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端电池公司瞄准东南亚...

美国高端电池公司瞄准东南亚

8531

(2020年8月3日,新加坡)美国锂电池技术领军企业安普瑞斯(Amprius)总裁孙纲博士(Sun Kang)今天在接受《时代财智》视频专访时透露,公司有意向在马来西亚生产储能电池,而新加坡是其建立研发中心的理想选址。

这位美国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材料学博士从美国加州告诉记者,疫情期间,虽然公司在中国的工厂停产了两个多月;中美脱钩和中印冲突对业务造成了重大冲击,但电池业的前景仍然光明,东南亚国家拥有巨大潜力。

新加坡时间2020年8月3日,安普瑞斯(Amprius)总裁孙纲博士接受《时代财智》及旗下《时代芯智》记者团队采访

“我们已与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接洽过多次,也同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南洋理工大学有过很多交流。” 

孙纲表示,虽然新加坡本身不生产电池,但是拥有杰出的国际科研人才,安全发达的商业环境以及政府对知识产权重视和保护,因此,是一个理想的研发基地。

安普瑞斯从2010年开始运行,其总部坐落于美国硅谷。早在2013年,公司就率先使硅负极商品化,首先使用在可穿戴设备,移动电源,智能手机等电子商品。公司的100%硅含量的硅纳米线负极电池,是目前业界能量密度最高的锂离子电池,其电芯的能量密度是特斯拉(Tesla)电池电芯的一倍。高能量密度的硅纳米线负极电池使得一些以前无法实现的应用得以实现。目前电池已经用在航天航空,工业设备,电动运输和军事装备等领域。

2016年9月,安普瑞斯总裁孙纲博士(中)与美国前能源部长、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普瑞斯公司董事朱棣文教授 (左)和硅纳米线负极专家、斯坦福大学教授,安普瑞斯公司董事崔屹教授 (右)合影 图片来源:安普瑞斯

电池的能量密度,就是在有限空间内储存能量的大小,它主要由电池正负材料的克容量和能量密度所决定。目前电池的负极材料主要是石墨。Amprius则使用硅元素作为负极代替石墨。由于硅的能量密度是石墨的10倍,用硅代替石墨可以大大地提高锂离子电池的能量密度。

“疫情反而增强了我们对电池行业的信心。”  孙纲认为,疫情让人们对电子产品的依赖愈来愈大,这让与电子业紧密相关的电池业也看到了发展契机。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在家里办公和学习,根据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一项调查,新加坡今年的电脑显示器销售量将比往年增加至少一成,创五年来新高。由于电脑销售的上升会带动各类移动设备的销售,而电池密度每提高5%就意味着新一代电子产品的问世。

另据新加坡企业发展局(Enterprise Singapore)发布的6月贸易统计,非石油国内出口比去年同期增长16.1%,这主要由电子产品和电子设备的出口带动的。

除了生活中常用的电子产品,高性能电池还让更多航空、航天领域的科技应用成为可能。

根据日本富士经济研究的一项研究,世界新一代电池产业的市场规模将在2035年达到250亿美元,为2020年的600倍。 图表来源: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

去年,欧洲空中客车防务和航天公司宣布战略投资安普瑞斯公司。这项投资正在推动硅纳米线负极的大规模生产以及更高能量密度电池的开发,并将安普瑞斯的电池用于空中客车防务和航天航空项目。

“空客对电池的其中一项应用是将其用在电动空中巴士(air taxi)上,让人们免去地面交通拥堵。”

在孙纲看来,虽然安普瑞斯目前的主要客户是美国和中国的企业,但公司一旦在东南亚扎下根基,便无疑会将拥有更先进的技术,更大的市场,以及更广阔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