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蛋白肉 饮食新潮流

植物蛋白肉 饮食新潮流

147143

导语:美国杜邦营养生物科技公司(DuPont Nutrition&Biosciences)在近日发表的一项研究论文中预测,未来五年,中国和泰国这两大人口大国对植物蛋白肉的需求将增长200%。这既表明了,该产品在市场中的受众群体已逐步向具有尝试心和好奇心的非素食者扩大,同时也表明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区对可替代植物蛋白质的预期需求。

此文刊登在2021年3/4月期新加坡《时代财智》 作者:袁琳

在亚洲新兴经济体中,工业化的畜牧业生产可能已经亮起了红灯。传统的畜牧业正面临着许多生产压力,例如:人们对蛋白质的需求激增,传统畜牧业将造成气候问题、土地和水资源的短缺以及动物瘟疫爆发的威胁。显然,传统畜牧业照旧经营难以继续,而人们已经越来越开始关注可持续的蛋白质替代品这一新兴行业。

实际上,植物蛋白肉比动物肉更便宜,因为它的生产效率更高。我们吃到的传统养殖鸡肉,其实都是经过了层层漏斗的“筛选”才被送到到消费者终端,而在之前的环节就已经造成了食物浪费。例如,养殖鸡时,向其喂9卡路里的鸡饲料,才能以肉的形式返还1卡路里。在自然资源日益减少的世界中,这种低效的模式,其实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风险。

如今,越来越多的植物蛋白质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时代财智》采访了该行业内的龙头企业美国Impossible Foods以及总部位于香港的行业新兴翘楚Green Monday,探讨植物蛋白行业的现状及未来趋势。

每周一日素

Green Monday是一家倡导素食主义并研发、销售植物蛋白食品的社会企业,总部位于香港,由杨大伟(David Yueng)于2012年的世界地球日创立。创办人兼行政总裁杨大伟是一名素食主义者,而他将该企业命名为“Green Monday”的意义就在于,希望能够推广“每周至少一天素食”的概念,提升大家的低碳饮食意识从而推动构建一个全球可持续的未来食品系统。

这家公司旗下拥有两个品牌:主营素食餐饮、植物蛋白产品销售业务的一站式绿色餐饮体验店Green Common,以及植物蛋白食品科研公司OmniFoods。

Green Common素食餐厅新加坡体验店,位于怡丰城(Vivo City)一层169/170号,来源:Green Monday

创办人兼行政总裁杨大伟告诉《时代财智》,“我们植物肉的原材料取自于自然状态下生长的非转基因大豆、甜菜根、椰子油等,这些都是消费者很熟悉的食材,而在生产过程中,相较于屠宰场中无法人为控制的环境,我们的生产工厂绝对能够保证干净、清洁、安全。”

他透露道,Omni产品的研发基地位于加拿大,近年来公司对研发的投入一直在增加,希望团队可以研发出更多元化的产品。目前,OmniFoods研发的创新植物蛋白食品包括猪肉条、午餐肉及速食系列。

Green Common餐厅售卖的素食午餐肉藜麦饭,包含其Omni品牌的素食午餐肉、豆腐、玉米、牛油果、红豆、绿色蔬菜及藜麦。

那么,是什么样的人群会选择购买植物蛋白产品呢?一般而言,素食者是植物蛋白产品销售市场中占据最大比例的消费群体。也许是习俗、文化背景、信仰等因素,某些消费者有定期的素食消费习惯。另外,以年轻消费人群为主的倡导绿色健康生活方式(go green)的“新新人类”也是植物蛋白产品的消费者,在这其中,又以女性和健身人士为主。

“15岁-45岁这一群人,他们是最关心、也最能认识到全球现存气候、环境、健康问题的消费者,再加上社交媒体的影响,这个群体对于资讯消息接受速度快,也愿意尝试新型产品。当然我们Green Monday也在提倡‘每周一日素’的观念,我们与学校、餐厅、国际组织合作,举办活动推崇素食,期望能够继续扩大这个群体的比例。”

作为一家社会性企业,公司是否盈利并非是经营者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杨大伟表示,“首先第一点,我们选择做的业务,都是与愿景以及社会价值有关的。无论一个业务是否有商业价值,就算它的生意再好,和我们的愿景无关的,我们也不会做,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界限非常明显。”

相比较盈利与否,社会性企业更看重的是社会影响。杨大伟继续说道:“以我们的产品为代表,如果每天我们生产得越多或是销售得越多,这就代表着人类吃肉的比例开始减少,这已经帮助地球减少了污染和杀生。从这个角度看,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产生了更深远的社会影响。”

此外,这家社会企业也一直在做绿色饮食推广与注重社会价值的事情。“去年,在疫情期间,我们为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人以及低收入人群捐赠了5万份免费的素食餐,这些都是我们履行社会义务的体现。”杨大伟表示。“当然我们也需要盈利,没有盈利我们也不能够生存下去。重要的是,从什么地方赚取,用什么办法赚取,这是重点。”

杨大伟提到,不少艺人、名人都是Green Monday的支持者。“港台艺人例如林嘉欣、王力宏、容祖儿、郑秀文、梁咏琪,以及美国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国际知名摄影师、“披头士”保罗·麦卡尼的女儿玛丽·麦卡尼(Mary McCartney)等,都是Green Monday的支持者,有些也成为了我们的投资人。”

2020年10月,Green Monday宣布融得7000万美元的资金,领投方为TPG旗下睿思基金(The Rise Fund)和太古股份有限公司(Swire Pacific Limited)。

杨大伟表示,“我们相信企业可以使社会变得更好。无论是在食品领域,还是在商业领域,Green Monday渴望成为ESG(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环境、社会和企业管理)和社会影响力的全球催化剂。”

让素食变可能

Impossible Foods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区(San Francisco Bay Area)红木城(Redwood),由斯坦福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帕特里克·布朗(Patrick Brown)于2011年创立。自创立以来,该公司增长迅速,短短几年间,其产品已经进入全球15000逾家餐厅及零售网点,其全球业务分部在美国、新加坡、澳门、香港等。

去年,该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的F轮融资,除了领投者亚洲最大的独立金融集团之一的Mirae Asset Global Investmen之外,也包括参与过此前多轮融资的比尔·盖茨、谷歌、以及的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Horizon Ventures)、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等。

这家发源于斯坦福大学的食品技术公司颇受资本市场追捧。现任Impossible Foods国际市场高级副总裁(SVP)的Nick Halla,曾经是协助创始人帕特里克·布朗创立该品牌的重要人物之一。他告诉记者,其实,最早Impossible Foods的办公室、研发中心都位于斯坦福大学,公司的愿景是不仅仅创造一种替代动物肉的食品,而是要真正替代动物肉,占据传统畜牧业生产的动物肉市场。

Nick认为,传统的畜牧业占用了全球约45%的土地,且在肉类的整个冷链运输过程中,每年消耗的水资源超过25%,同样这也会增加温室气体的排放。因此,建立一个更加可持续的食物系统势在必行。

而关于其植物蛋白产品的核心技术,Nick告诉我们,是一种名为血红素(Heme or Hemoglobin)的物质,它主要从大豆植物的根部,提取出大豆植物的DNA,将其加入经过基因改造的酵母之中,并将这种酵母发酵,从而复制产生大量的血红素。血红素会产生明显的红色,添加在植物蛋白中,使其富含肉的色泽、口感及口味。

谈及几年内公司业务的迅速扩张,Nick表示,这是受消费驱动影响的。因为目前,素食主义者群体、倡导健康生活方式的群体以及健身人士群体正不断扩大,即便是普通消费者,他们也对新型食品表现出了好奇心和尝试心,这使得替代蛋白这个新兴行业的消费需求日益增加。因而Impossible Foods才得以抓住机遇,迅速扩张市场。

“2019年,我们制定了6项业务目标,即使是在受疫情影响最重的2020年,我们同零售商和食品服务商之间的业务目标也增加了3项。因为我们的客户确实看到了消费者对于植物蛋白食品的需求很大。”Nick Halla向记者表示。

2020年1月6日,Impossible Foods首次推出植物蛋白的猪肉口味产品—— Impossible Pork和Impossible Sausage,也进入如汉堡王、星巴克等在内的快餐连锁店中进行售卖。

Impossible Foods的商业模式主要采用To B的策略,首先进入餐饮品牌,而后生产零售产品。Nick表示,成立近10年之久,直到疫情开始前的4个月,他们才开始建立零售业务。“一直以来,我们都将2020年定义为向消费者家庭扩展的重要一年。对于公司本身而言,在疫情对餐饮业造成重大影响的时刻,增加零售额则变得越来越重要。”Nick说道。

因此,自2019年9月起,Impossible Foods才进入零售渠道。根据资料显示,截止2020年,这家植物蛋白龙头企业已经在美国覆盖了14325个餐饮及零售网点,香港澳门覆盖了283个餐饮及零售网点,新加坡覆盖了320个餐饮及零售网点。

在Nick的眼中,除了“发家地”美国之外,香港、新加坡、澳门所代表的亚洲市场同样具有高价值。“亚洲占全球肉类消费量的44%,我们很快将在亚洲建立起完整的供应链和基础架构。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大家将看到更多创新的产品在全球范围内推出,而我们的供应和生产足迹也将在全球范围内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