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新加坡力劝

中美贸易战,新加坡力劝

1385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中国也不甘示弱对128项美国商品增税,包括冷冻猪肉和酒。不久后,中国又说要再增加106个项目。受到影响的美国进口商品包括黄豆、棉花、汽车和零组件,还有威士忌和谷类。总值高达500亿。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贸易进出口大国新加坡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影响呢?

当地时间4月18日,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发表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撰写的评论文章。文章聚焦于近日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呼吁两国重新回到世贸组织框架内解决问题,不要令事态发展至贸易战的地步。

李显龙:没人愿意看到贸易战发生

李显龙总理在文章中表示,早在矛盾爆发之前,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便已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摩擦。但是随着特朗普政府正式宣布对中国加征单边的进口关税,一场贸易战的威胁已经无比清晰。

在美国国内,这一挑起争端的举措得到了许多势力的拥护。若干年前曾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一些美国公司如今感到自身在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中处于劣势地位。这些公司理直气壮地认为中国市场不够开放,投资行为处处受限,尤其是在金融和科技领域。因此交易环境是不公平的,在昔日中国GDP约占世界总量5%的时候制定的贸易安排和让步措施已不适用于今天GDP占世界总量15%的中国。

但是单方面提高关税并非正确之举。原本中美两国远不至于走到贸易战这一步,但是如果一方开启战端,那么这必将严重损害基于规则的多边体系,而这一体系曾在二战之后帮助整个世界重回繁荣。因此全球各国,无论大小,都将被这场贸易战殃及。

李显龙总理指出,我们相信,贸易纠纷应当在世贸组织框架内得到解决。如同经济学家们所指出的那样,当评估经济关系时,真正重要的並不是一国与某一贸易对象国之间的贸易平衡,而是该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整体平衡。此外,造成贸易逆差的原因应该在国内寻找:一个国家产生贸易逆差是该国所消费的商品总量大于它所生产的商品总量的结果,这一问题既不是贸易壁垒所造成的,也不会被贸易壁垒所解决。

中美两国有着全世界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都受益于一个开放的,遵守规则的国际秩序及多边贸易体系。这一关系促进了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并且加深了亚洲、美国、欧洲和世界其他区域的互相依赖关系。

将对新加坡经济造成巨大负面影响

李显龙总理强调,亚洲是快速成长中的美国商品与服务的出口市场。作为全球第二繁忙的港口和第四大的金融中心,新加坡就像一个国际平台,将美国和亚洲的经济连接在一起。我国是一个规模较小的开放经济体,每年经由我国进行的贸易总量比全国GDP的三倍还多。如果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爆发贸易战,那么将对新加坡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它在国际经济的地位以及全球贸易的比重已经大幅增长。这一变化改变了整体的战略平衡格局。国际社会中出现了合理的期待,希望中国可以进一步开放它的市场,为多边贸易体系做出贡献。

近期,中国已经宣布将继续保持开放和多边主义的立场。发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及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加强贸易与投资往来、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两大主要措施。在最近的博鳌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宣布了未来加大中国金融开放力度、提高外商投资自由度、保护知识产权、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的计划。这些举动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承认和欢迎,我们期待看到这些姿态落实为行动,开花结果。

尽管大多数亚太国家将继续追求贸易与经济的自由化——比如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但这些倡议无法弥补贸易战带来的破坏。

除了经济上的损失,中美两国的关系趋于紧张还将使得两国在其他重要议题上的合作变得困难,诸如半岛无核化、区域安全、防止核武器扩散以及气候变化等。缺少了两国的通力合作,这些问题无法得到解决。一旦某个争端问题升级,造成中美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会给世界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李显龙总理最后在文章中表示,中国与美国产生竞争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是这一竞争是否能在一个相互依存的框架和国际通行的规则体系下得到解决,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最终风险会体现在世界的和平、安全和稳定之上。而无论对于美国、中国还是其他世界各国,这一风险都过于巨大。

世行:德国、中国香港、新加坡最吃亏

针对,中美贸易战,为发展中国家资本项目提供贷款的联合国系统国际金融机构世界银行(World Bank)日前发布报告称,未来大规模的贸易战可能不会出现。些关税谈判和贸易威胁不会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破坏。正如在意外的脱欧公投和随后的市场抛售之后,参与这些协议谈判的人了解自己的经济历史,以及国际贸易对经济福祉的重要性。尽管市场可能会经历一阵恐慌,但我们预计全球贸易将继续大幅增长,经济基本面将保持稳定。

报告同时指出,如果最终一场全面的贸易战发生,那么每个国家的情况将会大相径庭。

从总体上来看,严重依赖国际贸易的国家在全球贸易战中面临的风险最大。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一事件的具体将会如何上演,但投资者应通过考察国际贸易在一个国家经济中所占的比例,来对一个国家陷入贸易战争的广泛风险进行评估。在这样做的过程中,考虑进口和出口都很重要,因为只关注出口就会忽视一个国家通过进口获得的好处。例如,国内消费者往往受益于价格较低的进口货物,并且能够选择更广泛的商品和服务,而不是仅仅通过国内渠道。进口减少很可能导致价格上涨,进而导致国内消费者的选择减少。

自1960年以来,全球经济贸易的比例一直稳步增长,但或许在几年前就已经达到最大,为60%以上。最新的数据是2016年的56%,虽然与之前相比,这一数据略有回落,但仍反映了全球一体化的经济体系。

如果通过全球贸易战争或其他现象,这个贸易体系被破坏,某些国家可能会比其他国家更危险。例如,国际贸易总额占美国经济活动的27%,中国是37%,中国往往是美国贸易政策所针对的目标。其他国家的风险更大,比如新加坡是318%,越南是185%,匈牙利是169%,加拿大是64%,英国是59%。此外国际贸易总额占比卢森堡GDP407%,占比中国香港GDP373%。

显然,国际贸易不是零和游戏,因此国际贸易可以代表一些国家超过100%的经济。国内生产总值(GDP)是衡量经济活动的一个常用指标,它是通过以下五个要素计算得出: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出口-进口,或CIGX-M。

未来大规模的贸易战可能不会出现

考虑一个有10亿美元消费、10亿美元投资和10亿美元政府支出的小国。接下来,我们分析它们的出口和进口。这个国家有一个大工厂,生产的商品比国家所消费的商品要多,出口价值20亿美元的货物。现在的GDP是50亿美元(10亿美元 10亿美元 10亿美元 20亿美元)。

这个国家用出口赚来的钱来进口价值2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进口应该从GDP中减去,因此,此时总的GDP为30亿美元(50亿美元-20亿美元)。国内消费者受益于这种贸易,因为价格更低,并且能多选择更为广泛的商品和服务。对这个小国来说,国际贸易总额是40亿美元(20亿美元的出口加上20亿美元的进口),而国内生产总值是30亿美元,所以国际贸易总额占GDP的133%,从这一点看国际贸易对其经济显然很重要。

接下来的国际贸易局势将会怎样?

一般来说,国际贸易与经济规模的比率越大,国际贸易对该经济体取得成功就越重要。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国际贸易与经济之比越大,经济对国际贸易的破坏就越敏感,比如贸易战争。当然,影响的大小将取决于交易关系的性质。例如,尽管国际贸易占加拿大经济的64%,但大部分贸易都是与美国进行,因此加拿大的国际贸易不太可能受到贸易战的影响。其他国家可能更加敏感。

世界银行的这份报告指出,根据我们今天所了解的事实,未来大规模的贸易战可能不会出现。更重要的是,我们认为这些关税谈判和贸易威胁不会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破坏。正如在意外的脱欧公投和随后的市场抛售之后,我们提到的那样,参与这些协议谈判的人了解自己的经济历史,以及国际贸易对经济福祉的重要性。尽管市场可能会经历一阵恐慌,但我们预计全球贸易将继续大幅增长,经济基本面将保持稳定。

新加坡主要贸易伙伴

中国:540亿美元(占新加坡出口总额的14.5%)

中国香港:460亿美元(12.3%)

马来西亚:396亿美元(10.6%)

印尼:280亿美元(7.5%)

美国:242亿美元(6.5%)

日本:171亿美元(4.6%)

韩国:167亿美元(4.5%)

中国台湾:166亿美元(4.4%)

泰国:147亿美元(3.9%)

越南:123亿美元(3.3%)

印度:110亿美元(3%)

澳大利亚:100亿美元(2.7%)

荷兰:78亿美元(2.1%)

菲律宾:73亿美元(1.9%)

德国:62亿美元(1.7%)

资料来源:World’s Top Exports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