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910

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公链101,今天pick这一条。

本文来自36氪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文 | Mandy王梦蝶 

下一个时代的公链,可能是“得开发者得天下”。

币圈老韭菜讲述触电比特币的故事,会从买显卡研究挖矿开始;17年之后的新流量谈起入坑EOS或是其它一些市值颇高的公链,是从“抢到份额万事足”开始。

这几天,EOS被360吹起的风再次送上币圈舆论浪尖。

一会被曝“史诗级漏洞”;一会BM连番澄清,一会币圈大佬声讨;一会节点内部分歧。

自诞生之日就得到众多布道者加持的EOS,目前融资额已近40亿美元,总市值超过120亿美元,市值排名第5。长达355天的私募长跑,将在2天后的6月2日迎来终点。然而,主网能否准时上线,谁也不敢妄下定论。

我们来做个粗糙但直白的比喻,如果一家公司在蹒跚学步的阶段就上市了,且绝大部分股票掌握在既不为公司出力、也丝毫不关心公司业务,只盼望一朝牛市财、不劳而获的股民手里。这家公司是否存亡堪忧?

而这可能就是今天数十乃至数百条公链面对的窘境。

一方面,区块链从业的门槛在提高,传统互联网人趋利跑步入场,把一套运营、市场、传播的花样套路复制过来,让流量吸纳滚动的速度加倍;另一方面,这套“直抵韭菜”的玩法经常跳过社区积累和建设的过程。

比特币与以太坊都曾经历被拒绝、被质疑,只有一小撮极客、布道者、矿工坚信其价值并建设社区的过程。他们作为“中间件”,如杠杆般,撬动了越来越多人,也在这个指数增长中拿到了应得的激励,推动生态良性壮大。

这种“信仰”并非基于某位大佬的背书,彼时V神名不见经传,中本聪更是身份不明,连是不是“一个人”也无法确定,社区贡献者的耕耘、品牌影响力、币价三者是绑定着螺旋上升的。

之后的“这届公链”,生于安乐,众星捧月。

一条还不真正存在,在一众大佬的加持下,已经讨论度爆棚、币值市值第5的公链,还留给了未来社区贡献者、操作系统的开发者多少红利呢?

而如果没有贡献者加入进来,就意味着没有价值产生,如果增发的Token也只落入几十个市值管理大户的口袋,他们能做大概也就是拉盘、砸盘,在涨涨跌跌的间隙中彼此榨干。

V神在一次采访中称自己是“Creator of better ones”,很难想象,下一位“新秩序创世神”麾下的忠实拥趸,不是长期给新世界添砖加瓦的干将,而是举刀等着收割利益离场的庄家吧?

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近日,Odaily星球日报采访了星云链(NAS)的创始人、小蚁(NEO)联合创始人王冠,针对下一代公链的发展可能,我们听到了很多有意思、且不短视的想法与做法。

星云链由徐义吉、王冠、钟馥百创立,徐义吉是前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负责人、前Google反作弊小组成员、FBG创始人,钟馥百是前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部架构师,徐义吉和王冠也是2013年国内第一个区块链技术社区“比特创业营”的核心创立者,国内最资深的“币圈”人。

*此文主要为探讨下一个现象级公链的可能,和底层设计、共识机制等的更多可能,由于项目仍处于早期、市场待成熟,星球日报不为星云背书,此文亦不具备投资指导性。

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以下为采访整理,有删减:

Odaily星球日报:NEO是国内最早、影响力最大的公链之一。为什么离开NEO之后,你们又辗转一圈再次做公链?现在做NAS与4年前的NEO比,心态有什么差别?

王冠:当年做小蚁(NEO)的时候大家都是懵懂的,对底层设计没有那么系统的想法,更没有经验。NEO对种子期投资人的回报算下来最高有2万倍,有比较扎实的社区基础。但也是经历了几番市场跌宕,向死而生的。

我们经历过初期见投资人对方完全看不懂当场离席的时候,也经历过2015年大家纷纷要弃行业而逃的阶段,一批核心的人看到股市向好跳到那边去了,一批做矿机的遇上币价暴跌,换成法币连电费都付不起。一片惨淡,每一次“下车”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特别符合“逻辑”的事。

也有人很珍视它的价值,我记得小蚁给过做区块浏览器的早期开发者十万个“小蚁股”,当时币价大概也一块吧,他拿了很久。做过贡献和相信价值的人是获得了回报的。

但是,早期公链的红利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专业化的要求高,对底层设计和技术实现的要求也水涨船高,难度和风险都增大了,毕竟赛道里有几百个竞争者。

我是16年离开NEO的,义吉在阿里负责区块链平台。但我们一直有做代表社区技术标杆公链的溯源,2B的事始终不如2C的事过瘾,要做就做最难的,我们有时候会开玩笑说,这是在赶公链的最后一班车了。

Odaily星球日报:在区块链被“妖魔化”的现状里下,你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你们特别强调开发者激励,是觉得他们的价值没有被足够重视吗?

王冠:中国的投资者社区是最有名的了,但在全世界的技术社区不够有话语权。

我们经常提一个问题,一条公链的红利应该属于谁?应该属于早期价值发现者。

这里包括了各类为社区做贡献的人。他们认同我的技术愿景,在这里开发、运营、建立生态,我给他们token,他们相信这些token未来有很大的成长潜力,这是一个很通畅的逻辑。

反过来说,如果一条公链的价值提前被榨干了,还没上线就价格就超出预期价值,谁会来付出实现这个价值?

你不能指望这些手握token的节点都是超人吧,既是投资者,还懂行业,还为社区做开发?

Token经济学的核心是让每一次流转有一个正向的激励,引导人在生态里做事情。它不只是一个投机工具和囤积的东西,如果大家都只是简单的“hold” 、无为大师,这个经济系统怎么发展下去?

社区是怎么形成的?是因为有能量的团体和“中间人”要借助你的平台打造自己的产品,而在这个打造过程中他们还获得了利益,给予了更多人在token经济体中角色,无形中坚实的社区就自然出现了,而且这样的社区构成很健康。

文明是个副产品,我们特别尊重社区。我们希望激励社区进行产业化的尝试。

Odaily星球日报:星云的主网在3月底已经上线了,性能如何?目前有多少开发者和DApps?星云激励计划进行得如何?

王冠:星云链的交易处理能力能达到2000+TPS,具备用Javascript编写智能合约的能力 。

星云激励计划做了两个星期,已经有1890个DApp部署至星云主网,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以太坊自问世以来所积累的Dapp总和。

激励计划不是单一针对”写代码的开发者”的,开发者的邀请人、流量大V,都可以获得激励。

活动每周都会举办,参与门槛比较低,开发者会使用Javascript就能参与DApp开发,提交DApp和符合一定条件都能获得激励,每周也会选出优胜者进行奖励。

上周的周冠军是94年的开发者做的红包应用,他们的思路特别清晰,就是要做一款“民用级”的应用。他们认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其实就两类:一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二是带点赌博性质的小游戏,根本没有“民用级项目”的前例,说来说去能吸引的都是“币圈流量”。

他们做的是设计上利用区块链onchain的共识机制和去中心化数字资产,使用上完全不懂区块链的一般用户也能玩的产品。

这个过程挺好玩的,收到了各式各样没想到的应用,很多互联网开发者体会到区块链开发的乐趣,还有人专门做了星云的DApp Review。

Odaily星球日报:所以这个思路是,很多传统互联网世界的开发者会在激励之下,成为社区中新的核心贡献者,他们会吸引新的“非币圈流量”?

王冠:对。

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Odaily星球日报:星云的白白皮书里新概念特别多,比如NF、NI、POD、DIP…很多概念从理论上能解决现在的一些行业痛点,实际操作中又感觉很复杂,我们需要展开了解一下。

首先所有的共识机制都各有优缺点,在去中心化和效率之间寻求最佳平衡点。星云创立的POD(Proof of Devotion)按道理讲是根据“贡献度”排序,似乎像是介于POW和POS之间?

王冠:POD的意义就是,用户对经济体的贡献度越高,所占的权重越大,价值越大。

POD共识算法选举记账人是从多个维度去考虑的,不能说是简单的POW和POS结合。选举依据不是Stake,而是一个变化的Rank,我们赋予这个Rank一个衡量标尺,也就是NR(星云指数)。

通过NR,我们能够获知账户余额以外的信息,建立POD共识。

初始时期,我们官方设置了几个维度,包括区块链账户上的资金流动性(交易对其他账户地址链接数)、资金传播深度(一次交易可以传递到多少账户)、互操作性(和其他账户以及合约之间的互操作性)。

根据这些标尺,开发者可以结合自身场景衡量区块链中用户、智能合约、DApp的重要性,有很大的商用潜力,比较早地就可以用在搜索、推荐、广告等领域里。

但这几个元素不是一成不变的。举例来说,曾经小游戏中的一个人物可能只有三格血槽,现在复杂的RPG游戏中,人物可以有魅力值、体力值、敏捷度等等属性。

我们的生态也是如此,真正发展起来之后,一切协议都在链上,根据投票机制,属性的权重可以增加和改变,某一属性的权重也可以改变和增加。

其实这个机制不是我们发明的,法币世界也有过收益最大者、或是武力最大者制定规则的黑暗时刻,但最后都走到了市场化机制,为市场价值带来增量的人才应该制定下一个世代的规则,算是物竞天择吧。

每一个时期社区的需求不一样,POD能够避免的是POS的通缩,也比POW具备更好的激励机制,是一个开放和健壮的规则。

Odaily星球日报:关于NF(星云原力)与DIP(开发者激励协议)呢?白皮书中说在这种协议下,协议和智能合约升级投票,不容易出现硬分叉,但是不是存在一些其他隐患?

王冠:除了POD共识,NI还包括链上原生的onchain的DIP的激励机制,现阶段我们处于DIP的手动版本中。

关于NF,一个事实是,比特币的每一次升级都意味着要拿数千亿资产做一次测试,这太疯狂了,导致的后果是社区分裂,一次代码的问题就让社区之间反目成仇。

迭代和进化的代价太大了,因此大家也不敢进化和迭代了,只能在老旧体系中裹足不前,这限制了区块链的发展。

一切不可能在初始状态中就是完美的, NF是为了让星云链“自进化”,这个逻辑很像DNA。

DNA是自然界中的区块链系统,是典型的分布式存储结构。每个人体内都有完整的基因库代码。DNA是依靠共识来进化和传递信息的,且传播方式是点对点的。

人类怎么繁殖?我们不会把每个人都传递到一个母体,再由母体分发吧,这样中心化的网络很脆弱,如果这个母体受到攻击,人类灭绝了。

人类基因是在繁衍生息中不断适应变量的,基因会一直迭代,甚至自我破坏重组,优质基因最终会生存下来,回到人类的基因库。

这很像现在讨论度特别高的有向无环(DAG)。遭遇病毒也好,进化也罢,都不会是全人类拿基因库共同承担风险,大自然会对不同的聚落进行不同的测试。同时,DNA公式的宽容度很高,两个DNA不尽相同的人依旧有底层的共识,不会因为你跟我不是一个肤色,你就是另一个物种了吧。

说回星云链,就如同上面所述的基因库,NF是一个向DNA致敬的逻辑。

例如你要在星云链上测试闪电网络,可以召集社区中的部分人跟你开辟一条子链,这次测试不会威胁到主链的资产安全。如果验证成功,闪电网络的功能就能够平滑地升级回主链,同时,主链会基于DIP给予奖励,你可以分配给参与测试的社区成员。

往前一步,在这次验证之前,作为主链资产控制者,你也可以投资这次研发。你在承担风险的同时,也获得了子链功能验证收益的可能,这是很健康的经济模型。我们的生态在激励你去尝试,和进化。

再者,如果这条子链足够茁壮,又或者社区共识决定不回到主链,他们也可以形成跟主链具备跨链协议的侧链。甚至于,如果生态发展的足够好,你会分不清主链和侧链,可能有几条“主链”并行的链簇,甚至共识都有多个版本,就像人类一样,你说不清谁是“标准版”人类。这就是真正的“去中心化”了。

所以说,区块链最好的是,不用你自己几十年兢兢业业基业长青,它会基于社区自己生长下去,不然,现在这个工作节奏,也活不到那会。

下一代公链,争夺开发者

最近剧情中ICO现实中还能买到的美剧《硅谷》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