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单日重挫1万美元!全...

比特币单日重挫1万美元!全球央行出手警告,加快推行数字化货币

37596

(2021年5月27日,新加坡)自去年以来,比特币的关注度持续引领虚拟币市场风骚,一年前仅在7000美元左右的比特币在今年4月曾达到6.4万美元的高点,然而到了5月,比特币价格接连大幅下挫,单日下跌1万美元。在跌幅超过12%。仅仅一个月时间价格跌回年初。在比特币“龙头”领跌下,以太坊、狗狗币等一众在此前炙手可热的加密货币全线暴跌,跌掉一半的尚属正常,“虚拟币圈”一片哀鸿遍野。

比特币本月一路暴跌,中国三大金融机构齐出手强化虚拟货币监管

比特币大幅跌落遭猛烈抛售

虚拟货币在金融界始终都有很大争议,其优势在于使用起来非常方便、运营成本低。由于没有第三方(如银行或中介)参与交易,所以每个人都可以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比特币(Bitcoin)是一种基于去中心化,采用点对点网络与共识主动性,开放源代码,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的加密货币。但由于这种数字货币在多台计算机之间共享、匿名且不受任何政府发行方约束的区块链或代码所定义,将可能带来更快、更低成本的支付,但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包括消费者保护、打击洗钱。

近半年来比特币价格走势图,Coindesk制表

自年初起比特币涨势迅猛,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大约350%。市值突破五超过1万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价格突破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后来持续升温,在4月盘中,比特币交易价格曾一度升至64,374 美元创历史天价。然而,其未能延续今年以来一路高歌猛进的“牛市”势头,从5月中旬开始,连续出现多次大幅下跌,在5月19日更是一度跌至单枚29000美元左右的低点,几乎等同于一夜回到年初,距离年内最高点仍近乎腰斩。

监管出手刺破泡沫

随即,全球金融机构欧央行、美联储、中国人民银行、加拿大央行或财政部门等相继发布政策,轮番警告比特币。亚太地区,4月5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尚达曼在该国议会表示,加密货币绝对不适合散户投资者。但他随即补充称,与股票和债券相比,新加坡的加密货币市场仍然很小,比特币、以太币和瑞波在2020年的日交易量峰值之和仅为新加坡交易所证券日交易量的2%。

中国央行以及经济专家也定期对虚拟货币的危险性发出警告。图源:彭博社

“暴涨暴跌”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自带属性,而今形势有不同:全球热钱格外躁动,数字货币间或性加速。应激反应于是作祟,几年前对加密货币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各国央行一改此态,监管在收严,也在加速。

中国更是针对虚拟货币采取更进一步严厉的监管措施和政策。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在2013年、2017年相关文件的基础上加码,表态“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不得用虚拟货币为产品和服务定价,不得直接或间接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

当日近24小时内,全网超51万投资者爆仓,爆仓资金达62.83亿美元,1小时爆仓额为1.48亿美元!目前普遍认为,正是来自中国人民银行三部门发文致使上述比特币的日内一度暴跌31.22%,以至于,即便比特币刚获些喘息,勉强止于40000万美元,离此前常态仍相差甚远。而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此前在亚洲盘和伦敦盘多数时候都保持在4万美元水准。作为一种虚拟货币,比特币有别于其他纸钞和硬币的最大特征是,它不由货币当局发行,换句话说,其架构是去中央化的,其运营也不需要中央和其他银行来进行管理操控。

加密货币交易缺乏有效监管,价格容易被操纵,导致价格忽上忽下、波动剧烈。图源:路透社

因此,比特币让人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以同等条件使用,这和其他的货币系统完全不同,同时,它的加密算法还会隐藏使用者的身份与行踪。

不仅如此,5月21日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在第五十一次会议中强调,将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此番来自金融委的监管收严再次使刚刚获得些许喘息的比特币再次颤抖,消息释放不到10分钟内,比特币价格下跌超2000美元,跌落好不容易收复的40000美元关口。

弊端不断,各国力推数字货币

“与去年同期相比,加密货币投资诈骗造成的价值损失增加约10倍。在六个月的时间内,共计报告7000多起该领域诈骗,为2020年的12倍。”FTC称,“诈骗者建立了复杂的网站,使得在投资者眼里,虚拟加密货币投资看起来似乎在增值。”此前一贯对数字美元抱持保留态度的鲍威尔在最近的警告比特币与稳定币中罕见地加快其数字美元论调,而埃及当局于今年宣称拒绝加密货币的使用前,也恰好停止了2019年开始,预计2020年收工的数字货币项目;而在挪威央行警示比特币风险时,其副行长Ida Wolden Bache表示,挪威央行也在探索各种选择,如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

在逐渐加大对虚拟货币控制的同时,中国也在加速推进自己的数字人民币项目。图源:法新社

据彭博社报道,盛宝金融(Saxo Markets)亚太区首席执行官亚当·雷诺兹(Adam Reynolds)表示,“这并不奇怪,因为中国的资本管制可能会受到国内购买加密货币和向国外转账的挑战。”他认为,中国要避免这些虚拟货币的使用们对当局维持资本管制至关重要,“对于一个拥有严格资本管制的政府来说,唯一可容忍的数字货币是他们自己的CBDC(央行数字货币)。”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与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不同,数字货币(DCEP)是一种以人民币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价值可能会随着市场投机行为而发生较大波动–在大多数政府看来,它将与实物现金一样,每个数字人民币都由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创建、签署和发行。然而,与现金不同的是,银行可以追踪其发行的每一个数字货币的去向,因此更加的透明安全。

中国的数字货币将在2022年问世,图源:BBC

除了中国正如火如荼推进其数字货币项目,由央行推出数字货币的想法也被摆到了全球多国的决策者桌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超过80%的央行参与了主权数字货币项目。可一连串的问题是:各国要如何统一界定虚拟货币;比特币能否成功与其他虚拟货币分道扬镳,持续走俏;数字货币与虚拟货币能否恰如其分地共存;以及“挖矿”污染到底如何衡量。数字并非准确无误,趋势也在随时变动,有些问题永远没有答案,有些问题只是暂时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