上升到10亿新元。然而,这只是李棕的革新第一步罢了。

第二步,华联旗下的另个资产,位于黄金地段的新加坡第一高楼——莱佛士一号(One Raffles Place),李棕决定将增加三层楼,尤其是顶层餐馆,那里能够俯瞰新加坡城市夜景。这个看似美好的决定并不容易得到批准。但是李棕和团队,以完美的计划书,征服了政府的批准,而事实证明,这里已成为新加坡热门的旅游景点。

李棕逐渐从资产增值中悟出道理,第三步,他继续进行对华联的改造。华联大厦现在的地点,原来是一个旧停车场。李棕不仅把它神奇地变成了面向海景的高端写字楼,并且给它更名为华联海湾大厦(OUE Bayfront)。

经过这重重的三步杀手锏,华联盈利已经从2009年的3千万新元,翻了几番,在2014年达到13亿新元;集团市值从2006年的10亿新元,到2018年已超过40亿新元(这包括:华联酒店信托OUE Hospitality Trust, 华联商业信托OUE Commercial REIT和华联力宝医疗 OUE Lippo Healthcare)。

当李棕交出这样骄人的成绩单时,仅用“虎父无犬子”来形容他的才华是不够的。事实上,自举家从香港来到新加坡时,他就开始在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机会从来不会垂青没有准备的人。在2014 年,李棕又带领华联成功标得美国银行大厦(US Bank Tower)。这幢伫立于洛杉矶的72层高楼,不仅让李棕试水美国市场,也把李家的企业版图从区域提升到国际。在李棕的手上,管理着位于新加坡、香港、上海和洛杉矶的资产;二哥李白(James Riady则)负责印尼本土市场,这里也是太平洋盆地的中心。这样的一幅地图,不正是21世纪亚洲崛起的写照吗?

慈善与发展并行

香港15年,新加坡18年,人生有多少个33年?时间考验着耐力和信心,而李棕就是那个另时间折服的人。香港和新加坡,是李棕的战场,每到一个地方,李棕都留下美名。

在2007年,力宝集团曾捐款2100万新元给新加坡国立大学(NUS)。2011年,李棕捐款500万新元给新加坡管理大学(SMU)。2012年,李棕集团基金会(Stephen Riady Group of Foundation)捐赠3000万新元给国立大学(NUS),支持大学城与耶鲁-国大学院的发展。如今,在新加坡国大商学院的李文正大楼(Mochtar Riady Building)和国大大学城的李棕体艺中心(Stephen Riady Centre)都见证了李氏家族的社会责任和慈善。

2017年,李棕捐赠1000万新元给新加坡职工总会(NTUC)教育与培训基金,资助新加坡员工受训和提升技能。职总表达谢意,将职总中心大楼礼堂命名为“李棕礼堂”(Stephen Riady Auditorium @ NTUC)这是职总首次以捐献人命名旗下设施。

李棕获颁2018年安永东盟企业家卓越奖(EY Asean Entrepreneurial Excellence Award),颁奖者为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东盟及新加坡执行合伙人罗锦伟(Max Loh)

今年10月,李棕获颁2018年安永东盟企业家卓越奖(EY Entrepreneurial Excellence Award)。他发表获奖感言时,就提到企业家必须要有创业风范,而敢于冒险,亲力亲为在创业中是必须的。企业家要与时俱进,有不折不挠的精神,不要惧怕失败,失败好过不去试。

他的铿锵宣言是:要拿得起,放得下!(Let go, let God) 。任性中一份潇洒,潇洒中有份随意,他欣赏武侠大师金庸《侠客行》中的一句话:人家心中想给你,你不用求,人家自然会给你;人家不肯的,你便苦苦哀求也是无用,反而惹得人家讨厌。

这位印尼出生的少年,从离开家门的那年前,就开始在走自己的路。他仍记得幼年时母亲做小生意补贴家用的身影,他并非别人想象的印尼钱王的富二代。现在,李棕有两女一男,还有五个孙子。儿子Brian在大学毕业后,也像父亲当年一样,靠努力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帮助家族生意,从无到有发展电影院业务,如今为家族做出有意义的贡献。和父亲一样,李棕也给儿子犯错的机会,就是鼓励他勇于尝试。

天时天利人和,李棕似乎总能把利好因素抓到一块,他为何能实现自己想要的?秘诀在哪里?

“做人还是要多做好事。施比受更重要。首先是服务。我们在地上活,一方面需要机会,需要收入。但是在我看来,越付出,越乐意服务,别人越满意,好评越多,就有更多伙伴进来。付出或给予有很多方式,不一定是钱,可以是时间或者态度。这其中包括牺牲,牺牲时间,也要做到无已。”

他也指出,很多人把做事的顺序搞颠倒了,正确的顺序是,先要有无己的心,才愿意牺牲,才会有服务的想法。而带着目的去做事,自己又没有准备好,最后难受的是自己。“我们应该对自己高要求,而不是对别人。凡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其他就交给上天吧。”

运筹帷幄于双城之中,李棕的故事,随着一带一路的前进,精彩还在后头。

 

李棕简介:来自印尼的商业奇才

李棕博士(Dr Stephen Riady)出生于印尼,担任力宝集团(Lippo Group)总裁。该集团创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旗下有多间遍布亚太区的私人及上市公司,包括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印尼、新加坡及马来西亚。业务涵盖物业投资、发展及管理、金融服务、零售业务、矿产勘探及开采及其他投资,包括食品业务、酒楼餐厅、酒店营运、医疗保健服务及信息科技等。

李博士目前主理力宝集团在香港及新加坡的业务。在新加坡,他现任华联企业(OUE Limited)执行主席、华联力宝医疗(OUE Lippo Healthcare Ltd)及康威医疗集团(Healthway Medical Corp Ltd)的董事,该三间公司均为新加坡上市企业。他亦是在香港上市的力宝有限公司(Lippo Ltd)、力宝华润有限公司(Lippo China Resources Ltd)及香港华人有限公司(Hongkong Chinese Ltd)的主席。

李棕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并取得美国加州金门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及英国爱丁堡龙比亚大学工商管理荣誉博士学位。他于2006年9月获香港浸会大学获颁首届荣誉大学院士荣衔,并于2006年3月至2009年2月担任校董会成员。

李棕参与多个机构的工作,现为香港大学教研发展基金创会名誉顾问、义务工作基金赞助人及信托人、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信托人委员会委员、一国两制研究中心顾问委员会委员。爱丁堡公爵奖励计划世界成员组织荣誉会员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史隆管理学院顾问会委员。他曾于2016年出任新加坡未来经济理事会理事,亦为2018年度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的赞助人。

在公共服务方面,李棕于1995年4月至1997年6月获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及新华社香港分社聘任为香港事务顾问。此外,李博士亦为闽港经济合作促进委员会委员,该委员会由福建省政府成立。

在个人荣誉方面,李棕是中国深圳市荣誉市民并先后获得多个奖项,包括2004年获法国政府颁授艺术文学勋章、2007年获新加坡安永企业家奖之战略投资年度企业家奖、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颁发的2015、2017及2018年度艺术之友奖,以及2018年安永东盟企业家卓越奖及亚太品牌基金会2018年度世界卓越品牌具远见品牌企业家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