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毅柏:以创业精神守业

白毅柏:以创业精神守业

502

酱油是亚洲人民生活中一种不可或缺的调味料也是使一道菜肴更具色香味的万能小帮手。提起新加坡的老字号酱油大华酱油是新加坡人耳熟能详的品牌。和这个恒久不更的江湖地位相比,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白毅柏,更显得朝气蓬勃。身材伟岸的他,永远保持着招牌式的短平快发型,这个70年老字号如沐朝阳。白毅柏(Thomas Pek Ee Perh)先生是大华酱油第三代掌门人,《时代财智》用心聆听他在大华酱油一路走来的历练,以及未来的发展计划。

大华(Tai Hua)酱油创建于1947年,创办人是白清泉(Pek Cheng Chuan)先生,也是现任掌门人白毅柏的祖父。据说,当年白清泉对酱油酿造是一概不通的。从一开始,对酱油酿造没学问和没技术的他,常常去寻求老师解惑,一步一脚印地增加对酱油酿造的认识,无中生有。

祖父白清泉当年用自己的毅力和努力创造现在的著名酱油品牌,他经常自嘲自己是“外行人做内行人的生意”。直到70、80年代,新加坡与台湾的关系来往密切,白清泉这才从台湾引进高科技,从而实现对酱油酿造的大量化、机械化和标准化模式。

至今,拥有70多年历史的大华食品经历过三次搬迁,最后才在位于新加坡西部的惹兰百树(Jalan Besut)建厂。

在访问的过程中,白毅柏曾多次强调大华食品的酱油是纯酿造酱油。他们是进口加拿大优质黄豆进行酿造与加工,而从原料到制成成品,需耗时5个半至6个月。他解释说,100%纯酿造酱油能够体现出酱油的色香味、蛋白质和酵素,这与市面上那些耗时两个星期就制成的化学酱油不一样,因为他们遵循的是传统的手艺和技术。

白老留下的宝贵资产

“功夫学在手,不论早晚”是一句白清泉常挂在嘴边的话。

白毅柏忆及当年加入这个行业时,他是一步一脚印地学习酿造酱油的每个步骤,蒸豆、煮酱油、化验等等有关的常识必须牢记心中,才能从而体会“人无辛苦过,难得世间财”的真谛。

说起祖父,白毅柏用一句话来形容他,那就是“苦在其中,乐在其中”。他说,在当年那个动荡的年代里,白清泉为了生活,从事过各式各样的工作,秉持着“有店就停,有路就走”,惨淡经营的理念做生意。但是,白清泉却乐在其中,享受工作的那份情操,是白毅柏向往的工作理念。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句古话说得有道理,但却不适用于家族企业。

白毅柏形容第一代创始人是属于天才型的人,而守业者却是知难行不易。如果家族企业掌门人很好地承接了公司,安全地待在创始人的保护伞下,很难再闯出另一片天,那么正是企业走到末路之时。

白清泉曾提出一套经营理念“企业怕三老”,即“老字号、老经验、老市场”。如果企业就凭自身的字号、经验和市场,就目空一切,那这也是企业走下坡的时候了。因此,白清泉提出“一新”,即“三求:求新、求变、求突破”,以确保企业能走得更远。

白清泉更是看重品质,他常常强调“品质就是生命”,而要延续生命就必须要靠品牌,而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白毅柏表示,祖父一系列的经营理念对他影响颇深,他也一直秉承着这些理念来治理这庞大的家族企业。

70年历史 历经风雨

从一个小本生意,发展到产品遍布全新加坡,甚至营销至海外市场的本土知名品牌,这其中的艰辛与挑战,谁人知?

在祖父的那个年代,华人是常被欺负的对象。白清泉之所以将酱油品牌命名为大华的主要原因除了在于好记易懂,更是要宣扬华人最大的这个理念。

在20年前,也就是大华成立50年的时候,大华的商标经过一次改革。他们使用了黑色字体的“大华”商标,再起了个英文的名字,以方便外销产品到国外市场。大华也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将市面上的所有产品更换成拥有最新商标的产品。

然而,土地和地理位置发展的局限性、原料的成本价格日益涨价、缺乏水资源,以及厂房的租金费用等因素都是大华这些年来面对的挑战。

白毅柏决心改变这个被动的局面。他透露,大华如今正在策划在邻国马来西亚设立厂房,成立一个半成品生产中心,再把原汁运回新加坡的工厂进行调煮和包装程序后,销售出去。他强调,大华的目的是为了响应政府的策略,向外发展并在他国建设厂房,但新加坡仍然是大华食品的根源地和运营总部。

大华食品拥有研发部门,为配合这日新月异的市场和社会需求,创新和突破就是唯一的生存之道。酿造酱油的生产时间冗长,但白毅柏却从未想过从事一些商业产品,如汽水和饮料生产等盈利日进斗金的行业,以创业的精神来守业,以期大华食品达到成为百年企业的里程碑。

白毅柏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大学时在英国修读法律,之后再修读家族企业的硕士学位,目前已经在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就业;小儿子则在英国曼切斯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就读,白毅柏将在7月份飞往英国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孩子的成长,他倾入了很多的心血,但是以开放的心态让孩子自己选择职业道路。

白毅柏表示,大华食品是一个家族企业,无论是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是其他优秀的晚辈愿意承接这个家族企业,他都希望他们能在外闯一闯,去学习和磨练自我,再回到公司走属于他自己的路。他补充说,他绝不会去干涉下一代掌门人的决定,但却希望企业能尝试进行多方面的发展,以求突破。

致力社团 帮更多本地企业走出去

白毅柏身兼数职,他除了是大华食品的掌门人,也是新加坡食品产商联合会(SFMA)的会长。当年他在白清泉的指引下,加入了食品厂商联合会,这和他的本行有关,也有他最早就投入贡献的行业公会。

白毅柏笑称,他原本是想当个“永远的副会长”,因为永远不用卸任,能为联合会做更多的事情。但最后他想明白了,会长一职更为重要,手中也有话语权,依旧能为联合会做出更大的贡献。当了会长之后,他发现自己也能够帮助更多新进企业,给予更多年轻人新的思维和想法,汇聚联合会的力量帮助本地食品企业走出新加坡。

他分享道,食品产商联合会在一年内举办了近16至18场食品展,除了在新加坡举行外,联合会也到了一些国家如荷兰、中国等国家,借此机会相互交流,发掘更多商机。

白毅柏坦言,食品产商联合会呼吁“走出去”的原因,是不希望本土食品企业发生一些恶性中伤和竞争,或是蓄意减价促销的行为,而应该将矛头朝外,去拓展这庞大的世界市场。

现如今周边国家对食品的品质要求日渐提升、加强,这对于新加坡而言是一种无形中的压力。身为食品厂商联合会会长,白毅柏不仅不会针对有利益冲突的联合会会员,反而还会帮助、配合他们,带领着食品企业到国外发展。

他认为,新加坡市场有局限,因此必须将眼光放得长远,从无变有,把这条道路走得越远、越长、越宽,才是企业的生存之道。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