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远东赠地运动”

俄罗斯的“远东赠地运动”

3823

为吸引人们在人烟稀少的远东地区定居,俄罗斯政府重启了一项古老的赠地政策,然而这场土地运动的前景却并不被看好。

安东•涅霍罗什科夫(Anton Nekhoroshkov)驱车近5个小时才拥有了自己的地产:根据俄罗斯政府出台的旨在吸引人们在人烟稀少的远东地区定居的项目,他免费得到了一块地。

但这位来自东部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的年轻商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走了几步之后就匆忙离开了。由于地面湿软,他的白色高尔夫球鞋全被浸湿了。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面积相当于中国的三分之二,只有大约600万人口,而接壤的几个中国省份则居住着1亿多人口。

这个免费土地项目是在今年7月推出的对上述失衡问题的回应,这种措施经过了历史的检验。研究俄罗斯帝国时期农民生活的历史学家戴维•穆恩(David Moon)写道,早先,俄罗斯帝国“曾寻求推动斯拉夫人和农业人口定居其边疆地区,以控制这些地区并促进经济发展”。

在一战爆发前的几年里,该政策取得了巨大成功,时任首相彼得•斯托雷平(Pyotr Stolypin)的土地改革促使数百万农民从位于欧洲大陆上的俄罗斯国土迁移至西伯利亚。

一个多世纪之后,一些俄罗斯人渴望追寻他们的足迹。来自圣彼得堡的哥萨克人尤里•贝加夫(Yuri Bugaev)表示:“我想走进祖先曾经殖民过的这块土地。”他发起了一项运动,旨在帮助人们申请免费的1公顷土地。贝加夫戴着传统的哥萨克皮帽,手里拿着刀和皮鞭,穿行在荒野之间考察政府提供的免费土地,试图鼓励其他人加入进来。

然而,大多数专家、甚至那些有意获得免费土地的人们对重新实施这种土地政策不抱多大希望。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RANEPA)的经济地理学专家塔季扬娜•米哈伊洛娃(Tatiana Mikhailova)表示:“不同在于,现代俄罗斯不再是一个农业经济体。”

涅霍罗什科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位27岁的小商人从在线地图上选择了看起来有望处于公路边的土地,这块土地位于靠近中国边境的滨海(Primorye)地区的一个角落。最近他在当地政府办公室签约的时候表示:“我将会开一家商店,这样来自中国的游客和卡车司机们就能在这里购买物品。”

在兴凯斯基区(Khankaisky),涅霍罗什科夫是第7个接受免费土地的人。据当地政府表示,兴凯斯基是免费土地项目的9个试验区之一。

即便是涅霍罗什科夫并不远大的愿景也可能难以实现。在发现给予自己的土地是一片沼泽地,而且通往中国的道路还是几乎没人走的石子路的时候,这位年轻人坦承,他眼下没有任何“建筑计划”。

这并不是说远东农业没有机遇。2014年卢布对美元贬值推动了俄罗斯农业工业的发展。肉类和油籽生产商大举投资,俄罗斯农业出口增长。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与中国的农业贸易从逆差转为顺差。

在滨海地区,效果非常明显。大片曾经荒芜的土地现在种上了大豆,其中许多是由中国农民租种的。中国投资者还复垦了兴凯湖(Lake Khanka)附近曾经的大米集体种植区——自苏联解体以后,兴凯湖一直遭到忽视。

来自新西兰的农民马丁•泰特(Martin Tate)非常乐观。他娶了一位俄罗斯姑娘,并在滨海地区经营着一家农业企业。他说:“该地区与美国大型粮食产区——明尼苏达州南部和爱荷华北部地区处于相同纬度。该地区有着类似的气候,非常适合玉米大豆轮植,和美国中西部的情况一样。”

与中国毗邻提供了巨大的机遇,最近的海关检查站已决定扩建为6条通道——其中两条是生鲜产品专用通道。泰特表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耕种正在复兴。”他补充称,“还有大量地区有待开发。”

但俄罗斯政府免费土地项目的参与者似乎还没有获利机会。

农业咨询公司SovEcon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雷•西佐夫(Andrey Sizov)表示:“到如今,多少有些吸引力的土地都被人占了。我严重怀疑在这个项目的框架下还会有好的土地。”

即便潜在拓荒者发现了好地,1公顷也太少了。西佐夫认为建设一个农场最少需要500公顷。

贝加夫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把找到愿意把自己名下的农业土地汇聚起来的俄罗斯人作为自己的使命。他说:“我们将向养老金领取者、体弱者以及其他无法利用这块地但拥有权利的人介绍这个项目。我们可以以他们的名义集体申请相邻地块,并重新把它们分配给其他需要这些地的人。”

他积极探索,甚至进入滨海边区最偏远地区,前往旧礼正教徒(Old Believers)与世隔绝的聚居地。旧礼正教是俄罗斯东正教的分支,其成员居住在西伯利亚边境地区。

与这些人的交谈使得贝加夫扩大了他的人脉。他现在希望从旧礼正教徒聚居区——他们的祖先当年是为了逃避俄罗斯的迫害而定居于此的——招募定居者。他预测称:“将会有数百人来自拉脱维亚,来自玻利维亚的最多可有1500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