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 向工业4.0转型...

马来西亚 向工业4.0转型

590

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推出了一项新的激励措施,鼓励制造业及其相关服务部门采用大数据分析、自主机器人、工业物联网等技术驱动因素,向工业4.0转型。该激励措施将为2018至2020课税年发生的首个1,000万马币合格资本支出提供加速资本减免和自动化设备减免。此举是为了鼓励企业在高科技研发上的投入。

马来西亚自己定位为通往亚细安的门户和伊斯兰金融中心

鉴于马来西亚在东南亚的陆地和海上运输走廊中占据着重要地位,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发展,预计未来十年中资将继续大量参与马来西亚公路、铁路和港口项目的扩建和升级。例如,达127亿美元的吉隆坡-塔普特东海岸铁路连线项目,以及近100亿美元的马六甲皇京港项目。其中,马六甲皇京港项目将缓解马六甲海峡的压力,成为中国能源进口船舶的重要途径点。

但是,中国资本在马来西亚也面临一定的政治风险,尤其是政府换届以及政策的变更。新总理马哈蒂尔上任后,政府就针对几个大型中资基建项目重新展开谈判,东海岸铁路项目就是受到影响的重大基础建设项目之一。

马来西亚经济增长稳定,近年来的GDP平均复合增速达5.2%。从产业结构来看,对马来西亚GDP贡献最大的三个产业为:服务业、制造业和建筑业。马来西亚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盛产石油、天然气、橡胶、棕榈油等重要资源,出口原料是该国经济的重要支柱。此外,马来西亚非常倚重面向全球市场、以出口为导向的电机、电子产品制造业。 近年来,马来西亚一直将自己定位为通往亚细安的门户和伊斯兰金融中心,并从依赖自然资源转变为提升本国制造业的产业价值。

马来西亚在世界银行“营商便利”指数中排名全球第24位,是亚细安中营商环境仅次于新加坡的国家。对于跨国公司而言,将总部选在马来西亚或新加坡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新加坡拥有更稳定的宏观政治和经济环境。但马来西亚的土地与人力成本更为低廉。

截至2017年,中国已连续九年成为马来西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从贸易进出口交易来看,中国是马来西亚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也是第一大进口来源国。马来西亚对中国的出口商品主要包括电子电器、矿物燃料、机械设备、矿砂等。

从FDI来看,近两年马来西亚的FDI流量略有下降,从2013年的120亿美元下降至2016年的100亿美元左右,但来自中国的FDI投资略有上升。从FDI流向来看,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的投资行业广泛,包括对当地地产和基建项目的联合开发、金融服务、钢铁制造、电子商业制药和信息技术等。

马来西亚并购交易的逆势增长是中国FDI投资上升的重要因素。从2008到2017年的十年间,中国投资者在马来西亚参与了总计近10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例如,山东恒源石化公司在2016年成功并购壳牌马来西亚炼油公司51%股权。

马来西亚政府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马来西亚将开启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TN50),计划在未来30年成为全球20顶尖国家。为了鼓励投资、出口、增加就业机会以及鼓励研发和高新技术产品,马来西亚推出多项优惠政策。

区域中心是指一家在马来西亚注册成立并以马来西亚作为其区域和全球业务运营基地的公司。马来西亚政府规定,新成立的区域中心公司在5年内享有0%、5%或10%的企业税率(2018课税年度的标准公司税率为24%)。该优惠税率还可申请再延长5年。

马来西亚政府对于部分新兴工业予以税收优惠。例如,核准“新兴工业地位”的公司可享受5-10年企业所得税70%-100%减免,核准“投资税收减免”的公司的合格资本支出可获得5-10年60%-100%的减免。

多媒体超级走廊(Multimedia Super Corridor)是马来西亚为发展高科技通信产业所打造的经济特区。政府对于多媒体超级走廊的高科技公司提供税收优惠以鼓励发展,纳闽岛的离岸金融业务也享受优惠。

从交通状况来看,马来西亚半岛的东海岸地区交通不发达,阻碍了这些地区的工业发展,这让政府对交通建设有着迫切要求。另一方面,马来西亚拥有长达1,400公里的高速公路和1,800公里的铁路网,这些道路网的升级需求旺盛。据报告预测,马来西亚在未来8年的交通基础行业增长率可达6%-8%,显示出较大的投资潜力。

港口的发展建设也带动了产业园的发展。例如,中国的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入股马来西亚的关丹港,拥有60年特许经营权。通过提升关丹港的通航效率,降低两国之间运输成本,马来西亚的区域枢纽潜力大为提高。同时,距离关丹港仅10公里的关丹产业园吸引大量中资企业入驻,其中包括年产350吨的关丹产业园联合钢铁项目,预计将创造超过4,000个就业机会。该项目于2018年6月开始试生产,这也意味着马来西亚最大的钢铁厂正式步入产出阶段。 投资超过20亿美元的中马钦州产业园也于2018年进入招商阶段,生物技术、新能源、节能环保产业等是园区重点推向亚细安的产业。

马来西亚物流业在过去十年取得双位数增长。在数字经济的影响下,电商物流为出口市场提供新的平台。2017年,阿里巴巴集团在马来西亚设立区域物流中心,并与马来西亚政府合作建设“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带动电子商务和中小企业发展。马来西亚和阿里巴巴联合开发一处60英亩的土地,投资额超过4,700万美元。

出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报告”东盟投资环境与商业机遇”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