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危机:从赤道出发

直面危机:从赤道出发

759

作为一个距赤道仅150公里,国土面积700多平方公里的海岛国家,新加坡在常人看来似乎不具备抗击全球气候危机的能力。然而,从196589日独立以来,国家一直将可持续发展作为立国安邦的根本考虑,因为没有了这个前提,其它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都将失去意义。如果我们把新加坡所取得的经济成就称为一个奇迹,那么其环境应对策略便是奇迹的前传。

文:张俊

“说实话,在来新加坡之前,我觉得这里肯定是一个到处都是钢筋水泥的城市,但让我惊讶的是,从机场到市中心的一路上映入眼帘的都是绿色。我看到绿色基础设施无处不在,标语上也写着:让我们把新加坡建成一个花园城市,”初次来到新加坡参加联合国环境署第三届亚洲及太平洋环境问题部长级峰会的联合国环境署(UN Envrionment)资源及市场部主任Steven Stone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过去的2017和2018年经历了太多的极端天气,不仅带来了很多物质和经济上的冲击,还对每一个平常人的生活造成影响,尤其是洪水等自然灾害。因此,他建议用“全球气候剧烈变化”取代“全球气候变化”来形容当下环境带来的挑战,而且世界需要一个表率来阻止或者缓解环境的恶化。

“对我来说,这是领导力的体现。尽管新加坡很小,但领导力从不以国土面积为限。很多部长来到新加坡都会对新加坡的发展感同身受,如果他们认为新加坡的所为对他们本国也合适,那便是新加坡对于世界的贡献了。”

为了详细了解Steven Stone所提到的新加坡对世界所做的贡献,《时代财智》来到了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and Water Resources)。

适应和遏制齐头并进

“我们的规划眼光长远,这有利于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一位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and Water Resources)发言人向《时代财智》表示,气候变化是一个需要全球解决方案的全球性问题。尽管新加坡在全球排放量中的份额仅为0.11%左右,但作为岛国,它面临更多气候变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和不确定的风险。因此,新加坡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致力于支持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它的环境措施总体分为适应性和应对性两大类。

总体而言,新加坡的气候适应措施包括未雨绸缪,确保新加坡长久发展的项目。2011年,国家将新开垦土地的最低填海水平提高至平均海平面以上至少4米。因此,正在建设的樟宜机场5号航站楼(Changi Airport T5)位于海岸附近,将建在平均海平面以上5.5米处。为了提高新加坡的抗洪能力,新加坡公共事业局(Public Utilities Board)正通过在新加坡建造滞留池(detention tank),扩大排水沟和提高地面水平等一系列措施减轻洪水风险并确保本地安全。

另外,新加坡投资了一个全面的雨水管理系统(Source-Pathway-Receptor approach),旨在获取、分配和管理收集到的雨水。最近完工的Stamford Diversion Canal和Stamford Detention Tank是一个大规模改造工程,将改善城市地区的排水系统。两条主要水道,即武吉知马第一引水渠( the Bukit Timah First Diversion Canal)和双溪班丹克基尔(Sungei Pandan Kechil)的升级工程将于今年内完工。

“我们今年还将在另外16个地点开始排水改造工程。未来,国家在继续投资于洪水风险管理的同时,还将继续为做好准备迎接气候变化和外部发展带来的挑战,”环境部发言人表示今年,新加坡气候研究中心CCRS将启动国家海平面计划,旨在更好地了解新加坡周围的海平面,以及制定长期应对方案。

食品安全方面,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估计,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到2050年,全球农作物产量将大幅下降25%。由于新加坡超过90%的食品依靠进口,所以面临食品供给不足的风险。为了应对挑战,新加坡于2019年4月1日成立了新加坡食品局(Singapore Food Agency)。该局隶属环境及水源部,负责监管国家食品安全和供应保障,有效监控从农场到餐桌的整个流程,让国人吃得安心。食品局的主要职责是通过“食品进口来源多元化”、“本地化”、 和“海外生产”的“三大战略”监督从农场到餐桌的食品安全。

根据“本地化”战略的要求,食品局制定了到2030年,新加坡30%的食物将实行本地化供应。为了实现这一充满挑战性的“两个30”目标,食品局正与相关部门、企业密切合作,开展多项研究和项目计划。首先,食品局将支持新加坡现有的农场进行创新并提高生产力,通过设立农业生产力基金等方式,鼓励农场开发和采用新技术,适应当地气候特点开展可持续农业。同时,政府还将发展研发生态系统,以支持农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发展,例如通过海水养殖中心 (Marine Aquaculture Centre )在热带水产养殖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除了环境适应措施,新加坡还制定了在交通、能源和工业生产等多方面的缓解环境压力的措施。交通方面,新加坡计划到2030年让80%的家庭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达地铁站。同时,国家还将继续投资改善公共交通,提升环保理念,逐步投入50辆柴电混合动力公交车和60辆电动公交车,在车辆排放管理方面采取整体战略,兼顾对环境的影响和人的健康。

“我们对道路上的黑烟车辆采取严厉的执法行动,同时,通过政策鼓励购买能源更清洁的车辆,减少现有车辆的排放,并鼓励污染严重的车辆提前退役,” 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发言人表示。

废弃物处理方面,新加坡政府已将2019年定为零废年(Year Towards Zero Waste) ,以希望在新加坡人中建立一种更具影响力的节约和循环利用资源的文化,并采用循环经济的理念进行资源管理,重点对电子废物,包括塑料在内的包装废物,和食物垃圾进行各自分类处理。环境局希望零废年的总体规划能够在政府、公众和个人的共同努力下得以实现。“这将为子孙后代创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环境,同时也为新的工作和经济机会创造条件,”发言人表示首届零废物总体规划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绿色财政支持

过去十年间,新加坡一直以财政拨款的方式支持企业采用电子技术。从今年起,国家环境局(NEA)下属的能源效率基金(E2F)和经济发展局(EDB)下属的节约资源能源津贴(Resource Efficiency Grant for Energy) 将加大对环境项目的支持力度,将其最大支持额度从资助项目成本的30%上调到50%。

同时,政府的“科研、创新和企业2020”项目(RIE2020)将拨款近4亿新币,资助水、循环经济、气候变化和食品方面的研究和创新。 这些重大投资将帮助新加坡进一步探索食品 、水、 能源、 废弃物之间的关系,并发展协同效应,取得新突破。

除此以外,在联合国环境署资源及市场部主任Steven Stone先生看来,新加坡对于环境的贡献还在于灵活地利用了金融政策实现环境保护。

新加坡证交所从2017年开始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公司需要根据规定公开它们在环保方面的所作所为,这一招让公司竞相成为环保企业,非常奏效。另外,新加坡金管局和法国央行,中国央行加入了可持续发展融资网络,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将气候作为他们的考虑因素。可见,新加坡已经和世界主要大国齐头并进。

他表示世界基础设施的数量会在今后15年翻一番。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新加坡是一座花园城市,不少楼房内部还有垂直的绿化墙体。新加坡可能会成为绿色建筑的领导者,并和世界分享。

“新加坡最大的优势在于人们的意识,环境和我们的距离已不再遥远,它已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 这种紧密的关联也带来了更多适合新型消费者的市场机会,” 对于今后的发展,Steven Stone表示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就是一个值得借鉴的例子,它拥有4.5亿手机用户,并且通过客户手机端了解客户日常消费中所涉及的碳的消耗量。由于消费者对于碳消耗很好奇,这个项目非常的成功,其它地方完全可以复制这样的成功经验,事实上,科学技术各有千秋,最终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推进环境问题的解决。

“我们所剩时间不多了,极有可能正面临着事态的不可逆性。科学论据显示我们正在接近环境的分水岭,有朝一日极端天气将成为家常便饭,”他说从现在到2030年的11年间,我们所有投资者、决策者以及每个个体都应该加入解决问题的行列。

联合国环境署亚太地区副总代表Isabelle Louis在接受《时代财智》采访时表示,新加坡在应对海平面上升领域非常具有前瞻性,已成为了世界领导和工程人员的聚集地,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五航站楼建设过程中的环境考量将给上海、胡志明市等低海拔城市带去启示。另外,由于新加坡善于在其它亚洲国家投资,当新加坡商人们在越南、缅甸等地进行投资的时候,也会自然将他们的知识和绿色理念带到世界各地,这将带动地区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