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相继辞职,城市发展集团...

董事相继辞职,城市发展集团能否扭转乾坤

20526

(2021年1月19日,新加坡)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走过了58年历程的的城市发展集团(CDL)面对了另外两名董事会成员的辞职,自10月以来的董事辞职总数已达到3人。为此,城市发展宣布将成立一个特别小组,以决定出售其与中国开发商协信远创(Sincere Property Group)的资产,并研究重组其负债。

城市发展在2020年10月曾表示,集团对协信远创的投资总额约为19亿美元。其中包括在2020年4月以43.9亿元人民币(8.95亿新元)购买51%的合资企业股权。此外,城市发展集团还认购了先正达(Syngenta)发行的价值2.3亿美元(3.03亿新元)的债券,并提供了6.5亿元人民币的营运资金贷款。

城市发展集团已经伴随着新加坡走过了近一个甲子的岁月

且在2022年,城市发展集团将以7.7亿元人民币,在相同的入股估值下购买协信额外的9%股权,有可能将持股比例提高至60.01%,并获得唯一控制权,这也意味着协信旗下地产平台易主。

前董事郭令柏与集团管理层和董事会因这项收购意见分歧,于去年10月辞去集团非执行及非独立董事职务。随后,在去年十二月底和今年的一月,独立非执行董事许添福和陈燕萍相继辞去职务,理由同样也是收购意见分歧。

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创立于1963年,是在新加坡上市的一家房地产企业,城市发展的母公司正是新加坡最大企业财团之一的新加坡丰隆集团 (Hong Leong Group)。丰隆集团旗下共有11家上市公司,除了房地产外,丰隆集团还积极发展酒店业,旗下共有110家国际酒店,遍布亚洲、大洋洲、欧洲和美国,总客房数目达3万间,是新加坡的标杆企业。

这项和协信远创的交易由城市发展的首席执行官郭益智(Sherman Kwek)先生一手促成。协信远创凭借自身64个项目的管道和可观的土地银行,将城市发展集团在中国的布局从三个城市增加到约20个城市。但新冠疫情的传播和中国国内房企借款规则的收紧,反而让城市发展集团被迫亏损。

因此,这场麻烦可以说是始于疫情,中国的大部分经济活动在2020年伊始停止,由此导致先前正在谈成的的大部分项目被搁置或推迟,城市发展在2020年4月重新谈判了合资公司的条款,但是实际上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估值折扣。

截至2020年12月,城市发展集团去年在投资上损失了7600万美元,其房地产开发部门的收入下降了15%。

现在,扭转局面的重任落在了郭益智先生身上。这位波士顿大学的毕业生于2010年加入城市发展集团,担任其新中国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负责领导公司在中国的扩张。他也因此在2018年被提升为新加坡第二大上市开发商的负责人。

郭益智策划了酒店运营商千禧国敦酒店 (Millennium & Copthorne Hotels)的私有化,并成立了一个基金管理部门,增加了城市发展集团在新加坡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中的股份,并正在计划英国办公物业的商业REIT。而和协信远创的交易则是家屯迄今为止在中国最大的单笔投资。

过去一年城市发展集团股价走势,图源:雅虎财经

疫情和公司收购的种种变动,加之以董事的离职风波,城市发展集团的股价在过去的一年来也经历了不断下挫的过程。而在成立了特别小组之后,这个新加坡最大的家族财富的继承人的下一步是什么?该如何挽救这个雄心勃勃的中国扩张野心所带来的估值下挫?城市发展又会给股东一个怎样的交代?作为旁观者似乎只有无助地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