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国骗子空中行骗狮城...

独家:中国骗子空中行骗狮城出高招

8365

最近,关于骗子通过电话或中奖方式行骗报道不断,这引起本地民众的关注。不久前,一中国骗子通过电话方式行骗新加坡,对象刚好是《时代财智》杂志记者安小姐。

(时代财智讯)2010年10月的一天,《时代财智》杂志社记者安小姐错过了一通中国电话。当安小姐回拨过去,对方声称是从中国朋友那里拿到电话,他们是中国湖南岳阳的一家科技企业,自行研发一种工业用途新产品,且有非常好的市场前景,希望寻求新加坡代理。安小姐表示不感兴趣,但对方诚意盎然,最终是否代理并不重要,希望有个机会让安小姐先了解了解。安小姐只想尽快结束电话,于是给了一个简要地址给对方。

 

两个星期后,安小姐收到了一份来自中国的快递,发件人为“湖南岳阳吉祥工贸有限公司”,内装一种所谓“联净格”产品样品。安小姐并不熟悉此产品,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过了一个星期,安小姐又收到了第二封来自中国的同样内容挂号信。

 

就在之后三天,一通新加坡本地电话致电安小姐,询问是否供应“联净格”产品。安小姐感到很莫名其妙,猛然想起之前收到的湖南信件,里面好像说的就是这个产品。本来想马上拒绝对方,但是记者职业的好奇占了上风,安小姐说有货,于是和对方约好三天后到公司来看货。在电话里,新加坡人告诉安小姐,他是早上在码头出货时,从货仓小姐那儿拿到传单,说新加坡的代理是安小姐。

 

安小姐回到办公室,仔细地翻看了中国信件。这家公司委托安小姐为新加坡代理,并愿意承担货物运费和当地广告费,似乎代理人是没有什么资金压力的。公司介绍,产品目录都很齐全,但是纸质便宜,印刷简单,毫无设计感。唯一的一张名片,只有公司名,地址和电话座机号码。这令安小姐充满疑问。但是这个买货的人3天后要来看货,安小姐决定上网查查有关信息。

 

所谓的“岳阳吉祥工贸有限公司”没有网站,无法查找;岳阳工商注册局里有个相近的公司名,可是那个电话根本打不通。所谓的“联净格”网上根本也没有产品信息,难道是新发明的吗?

 

安小姐决定按名片上的座机打过去。电话接通,安小姐先问了问产品规格,发货等信息,顺便也问问公司规模和生产概况,显出海外代理的诚意。接电话的于是把销售经理的手机告诉安小姐,要她自己联系。安小姐拨通了手机,对方是一朱姓男子,得知从新加坡打来,话语尽显诚意,希望安小姐为他们代理好新加坡市场。

 

三天后刚好是周六,一名皮肤黝黑似渔民模样的李姓商人来到安小姐办公室(杂志社),了解价钱后,要求看样品。安小姐拿出中国寄来的信件和样品,眼尖的李渔民指着其中一张纸说,‘我就是在码头拿到这张纸,才知道你的联系,找你来看货的’。原来是一张代理传单。当下,李渔民拿出打火机,抽出其中一条丝测试,随即用手拉拉,鼻子嗅嗅,不到30秒,说:“这产品质量不错,我要6000米”。李渔民问是否可以优惠,安小姐说,中国公司规定,不能随便降价,而且要先给40%定金。于是,李渔民说,没问题,他下星期二带定金3.2万,余下5万交货时付清。但是有个条件,必须一个星期交货,否则会延误他年底的渔场安排。

 

于是安小姐联系朱先生,问对方可否一星期内发货过来。朱先生说,年底货物紧张,他们都是接订单才生产,所以很少库存。如果紧急,他可以想办法从邻国马来西亚那里调货过来,那里也有他们的一个代理。刚好拜一,有批货到马来西亚海关,出关后,就可以直接发到新加坡,3天绝对到。因为他们的老板刚好这次也到马来西亚,所以他建议安小姐最好去趟马来西亚亲自谈谈以后的代理合作事项。

 

结束了岳阳朱先生的电话,安小姐充满疑问,列举其中:

  1. 如果这笔业务成交,按公司提供的差价计算,她就能马上赚到净利2.8万,似乎容易了些?按那位李先生预计的年消耗量,那么他一年花在这个耗材上的费用就要35万,他说渔场一年的净利约10万,加上他有4个工人,还有进货成本,他的资金流似乎不合理。
  2. 这位李渔民的名片也是布满疑云。上面唯一的联系就是手机,无传真无电邮,唯一地址就是“榜鹅东岛新华小岛屿”,这样能收到信件吗?李先生说,他们是渔民,无需信件。
  3. 为何在收到中国信件不久,就有人找上门谈生意?
  4. 既然新加坡市场有需求,为何岳阳公司不来亲自设点,真需要代理吗?至少,之前公司要派个代表来亲自洽谈代理事宜吧!
  5. 如果按公司介绍的规模,厂房等,为什么连这个小数量的库存也没有?
  6. 为什么这个科技公司,连个网站也没有?这个产品在网上找不到任何信息,似乎玄乎了些?

 

安小姐决定要中国国内的朋友帮忙,乔装成买货商,希望能打听出中国代理的信息。安小姐的朋友告诉她,打通了那位朱先生的电话后,询问产品信息,可是朱先生非常谨慎,一直问是怎么拿到他的电话的?朱先生似乎对朋友的答复不信服,以不接待散户为由,挂断电话。

 

李渔民三天后要带定金来签约信誓旦旦的表态还在脑海,可是这些疑问又未解开,安小姐决定再致电朱先生。朱先生这次更肯定,马来西亚的货就要到了,只需要你过去取货,把货押到新加坡就好,而且最好和他们老板在马来西亚见见面,地点由安小姐决定。

 

就在安小姐矛盾和希望夹杂的关头,又一通购货电话打进来。这次,是一位王姓先生,他称自己在码头拿到传单,他要货1万米,必须10天交货。安小姐初略估计,这次的利润近4.6万。

 

安小姐要自己冷静下来。即使真有新加坡商人要货,可是那位朱先生一直强烈要求去一趟马来西亚,和他们的人见面,似乎有种莫名的奇怪。他们愿意从马来西亚那边调货,而且承担运费,那么去马来西亚见面的真正动机何在呢?

 

安小姐决定谨慎为上策。星期一下午,她打给朱先生,问货物是否已入关。朱先生一会说要去吉打州拿货,一会说要去马来西亚拿货。他要安小姐把货款给马来西亚代理,就可提货。安小姐表明,自己不认识马来西亚代理,调货是总公司的决定,她只对中国公司,而且第一次合作,要对方先发货,新方验收后再付款。朱先生说,他们一定会支持新加坡代理的工作,但是最好还是趁这个机会去马来西亚和他们的老板谈。

 

安小姐决定以静代动,那个李渔民不是星期二要来交定金吗?明天就知道结果了。

 

星期二下午已过,那个皮肤黝黑的李渔民并未出现,连个电话也没有。至此,一场骗局划上句号。

 

但是安小姐还是心有余悸。就在9月,马来西亚的一知名女商人因钱财纠纷遭焚尸弃河。这次的骗局,不是完全越洋隔空行骗,还有真人现身订货,可谓海内外配合,三地联合。骗子还寄上信件,从不为熟悉的工业产品下手,让对方产生信任感。骗子终归是骗子,布局总会有漏洞。

 

奉劝看见横财晃动时,一定要冷静。新年常祝福别人:横财就手。但是横财可能夺去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