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水喉”难掩缺水之憾

“四大水喉”难掩缺水之憾

641

水是生命之源,对于缺水的新加坡,其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多年来,新加坡一直为拥有进口水、收集雨水、新生水和谈化海水“四大水喉”引以自豪。然而,由于近来马国挑起事端,让水供问题再度引起新马两地热议;凯发(Hyflux)的经营不善导致其拥有的全岛最大海水淡化厂前途未卜;而近来的持续高温干旱严重影响了地区自然蓄水池的储量……

文:张俊

新马间输水管道

93岁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Mahathir Bin Mohamad)近来多次对外宣称马国以一千加仑3分钱的生水价格卖给新加坡不合情理,可世上真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柔佛河属于马来西亚,但新加坡在它的水源发展过程中所付出的心力其实远远超过这3分钱。根据新马两国早在1962年就签署的水供协定,到2061年,柔佛每天向新加坡提供2.5亿加仑生水,而新加坡将500万加仑净化水反供给柔佛。近年来,应柔佛要求,新加坡实际供给柔佛的水量约为协定规定的三倍。林桂蓄水池是柔佛的主要生水来源,这里的储水触动着新柔两地人的命脉。为确保水源的可持续性,新加坡至今已经斥资10亿元协助保障那里的水源,其中林桂水坝是最大的项目。1990年,公用事业局和柔佛签署协议,由新加坡出钱造,新马都获益。水坝的建设和营运费达到3亿元,设施归马来西亚所有,而新加坡公用局的柔佛河水厂则建在柔佛河的下游。工程不仅维护了水源稳定,也确保了林桂蓄水池的蓄水量。目前,新加坡超过一半的用水,来自每天从柔佛河,以及遍布新加坡境内的17个蓄水池。然而,随着柔佛水源受到污染威胁,柔佛当地兴建大量水厂以及干旱等人为和自然因素的影响,柔佛供水问题想必无法在一时间完全解决。

其实,新加坡长期以来面对水资源不足的严峻现实,国家每日用水需求量达4.3亿万加仑,随人口增加和经济发展的需要,用水需求量预计将在2060年增加一倍,达到8.6亿万加仑左右。也就是说,40年后,新加坡的用水供应量也必须增加一倍,才能满足那时的用水量。此外,新马于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将在2061年到期,那也将导致新加坡水供情况的更多不确定性。再者,气象专家从今年2月以来的干旱天气推测,新马未来可能出现更持久炎热气候,那将无可避免得会影响到水源供应。过去由于天气干旱,柔佛州林桂水坝蓄水量曾降到历史新低,而新加坡蓄水池的蓄水量也下降到低位。

新加坡气象署四月发布的年度气候评估报告显示,本地2018年的总降雨量,比1981年至2010年的长期平均值少了21%。因此,新加坡必须将全球气温变暖、城市热岛效应等不利因素作为其长期考虑因素。根据气象局的资料,每年二三月份,新加坡受东北季候风干燥期的影响,天气持续炎热,而且雨量减少。今年2月是在新加坡天气排行榜上位列90年来第三热的2月,降水量更是比往年显著要低,女皇镇等地的降水量更是比平均低了85%。

除了从马国进口水和天然蓄水这两大“水喉”,为了加强水资源安全,避免水供短缺带来国家安全风险,新加坡政府还投入巨大资金在海水淡化厂(Desalination Plant)和以高科技净化著称的新生水厂(NEWater Plant)上,目前已投入运作的海水淡化厂现有三座,新生水厂则有五座。

然而,海水淡化的未来被凯发事件蒙上了一层阴影。公用事业局在4月17日已向凯发发出终止购水协议通知,并宣布自当天起的30天后,即5月17日,将接管大泉海水淡化厂(Tua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同时,新加坡的三家监管机构已对凯发集团(Hyflux)是否违反上市条例或相关法律条规展开审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以及新加坡交易所监管公司(SGX RegCo)近来联合答复媒体询问时说:“金管局、会计与企业管制局以及新交所监管公司目前正在审查凯发集团相关的信息披露课题以及会计与审计标准的遵循,以确定是否违反上市条例或相关法律条规。”

2013年9月启用的大泉海水淡化厂位于大士,由凯发集团(Hyflux)设计、建造、拥有及经营。这家海水淡化厂斥资10多亿元建造,日产量达7,000万英制加仑,是新加坡乃至亚洲最大的使用反向渗透技术的海水淡化厂。然而,运营不到6年,凯发面临清盘危机,水厂也可能被接管,这不仅引起了众多投资者的不满,也让人们对海水淡化技术的成本和运作进行了重新审视。

但凯发的窘境并不会影响新加坡在海水淡化上的努力。根据规划,位于滨海东厂与裕廊岛厂的第四座与第五座海水淡化厂,预计将于明年建成。届时,新加坡的水资源安全将得到更多保障,以满足越来越高的水需求量。

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在接受《时代财智》采访时表示,为了使新加坡的供水更加多样化,不仅仅依赖降雨满足用水需求,政府已决定投资近4亿元,开发水回收和海水淡化等技术,资助水、循环经济、气候变化等各领域的创新研究。新加坡政府已经做好了以不断的科技创新和支持更多中小企业来解决国家今后的饮水难题。

环境及水源部部长马善高(Masagos Zulkifli)在今年世界水日活动上,宣布公用事业局将推出自愿绿色标签认证,协助耗水量高酒店和餐馆节约用水和降低用水需求。当局多年来不断推动减少用水的工作,现在将从住家扩大到商业领域,以确保新加坡的下一代不会面临缺水的危机。这样,“节约用水”也就成了新加坡的“第五水喉”。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