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下南洋:东南亚将成“下一个中国”?

金融科技下南洋:东南亚将成“下一个中国”?

392
下南洋,正在国内金融科技公司的集体选择。从已对外公布的信息来看,从蚂蚁金服、百度、腾讯、京东金融及至陆金所、宜信财富、PINTEC集团、凡普金科等科技或金融科技公司都进行了海外布局,并且无一例外都涉足东南亚市场。一位东南亚跨境电商物流企业负责人如此总结东南亚市场:整个东南亚,GDP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人口数量是中国的二分之一;人均消费水平是中国的二分之一;平均经济增长率超过6.5%。

显然,东南亚存在足够大的、又可预见的成长空间。

IDG 资本投资总监江左曾说道:“东南亚在地理上距离中国较近,是中国游客非常集中的地方,就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金融机构跟随美国游客的步伐出海扩张一样,中国金融科技从业者同样如此。”

继电商、出行、游戏、智能手机等行业南下淘金之后,新金融行业开始集体开辟新战场。

早在2012年11月份,支付宝专门拓展海外市场的国际事业部宣告成立。此后蚂蚁金服在东南亚市场先后投资、收购、合作了印度、泰国、菲律宾、新加坡、印尼等诸国企业,主要瞄准支付基础设施。

腾讯的扩张思路同样从支付服务入手,主要为国内游客提供购物支付服务,布局消费场景。

百度和京东布局稍晚,却都以泰国为首选地逐渐向其他东南亚地区渗透。2016年4月13日,百度钱包宣布在泰国上线境外支付业务。2017年9月15日,京东金融与泰国尚泰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为泰国及东南亚地区消费者提供金融科技服务。

不同于四大巨头的策略,创业型金融科技公司则选择另辟蹊径,以技术输出、资产管理等方式,布局东南亚市场。

2016年5月,宜信新加坡分公司获得了新加坡资产管理全牌照。陆金所紧随其后,在2017年7月获得了新加坡监管当局原则性批准的资本市场服务牌照。

今年4月,品钛与大华银行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华钛科技。此前,2017年10月份,品钛在新加坡成立金融科技公司PIVOT推广数字化财富管理及智能投顾技术服务。

凡普金科同样瞄准了东南亚市场,今年越南知名电商平台Tiki.vn获得凡普金科C轮投资。3月,凡普金科和新加坡金融服务机构Cashwagon达成战略合作。

东南亚,下一个中国

从各个视角看,东南亚与五年前的中国非常相似。

一方面,庞大的人口基数带来巨大想象空间数据显示,东南亚地区6亿人口,其中4.2亿人口都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也在快速崛起。据波士顿集团预测,2020年印尼中产阶层将达到1.41亿人,会带来巨大的消费潜力。

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等基础设施已初步形成。以泰国为例,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超过66%,智能手机普及率超过60%。谷歌与淡马锡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

“东南亚的互联网用户非常活跃,每天在移动终端上平均花费3.6个小时,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的用户都要多。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参与度,为该地区的互联网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

另一方面,新金融仍有巨大缺口。品钛集团CEO 魏伟告诉钛媒体,东南亚国家普遍金融基础设施薄弱。以印尼为例,商业银行在金融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但信用卡普及率不超过4%,借记卡的拥有率仅为 26%。支付工具依赖现金,网购消费中,75%的订单采用的是货到付款和柜台付款,网银和电子钱包等支付方式只占10%左右。

魏伟表示,印尼的电子商务普及程度,大概落后中国5-10年,主要是渗透率、物流等基础设施薄弱。而在电信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方面,基本与中国无异。在监管层面,印尼不像中国监管机构应对新金融模式那么有经验,但是信息的交互程度差不多,欠缺的主要是经验。

在需求方面,中国目前人均GDP大概是7千美金,印尼大概是3千美金,所以在需求层面印尼估计落后中国5到10年。但是投资布局已经不缺,软银、阿里、京东在东南亚有大笔的投资。各方面综合看来,印尼比中国落后五六年。

庞大的人口数量、迅猛增长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以及广阔的市场蓝海,都与国内互金刚刚起步的2012年非常类似。

在印尼,平均每个成年人有3张身份证

市场机遇的背后,东南亚同样也存在着国内互金市场在五年前需要面临的问题。

最直接的问题是征信市场的薄弱。

不少现金贷公司把印尼作为出海首站。印尼拥有约2.6亿人口,占整个东南亚人口的40%。印尼传统银行借贷利率高,且服务辐射范围高度集中在Java和Sumatra这两大核心区域,市场广阔

但是据魏伟透露,在印尼,平均每个成年人有3张身份证,仅有20%的人拥有银行卡。由于没有身份证系统,印尼的公共征信系统数据匹配技术不足,导致报告信息和多人重复匹配的情况很多,个人信息不准确,无法为银行提供所需的信息。

“中国官方征信体系覆盖率较低,但近几年官方体系之外的征信发展得很好,用这个来弥补官方征信体系的不足,整个产业就起来了,”魏伟表示,“现在是换了一个国家,它的官方征信体系覆盖率远不如中国,是否能很快发展出官方体系之外的征信,这是个主要挑战。

国内的大数据风控独角兽同盾科技已在去年进入了印尼市场,瞄准的正是东南亚的征信行业。

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国内外监管环境的差异。陆金所CEO计葵生曾表示,监管政策的不同是国内互金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最大挑战。计葵生说,“之所以选择新加坡作为陆金所海外首站地,因为新加坡监管局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在申请牌照的时候也很高效。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南亚诸国之中,新加坡是一个相对特殊的存在。在这个发达的东南亚小国,传统金融基础设施和监管环境都很完善,个人居民享受的零售金融服务较为丰富。但是,新加坡监管局却对互联网金融创新保持鼓励态度。

这种差异也导致了出海互金企业的分野。观察目前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在新加坡开展的业务,主要为资产管理类业务,数据或者技术建模服务。而将更为底层的支付、借贷等业务输出至印尼、越南等发展中国家。

前者的典型案例如品钛、宜信财富。

魏伟提到,品钛与新加坡大华银行的合作,本质上是想为东南亚本土的B端用户提供智能信贷评估解决方案,双方的合作方式是,品钛提供技术和风控,大华银行提供资金、渠道、品牌和当地的资源。并且已确定会把东南亚业务的首站放在印尼。

后者的相关案例则更多。2018年2月,国内专注导流的企业融360对印尼贷款超市CashCash进行了投资;2018年3月,小米金融的贷款超市APP在印尼上线,掌中金服也在越南落地现金贷业务。

相对而言,BATJ则扮演了互金基础设施建设者的角色,巨头们更倾向于投资电商、零售、支付等相关企业。

举例来说,蚂蚁金服已投资了印尼、泰国、菲律宾等国的支付企业。去年更是花10亿美元控股了有“东南亚亚马逊”之称的Lazada,这家公司已交由刚刚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的彭蕾掌舵。京东则与东南亚大型零售商尚泰集团共同成立金融科技合资公司,并且宣称合资公司初期将以支付业务为核心。

从电商撬动支付、再从支付走向个人借贷、财富管理等业务是国内互金近十年已走通的发展道路。只是参考国内互金企业近期多次有关“剥离金融业务”的表态,海外公司在未来是否也会作出类似的转型值得关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