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女王”跌落:登上王座用15年跌落只用7天

疫苗“女王”跌落:登上王座用15年跌落只用7天

550

登上“王座”用了十五年跌落只用了七天。

7月23日,距离长生生物狂犬疫苗“造假”事发刚满一周。临近晚间,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公布,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和公司4名高管,于当日下午三点被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之所以被带走,根据通报,“警方依据吉林省食药监局的《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高俊芳等人被认定为“主要涉案人员”。长春新区公安分局称,目前案件相关工作正在抓紧进行中。

新京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调查了解到,从1994年到2004年的十年间,高俊芳逐步从一个管理者变为控制者。2005年到2015年,高俊芳将长生生物“升级”为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掌控着67亿的身家财富。

如果从其开始拥有上市公司的2003年开始算起,到此次疫苗事发前,高俊芳“疫苗女王”之路走了十五年。公开资料显示,在这些年的发展中,长生生物多次涉及到违法、违规事项中。

文|新京报记者李云琦、王全浩、罗亦丹

编辑|樊悦池

出身国有研究所

管财务得到“重用”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64岁的高俊芳目前身兼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等多个职务于一身。

而她拥有的头衔不仅仅在企业内部,根据长春生物年度报告,高秀芳现任吉林省政协委员、长春市人大代表、吉林省预防医学会第五届副会长、长春市工商联副主席。

目前,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为高俊芳、张洺豪、张友奎三人,分别持有长生生物18.18%、17.88%、8.24%的股权,三人不仅是一致行动人,还是一家三口。

关于高俊芳成为“疫苗之王”的故事起源,要从长春生物制药研究所(以下简称:长生所)讲起。长生所在1934年建立,历经沧桑。上世纪九十年代,长生所已经先后成为国家二级企业、划定为国有大一型企业。 1999年,长生所被认定省级技术中心、 高新技术企业和吉林省知名制药企业。

故事的主人公高俊芳,正是在起家于此。1954年出生的高俊芳,历任长生所职员、财务处处长。高俊芳的丈夫张友奎,也曾经历任是长生所的干事、副处长。近日备受关注的杜伟民,也曾经在长生所做过销售人员。

高俊芳的发展路程,离不开长生所的发展。1992年长春实业(也就是现在的长生生物)成立,由长生所和长春生物高技术应用研究所(以下简称长春高研所)和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生物技术服务中心经销部(以下简称长生所经销部)作为发起人共同发起,并向内部职工定向募集股份而设立。

当时,长生所以自有资金600 万元及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生产技术、分装古巴干扰素冻干技术900 万元投入,共计出资1500 万元,占长春长生总股本的50%。

长生所是长春生物的大股东,身为长生所财务处处长的高俊芳得到重用。根据长生生物财报,1994年起,高俊芳就一直任职长春长生总经理。长生生物还称,是高俊芳带领长春长生成为疫苗行业的领先者。

在长生生物担任总经理后的第2年,当时就已经上市的长春高新出资775万收购了长生生物19.38%股权,成为长生所的大股东。在当时,无论是长生生物、长生所还是长春高新,都是国有性质。

2000年5月,高俊芳又从长生所跳到了长春高新,开始担任长春高新的董事,2001年2月就出任长春高新副总经理,仅三个月后,高俊芳就成为长春高新总经理。

这样的职场可谓顺风顺水。在高俊芳从长生所一步步到长春高新时,长生生物也通过多次股权转让,控股股东由长生所变为长春高新。高俊芳在长生生物的管理层地位,一直没有变过。

击败出高价竞争对手

低价获得优质国资

成为作为公司的管理层,这并不是高俊芳的事业终点。此后的高俊芳步步为营,随后一举获得了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股权,并对其实现控制。

十五年前,作为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当时的长生生物为长春高新贡献了数千万利润。

历史数据显示,2001年长生生物实现净利润1005万元,2002年净利润2634万元,2003年1-10月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551万元,净利润1147.5万元。作为控股股东的长春高新2001年、2002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30万元、730万元。

2003年,长春高新决定卖掉长生生物这块优质资产。而出售的对象即为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

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彼时担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泰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由于长生生物优秀的盈利能力,市场对于长生生物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据媒体报道,2003年12月9日,一家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还给长春高新董事长发了一封函,表示愿意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 该公司向吉林省政府发报告提出质疑,称3元的报价明显高于“其他方”,但从未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

在一片质疑声中,2004年4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该次转让最终顺利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

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牢固掌控。

上市公司姓“高”

多名家族成员持股

长生生物“姓高”后,高俊芳的更多的亲属进入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高俊芳的外孙孔令浩以1200多万元的总价受让长生生物的8.68%股权;高俊芳的外孙女杨曼丽以224万受让长生生物1.6%的股权。

截止到2009年8月,高俊芳自己手中持有长生生物25%股权,所控制的深圳豪言持股30%长生生物的股权,孔令浩持有长生生物8.68%的股权,杨曼丽持股1.6%。

2010年,深圳豪言将30%的股权分别无偿转让给25%给高俊芳儿子张洺豪、5%无偿转让给高俊芳本人。高俊芳的丈夫张友奎、女儿张敏收购的方式成为长生生物股东。2014年,高俊芳的另一个女儿张雯也成为长生生物股东。

7月23日午间,长生生物发布公告,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实际控制人之一张洺豪分三次补充质押股份,共计7336.24万股,本次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达42.15%。

公告显示,张洺豪累计向兴业证券质押股份达16686.24万股,占其持股比例95.87%,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7.14%。

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按照质押日收盘价14.5元计算,预估此次补充质押的平仓线为8.12元,长生生物7月23日下午开盘后跌至13.05元,倘若遭遇4个跌停,此次质押的7336.24万股及之前质押的7490万股将全部跌至平仓线以下。

从医药到典当

曾实际控制9公司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中,高俊芳家族以67亿元排名第371位

高俊芳的财富主要来源于长生生物,工商资料显示,高俊芳为三家公司的法人,分别是长春长生生物生命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通过梳理股权发现,高俊芳目前实际控制9家公司,分别为:长春瀚晟华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长生万信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常青藤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生命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生云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生万信投资管理(平潭)有限公司、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将长生生物经营为疫苗行业“老大”的同时,高俊芳将其投资密集布局在了医药健康领域,上述9家由其实际控制的企业,大多是以生物医药、医疗健康等为主营业务。

“疫苗事件”发生前,长生生物是长春市高新区的优质企业。

在今年2月份的长春高新区表彰会上,长生生物被视为对长春高新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企业。

长春市政府官网披露,2月1日,长春高新区举办2018企业表彰会,表彰2017年度对长春高新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企业和先进个人。进一步激励企业开拓创新,努力开创全区经济社会发展新局面。

会上,分别授予了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春百克生物科技股份公司等50户企业为2017年度长春高新区十强企业、效益十佳企业、成长十优企业、项目建设优秀企业等。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