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深刻影响全球化未来

中国将深刻影响全球化未来

8645

鉴于美国可能延续的战略紧缩和部分撤出全球参与,中国在全球化中的角色将越来越突出和具有决定性。

heyafei

近些年来,全球化与全球治理进入到了空前的剧变时期,英国脱欧和美国总统大选中两位总统候选人对TPP的反对,本质上都是“去全球化”的表现。“去全球化”浪潮也波及到欧洲一些主要国家,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国的政治生态环境不断恶化,社会分化严重,甚至盖过了原有的种族矛盾、性别歧视等社会矛盾。一位美国学者这样描述当前美国的现状:“美国可能要进入一个像卡尔•马克思描绘的那个阶级社会”。
“去全球化”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仍然在世界范围内蔓延,这些连锁反应在不断困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精英阶层:“去全球化”为什么会产生?“去全球化”对美国的未来、自由民主制度和经济新自由主义有什么影响?未来全球化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未来美国是否会向孤立主义的发展模式演变?特朗普所支持的反全球化运动是否会削弱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全球化的发展在未来会遇到一个衰退期还是会进入一个新阶段?
近几年来,中国在全球化进程中不断取得新的成就,中国的发展模式吸引了很多国家的关注和讨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大的影响力给中国政府在全球治理中的行动提供了更大的决心和信心。今年九月在中国杭州举办的G20峰会,为世界经济和全球化发展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这些建议将有助于克服“逆全球化”对世界经济发展的消极影响,促进社会公正、公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久前在2016年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中发表主旨演讲,指出中国将持续支持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鉴于特朗普可能会放弃TPP,中国将大力推动并深化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等多边贸易机制合作,推动亚太地区一体化发展。
美国无疑还是全球化最主要的力量,但有两件事情在影响着美国参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一位美国人曾经评论说:“全球化就是美国化”。但是当前美国社会中的很多人认为全球化已经不再是“美国化”的全球化,因此特朗普提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号召新一届美国政府改变全球经济治理的规则,包括抛弃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和重启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鼓励制造业重返美国等等。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战略紧缩将会给国内政治、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发展空间。美国专注于国内经济的发展起始于2009年初,这种趋势会在特朗普任期内继续延续。
历史不会重演,但相似的情形时常发生。世界将目睹美国的另一轮部分战略紧缩,它会进一步减少美国需要出钱出力的国际参与。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实现“美国第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举动将会给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发展带来新的范式和框架。为了实现“美国第一”,从军事角度来讲,美国需要加强它的军事力量以抗衡俄罗斯和中国,美国对于中俄的外交政策以及对待全球化的态度有待进一步关注和跟踪。
可以大胆预测的是,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将毫无疑问在全球治理中的关键领域中发生变化,这包括美国退出对巴黎气候协定的承诺。在应对未来全球变暖以及气候变化的问题上,美国已表现出很多的不确定性。一些专家建议如果特朗普提出退出气候变化协定,中国可以独自扛起应对全球变暖挑战的大旗。但若如此做,中国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因此需要坚定,也许要谨慎。争取美国的参与仍然是较佳方案。
从积极方面来看,全球化本身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全球化促进了全球经济增长,前所未有地使不同国家产生利益交织,各个国家在这个相互联通的网络里形成了更大的相互依赖和更多的共同利益。全球化问题的讨论关键应该是“再全球化”或者“优化全球化”,而不是全球化的消亡。换句话说,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世界将进入一个新全球化的时代,全球的自由贸易和投资在这个新的时代里将会产生巨大的变化,国家合作也将受全球性挑战而开辟出新的范式和条件。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不可能颠覆与美国建立紧密关系国家的联系,美国与它的战略同盟有很多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共同利益。公正地讲,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解决“全球治理不足”的问题,从而促进社会的公正、公平,缩小富人与穷人以及国与国的差距。同时,我们需要认真地思考资本和劳动力之间的关系。
鉴于美国可能延续的战略紧缩和部分撤出全球参与,以及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模式的转变,中国在其中的角色变得越来越突出和具有决定性。世界对于中国的期待在不断上升,通过什么手段可以使全球化更加优化,这个问题不仅仅对中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对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目前来看,中国将深刻地影响全球化的未来,中国思想和中国方案将让中国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应当继续与美国沟通交流,以加强双边和多边的合作共赢,解决共同关心的问题,例如贸易、投资、能源安全、气候变化和反恐。我们都知道的一个基本共识是,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两国都是全球化必不可少的关键大国,两国双边关系决定了全球化未来二三十年的发展方向。

特朗普执政后中美关系走向

从历史观点看,我们可以说,中美双边关系的基本面并不取决于谁入主白宫。“钟摆摇动”理论还是常态,选举过程中候选人的说辞,有些候选人乐于抨击中国,但一旦入主白宫,美国的对华政策将摆向中间。克林顿和小布什就是两个例子,尽管特朗普在竞选中发表过很多过激的言论,但上任后不会无视美国利益。以下是对特朗普上任后的一些预测,包括:
1. 如果特朗普努力将美国的加工制造业迁回本土,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倾销和反倾销案件将会增加。传统的双边贸易可能下降。中国将不得不与美国重新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从积极的角度来讲,特朗普希望修复美国基础设施的意愿为中国企业的投资提供了机遇。
2. 如果特朗普撤回在巴黎协定中作出的承诺,巴黎协定将岌岌可危,中国与美国如何在全球治理方面加强合作将成为未知数,各国对大国合作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信用会产生怀疑。
3. 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很可能降低意识形态在外交中的分量,务实地发展国内经济,因此中美之间在人权等方面的分歧和意识形态的对立将不会过多困扰中美双边关系。中美之间的政治摩擦有可能通过双方积极的磋商而有效减缓。
4. 地缘政治上,基于特朗普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以及增加美国军事开支的决心,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将会更加以用增强军事力量震慑中国为目的。美国仍将继续增加和它的同盟的关系,尽管美国会要求军事同盟国承担更多的安全开支。如果这样的话,中国东海和南海的紧张局势不太可能得到缓和。很多中国专家学者预测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因此不会受太多地缘政治的影响,但实际情况正如正如老话所说,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美国的全球战略不会改变。

中国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首先,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两国应当深入了解对方的战略意图和核心利益,共同敲定两国关系合作框架。其次,中国应当鼓励美国继续扮演在全球治理中的重要角色,并积极参与联合国领导下的多边活动、G20、亚太经合组织,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促进自由贸易和投资,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以造福发展中国家。在推进全球治理的过程中,中国要更积极地领导讨论和谈判,维护全球治理系统,同时倡导改革,使治理体系更好地适应全球化新时代的需要。比如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应当继续履行巴黎协定承诺,如果不履行承诺,美国将会成为国际社会的坏榜样。从杭州G20峰会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需要积极地与美国和其他G20成员国展开磋商、合作,共同创新全球治理理念,开创国际合作新模式。
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倡议符合这个框架,“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字是共同发展、合作共赢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方面对于中国“一带一路”的态度有所改变。有专家建议特朗普政府不要完全拒绝“一带一路”,而是要仔细地研究美国在其中可能获得的利益。美国学者提供了两方面标准去判断,一是“一带一路”不能动摇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霸权地位,二是必须有利于美国盟友的经济发展。符合的就接受支持,否则就反对。
总之,全球化始终是一个不断发展和演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波折和起伏,中美建交近40年来也是如此。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全球化,机遇与挑战并存。在全球治理中,我们需要同其他国家尽可能多去寻找利益共同点,追求更多、更深层次的合作。中国不要被美国竞选中的一些言论所“蒙蔽”,我们要看它以后的政策和实际行动,同时,双方要努力增加互动和对话,塑造新型大国关系和新型全球化、全球治理的未来。中国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付出更大的努力,优化全球化。这里也需要中国和美国共同发挥作用。

 

作者简介:何亚非,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联席主席,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前副主任,中国前G20特使、北京大学燕京学堂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