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企业家崛起时代

女性企业家崛起时代

463

家族企业对女性的歧视正在减弱,在今后的10年到15年,人们将看到一些由女性领导的重要家族企业。

按照日本民法,没有男性继承人来传承家族姓氏的经商家族可以另辟蹊径:收养一子。在咨询机构“企业继承中心”(Business Succession Center)任职的Kazunori Kaneko称,在没有男性继承人的经商家族中,约有10%选择收养一子。

并非只有日本的家族企业会尽可能地确保将企业掌门人之位传给男性。另外,也并非只有日本的家族企业掌门人会一门心思要传位给一个能够延续家族姓氏的继承人——虽然这种情况如今并不常见。

“没有哪个中国男人愿意改姓,”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的教授许茵妮(Annie Koh)说。“但在过去几年,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倘若家族企业执着于延续其姓氏,在个别情况下,你可能会发现某位男士改姓。”

延续家族姓氏的愿望,可能阻碍了一些国家的女性成为家族企业领导人,但专家们表示,导致这种历史性歧视的另外一些因素更加难以克服。

这些阻碍有时是合法的。比如以前的西德,只有到了1977年,已婚妇女才无须丈夫允许就能出去工作,维藤/黑尔德克大学(University of Witten/Herdecke)研究德国家族企业的高级研究员兼助理教授多米尼克•奥滕-帕帕斯(Dominique Otten-Pappas)说。

“在那之前,丈夫可以禁止妻子工作,这对家族企业造成了不良影响,”她说。

即使在今天,女性继承家族企业依然面临阻力。在普华永道(PwC) 2016年题为《下一代》(Next Generation)的调查中,一位受访的新西兰女性第三代继承人对研究者表示:“我这代人中的一些男士很可能认为,继承权必然是属于他们的。”这项调查考察了家族企业下一代领导人的观点,并包含一个特别章节,标题为:女性视角(The Female Perspective)。

然而,这种态度似乎正在转变。在普华永道的这份调查中,30%的女性受访者是董事会成员(致力于推进职场性别平等的组织Catalyst称,在美国标准普尔500(S&P 500)成分股企业中,只有21%的董事会职位由女性占据)。普华永道2016年的那项调查显示,超过50%的女性受访者不认为自己的性别会妨碍她们经营家族企业。

除了职场中人们对女性的态度有所转变外,人口统计学也在发生作用,全球少子化趋势推动了家族企业女性领导者数量的提升。

中国是这方面的一个极端例子。几十年的计划生育令许多家族别无选择。“由于独生子女政策,人们看到更多的中国家族企业同意让女儿接班,”许教授说。

普华永道英国家族企业团队的负责人沙恩•斯蒂尔(Sian Steele)认为,人们希望企业更具战略性,这有力地推动了家族企业领导层的性别均衡。“治理的专业性很受重视,要确保领导者有清晰的战略,且继承人的选拔取决于能力而不是性别,”她说。

不管没有亲缘关系,这种做法似乎都有利于实现家族企业高层领导人性别的均衡。2017年安永(EY)关于女性领袖的报告显示,70%的家族企业正在考虑让一位女性担任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且30%的企业表示它们在“认真考虑”这样做。

在世界许多地方,妇女和女童有更多机会接受教育,这已带来改变,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皇家霍洛威管理学院(school of management at Royal Holloway)教授菲奥娜•摩尔(Fiona Moore)说。“这意味着现在的女性受过更好的教育,能够更好地接班,可能还更有决断力。”

一些人认为女性领袖的增加对家族企业有积极影响。“这极大地扩充了家族的人才储备,有助于继承人的安排,也能令公司更久地传承下去,”巴克莱(Barclays)商业银行业主管亚当•罗斯(Adam Rowse)说。“这也避免了那种情况——儿子感到有义务效力于家族企业,但他真正感兴趣的其实是其他的事情。”

斯蒂尔认为由此带来的好处也许不仅仅限于家族企业。“在今后的10年到15年,你将看到一些由女性领导的重要家族企业,”她说。“这是创建女性楷模的大好时机。”

金融时报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