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滴滴、Grab、Ola:软银大家庭的内部竞争

Uber、滴滴、Grab、Ola:软银大家庭的内部竞争

773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软银在出行企业上做出的投资已经达到了200亿美元,其中最著名的当然就是Uber。Uber不久前刚刚获得了软银77亿美元的投资,软银用这些资金换来了Uber 15%的股份。

而如今,这些企业却在花着软银提供给他们的资金彼此间进行竞争。

在日本市场上,Uber要和来自中国的滴滴出行面对面,滴滴在获得来自软银的100亿美元投资之后计划要进入日本市场。

而在印度,Uber面临的是本土企业Ola的挑战,软银拥有Ola 30%的股权和一个董事会席位。除了印度之外,Ola还要与Uber争夺澳大利亚市场,这家印度企业于今年2月正式开始在澳大利亚运营。

在东南亚市场上,Uber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则是来自新加坡的Grab,2016年该公司获得了来自软银7.5亿美元的投资,而且Grab现任总裁也是从软银空降而来的。

Uber公司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今年2月在日本与监管机构和合作伙伴会面的时候曾表示:“如果你想和软银进行合作,你就必须习惯这种情况,有的时候他们投资的其他企业会和你形成竞争关系。”软银投资这些企业的目标,是要让他们彼此帮助,科斯罗萨西将所有这些获得软银投资的企业称为“软银大家庭”。

据熟悉软银创始人孙正义的人士透露,软银的想法是随着世界开始向无人驾驶时代过渡,软银希望这些企业之间可以在研发方面进行合作,并且需求成立合资企业的机会。

不久前孙正义在一次引文发布会上表示:“如果Uber、滴滴或是Grab的管理层愿意谈一谈并且达成一个协议,以此我来提升股东价值,我们将会研究一下这种可能性。但是我们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任何事情。”

风险投资者一般情况下都会非常小心,尽量不去同时投资多家可能会彼此形成竞争的企业,因为这样做会让企业产生不信任感,或是引发利益冲突方面的疑虑。另外,从传统的角度来看,如果一家企业有可能蚕食另一家企业的收入,那么同时投资这两家企业在获得回报方面根本没有意义。

但是软银却打破了这个规则,部分原因就是他们太有钱了。新加坡风投机构Golden Gate Ventures的创始人维尼·劳丽雅(Vinnie Lauria)表示:“软银就像是一个私募买断机构,他们的目标是要统一市场。”

孙正义与1981年成立了软银,最初软银是一个软件分销商,如今他们已近为超过1300家企业进行了投资。他们最著名的投资案例是在2000年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投资当时还是初创企业的中国电商阿里巴巴,而如今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了市值达到了1400亿美元左右的电商大鳄。

随后凭借收购美国无线运营商Sprint和英国芯片设计上ARM,软银又一次赚的盆满钵满。去年孙正义又联合一些其他外部投资人成立了规模达92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Vision Fund。

手握大量的资金,让软银能够更灵活的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而他们的主要投资目标之一就是出行领域企业。软银高管层表示他们愿意忍受投资链条内企业的“内讧期”,因为他们认为这种现象仅仅是暂时的,在投资了那些出行服务企业之后,软银已经最好的等待10年以上的准备,他们相信最终这些投资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回报。

软银高管表示,在单一市场上,最后都会诞生一家具有统治地位的企业(例如Uber统治北美市场,同时滴滴统治中国市场)。而由于单一市场能够这个企业带来足够的营收,他们将不再有向外扩张的需要。但是软银的高管也表示,如果这些企业之间愿意进行合作,软银方面当然也不会拒绝。

软银向来不愿意对所投资的企业的战略过多插手,他们拥有的只是这些企业一小部分的股权,可能还有一两个董事会席位。但是对于Uber和滴滴等企业来说,软银带来的现金代表的却是充足的武器库,让他们可以继续向全世界进行扩长。

科斯罗萨西最近在新德里对记者表示:“软银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们的想法并不能左右我们的决策。”科斯罗萨西拒绝评论软银是否在推动他们与其他竞争对手进行合并。

由于有着更为严格的监管条款,日本是目前世界上少数几个还没有被出行服务企业成功开发的市场之一。然而软银大家庭的成员们却决心要撬动这块大石头。滴滴和Uber在日本市场上将会采取相似的战略,届时两家公司免不了一场恶战。

目前Uber在日本提供了Uber Eats外卖和Uber Black高端打车服务。今年2月,滴滴宣布将与软银成立合资企业,以此方式进入日本市场,并且在日本推出一个连接乘客和正规出租车的应用。

与此同时,科斯罗萨西也表示Uber将会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日本市场上,他当然不想放弃日本规模达160亿美元的出租车市场。科斯罗萨西今年2月在东京曾表示:“很显然我们要想在日本经营业务,就必须要找到一种完全不听的方式,尤其是与这里的出租车行业达成合作。”

消息人士透露,在印度市场,Ola担心软银未来有可能会要求他们与Uber进行业务合并,而不再让他们独立运营。Ola成立于2011年,两年后Uber进入了印度市场。去年软银参与了Ola 11亿美元的融资,Ola本轮融资的领投方为腾讯

同时,在东南亚市场上,Uber还要与软银投资的另一家企业进行竞争,它就是Grab。去年Grab公司宣布他们获得了25亿美元的融资,领投方为软银和滴滴。Grab成立于2012年,如今他们在东南亚178个城市提供出行服务。Grab成立仅仅一年之后,Uber进军东南亚。一位Uber的发言人表示,Uber目前已经进入了东南亚超过60个城市。

Maniv Mobility是一个来自以色列的风险投资基金,该机构专注于无人驾驶技术方面的投资。Maniv Mobility合伙人欧拉夫·萨基尔(Olaf Sakkers)表示:“竞争对手之间从来都是难以相互包容的。给烧钱大战的两边同时提供投资,这是一种代价高昂的投资行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