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也要绿色?

中小企业也要绿色?

818

新加坡国家层面十分注重环保和绿色,把2018年定为新加坡气候行动年,是希望借此提高公众意识,强调气候变化行动需要每个人的参与。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用电量和用水量分别较2013年减少15%和5%。通常人们认为可持续发展是政府和大型企业的责任,其实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可持续发展也是一个利益攸关的课题,不仅关乎其行业的环保合规,还会影响其所在社区的社会和经济层面,而且范围从治污已经扩大到了更广泛的气候变迁等方面。

新加坡是一个十分注重环保和绿色的国家,正在全面落实气候变化行动的计划,例如强化“节能法令”减少工业碳足迹。我们积极开发太阳能,发展可持续建筑,扩大公共交通网络,调控汽车保有量至零增长等。今年,新加坡实施了“车辆减排税务计划”,鼓励车主购买碳排放量低且环保的新车,也颁布新政策以撤出老旧而不环保的电单车。

新加坡坚守气候行动承诺

新加坡也将从2019年起实施碳税,碳排放量较大的企业必须缴税。这些举措都有助于提高能源效率及碳使用效率,协助该国的经济转向低碳。目前,新加坡已成功在水资源领域实现循环利用,接下来,也会对废物与材料资源领域推行循环利用,尤其是电子垃圾、塑料和厨余垃圾。

就环境策略而言,新加坡在建国初期就有意识地推动可持续发展,在追求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做好环境保护工作。所以,新加坡极其重视城市绿化,确保水供应稳定可靠,尽可能降低外在变数的冲击。

如今,面对气候变化的挑战,坚守可持续发展显得愈发重要。新加坡推出了“气候行动承诺”活动,号召民众和机构组织作出承诺,减少碳足迹。自2018年1月底推出以来,已收集到超过16万份承诺。同时,政府部门率先推行绿色举措,例如在公共场所内装置厨余垃圾处理器和使用可持续产品等;民间组织则自发成立了“新加坡气候行动联盟”,协助非政府组织及环保组织协调行动、分享资源。

但是,对于一些新加坡中小型企业(SME)而言,“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可能是一个不太中听的词。对他们来说,这是一项必要的恶,它是企业获得所需环保认证和执照以使其业务运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对可持续性的理解充其量是最基本的。许多人认为它与绿色环保有关,但远不止于此。它涵盖了我们往往会忽视的社会和经济方面。

环境,社会和治理都要“绿色”

专家认为,将可持续性视为合规问题和成本的中小企业错失了可以获得的利益。此外,多年来企业可持续性的概念的外延和内涵已经发展,扩大和加深。

一开始,企业倾向于将重点放在污染等环境问题上,而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治理、机构和组织中心(Centre for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and Organisations)主任的卢耀群(Lawrence Loh)教授表示,这个课题讨论的范畴已经扩大到了更广泛的气候变化概念。

“最近,另外两个方面也成为焦点——社会和治理,”他解释说,社会领域涉及与利益相关方有关的问题,比如客户,供应商,员工和更广泛的社区。另一方面,治理涉及在董事会领导力等公司流程的核心领域进行适当的问责和披露。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与环境,社会和治理三大领域——所谓的ESG相关的可持续发展概念,”卢教授补充说。

环境,社会和治理被视作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用来筛选企业投资的一系列标准或尺度。这有助于通过衡量风险和回报来确定公司的未来表现。

然而,对于许多中小企业来说,与一些全球跨国公司相比,他们的可持续发展理念还没有达到这种复杂程度。“新加坡的大多数中小企业通常是大型组织和跨国公司的供应链的一部分,”德勤东南亚地区可持续发展负责人莫西特-格罗弗(Mohit Grover)解释说。因此,中小企业将可持续性视为满足跨国公司的具体要求,以确保其作为供应商的工作有保障。

他指出,今天,中小企业已经逐渐超越将可持续性视为合规的一种形式。“基于我们与中小企业的互动,他们将企业社会责任(CSR)与可持续发展联系在一起。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侧重于慈善事业,志愿活动和社区参与计划等社会方面。”他说。

和其他行业观察家一样,格罗弗先生强调可持续性是一种平衡。 “为了实现这种平衡,公司需要了解哪些方面对他们而言是重要的,因为不同的行业会有不同的焦点,”他说。

格罗弗先生曾与许多中小企业进行过互动,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处理日常运营挑战上。他指出,这些新加坡的中小企业面临的直接挑战是保持业务的顺利运营,并且他们通常采用短视的方式来管理业务。

大小公司都可可持续性中获益

但是,可持续发展的实际实施只适用于那些财力雄厚的大型组织。不过,格罗弗先生说,中小企业总是可以设法瞄准这些比较容易实现的方面。

例如,他解释说,中小型企业可以通过电脑桌面操作来监控资源使用情况,以了解基准在哪里。然后他们可以分析研究结果并找出改进的地方。

国大卢耀群教授认为,所有公司,无论大小,都可以从认真执行可持续性战略中获益。对于那些对可持续发展还不熟悉的企业,他建议可以查看一些现有的标准,例如《全球报告倡议》(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并筛选出相关部分。

对于忙于应付业务需求的中小企业,他建议通过推出更多与业务相关的举措来重点关注和评估其方法。

“这个过程可以是逐渐实施的,因为并非所有方面都需要一次性解决,从小做起,开个好头,无需太久,公司就会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卢教授建议道。

当中小企业扩张时,顺其自然也不是一种好的选择。随着中小企业的成长,忽视可持续性相关风险的影响也可能会扩大,他指出。

格罗弗先生说,一个小型装配区域的节能可能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当组织扩大其业务足迹时,需要建立绩效目标来监控能源使用情况。

中小企业的决策者需要认识到,可持续性方面的风险可能会对企业活动产生重大影响,所以我们以确保企业活动不会受到不利影响。“如果中小企业没有考虑到这种可持续性风险,他们可能最终会在其销售的产品中承担更高的成本,”他警告说。

让我们吃上可持续性食品

目前一家正在实现可持续发展计划的公司是Commonwealth Capital,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投资公司,旗下包括PastaMania,Swissbake,Udders Ice Cream和The Soup Spoon等超过10家食品和饮料消费品牌。

最近,这家公司作为东南亚可持续棕榈油联盟(Saspo)的新成员加入了一项计划,为所有子公司采购符合可持续标准的棕榈油。

Commonwealth Capital集团董事总经理Andrew Kwan对媒体表示:我们通过与供应商的接触开始了这一实践,以更广泛地了解我们的棕榈油足迹。”该集团的长期目标是到2025年底将符合可持续标准棕榈油的使用提升到100%。

另一项主要举措是Commonwealth Capital拥有多数股权的当地鱼类养殖场Barramundi Asia在实施的。这家渔场饲养尖吻鲈鱼(Barramundi),产品最终在Commonwealth Capital的Kühlbarra标签下包装并出售。

Andrew Kwan先生说,该渔场最近获得了“最佳水产养殖实践奖”,意味着第三方水产养殖认证计划的认可,该计划被认为在新加坡是独一无二的。这是BarramundiAsia在可持续农业领域的世界级实践的证明,他补充道。

他指出,企业所有者常常认为,采用可持续实践的做法代价高昂,并可能导致利润下降——这一结论并不一定是正确的。“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潜在的好处,比如建立品牌资产和被市场认可为值得信赖和负责任的公司,”他说。

他引用了2018年东南亚可持续棕榈油联盟研究,发现该地区对有商业道德品牌的认识和需求有所增加。根据调查结果,新加坡56%的人口在购买产品时会注重品牌的商业道德。因此,他认为追求可持续的实践的企业还是会被市场公平对待。

家具经销商关心社区福利

另一家认真对待可持续发展课题的新加坡本地中小企业是家具零售商Commune。其首席执行官Joshua Koh说:“有时候,我们的消费者并没有意识到家中使用的饰面和家具都是影响室内空气质量,舒适性和耐用性的主要因素。”

在这样的理念指引下,Commune在其产品中使用“更昂贵但更高质量的原材料”,将甲醛水平降低至合规水平。Koh先生说,这不仅能够保证客户的安全,同时还能够保护他们的装修工人。

可持续发展是企业每一个经营环节的一部分——从采购,生产,商业实践甚至营商活动所发生的社区。

Koh先生补充说,由于家具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具有“如此个人的影响”,因此其公司还通过家具和设计去满足提高生活质量的社会诉求。他说,这不仅仅是出于保护环境,而且意识到当地社区的长期发展和培育。

例如,该公司在其位于美年径(Millenia Walk)和百丽宫(Paragon)商店的旗舰店推出新光学校(Pathlight)(一家自闭症学校)的艺术系学生制作的作品,以鼓励顾客在购物的时候做公益。所有出售这些物品的收益都捐赠给自闭症资源中心(Autism Resource Centre)。

该公司还与东北社区发展委员会合作进行项目更新,旨在通过一系列翻新工程和家具升级改善弱势群体的生活环境。

Koh先生说,Commune支持这一倡议,所以不仅捐赠家具,还专门派遣一个团队帮助居民完成新年大扫除和安置新家具。

创新企业不要只盯着钱

随着科技的迅速发展,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面貌也在发生变化。

NewEra是一家专注于加速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应用的新加坡创新公司,采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其目标。它正在建立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平台,使去中心化的系统能够让大众创造和使用碳信用。

NewEra Energy联合创始人Andy Tan表示:“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因为我们认识到,今天很多创新人士做的突破性项目都过度关注创造针对利润和商业可行性,而且创新进程极少关注绿色课题。“

他指出,个人和中小企业没有立即采取激励措施来实现绿色环保。尽管碳信用市场在鼓励企业实现零碳运营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功,但目前个人和中小企业无法实现这一目标。

NewEra的平台允许个人和小企业参与,并在此过程中获得激励,继续实施更可持续的做法。

“我们的口号非常简单,可持续发展,可以获得回报,这是促进大众可持续发展的最实际的方式,因为这样做有实实在在的回报,”Andy Tan先生说。

他指出,根据自己的经验,中小企业将环境和可持续性问题视为“潜在的风险和负担”。但他认为,可持续性是关乎让创新和实践符合当前需求,而不会影响子孙后代的福祉。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