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系统性风险下的“一带一...

信贷系统性风险下的“一带一路”将何去何从?

5747

(2020年11月24日,新加坡)全球著名风险评级机构穆迪在近期发布的行业研究报告称,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贷系统性风险在后疫情时代的增加,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减少。

但中国仍将继续推行“一带一路”,后疫情时代中国对“一带一路”未来的投资变得更精简,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一带一路”项目聚焦于可持续基础设施和数字互联互通,更注重环保和绿色发展。

中国对“一带一路”投资减少

自2014年以来,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申报承包和投资超过7000亿美元,其中大多数投资为基础设施建设与外部债务融资。目前,“一带一路”已覆盖139个国家,有效缩小了全球新兴市场的基础设施资金缺口,并促进了沿线国家的贸易往来和互联互通。

在疫情引发的经济低迷期间,“一带一路”中评级较低的经济体信贷压力增大,面临严重的资金流动性差及财政不足的现状,导致了更高的违约风险。相关国家信贷压力给中国的银行带来了更多的信贷风险。

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从2019年的1047亿美元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235亿美元, 同时,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贷压力加剧,新增投资可能继续减少。

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量,数据来源:美国企业研究院(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和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

穆迪(Moody’s)高级副总裁拉胡尔•戈什(RahulGhosh)认为:“疫情下不断恶化的信贷压力,将减少新的‘一带一路’投资项目。在2023年之前,这些投资不太可能回到2014-19年的水平。”

尽管新投资额度将低于以往水平,但是中国的政策目标将确保继续支持“一带一路”活动,以扩大经济影响力和并实现贸易区域化的目标,为沿线国家的经济,贸易和投资往来做出贡献。

信贷压力将持续增加至2021

新冠病毒危机和全球经济低迷加剧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近年来积累的信贷风险,负面的外部性将继续恶化相关国家的信贷压力。这些经济体收流动性限制,财政收入低等现状限制,信贷压力将持续至2021年,并造成了违约风险。

“一带一路”国家覆盖的人口总数高达46亿,总生产总值约占全球一半。但许多国家规模小、且经济体结构不多元。

例如,安哥拉面临自然资源收入长期下滑的困境,旅游活动疲软将对马尔代夫经济造成冲击。对于包括吉尔吉斯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和萨尔瓦多在内的依赖美元的国家而言,外汇储备大幅减少及流动性降低将进一步减少家庭收入和支出。

总体而言,穆迪的预测是“一带一路”新兴经济体的实际GDP将在2021年为-3.8%,结束了过去十年所持续的个位数经济增长。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际GDP增速,数据来源:穆迪投资中心网站

除了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国际组织的紧急支持也缓解了相关经济体的短期资金需求。自“一带一路”启动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批准387亿美元特别融资,在37个“一带一路”国家共投资1450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紧急资金援助
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COVID贷款追踪

中国也在考虑对“一带一路”国家提供债务延期、债务减免等援助计划,目前正在讨论并确定辅助计划的涵盖范围。

尽管相关债权机构出台了缓解措施,但“一带一路”低评级经济体的借款人在未来几个季度仍将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问题和违约风险。在相关经济体财政收入下降和全球经济活动疲软的背景下,政府的债务负担也将继续升高。

穆迪预测,到2021年年底, “一带一路”国家平均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将比2019年上升近11个百分点至65%。

损失风险增加的中国实体

在“一带一路”国家信贷状况恶化的背景下,评级较低的“一带一路”国家信贷质量不断恶化。项目融资给中国政策性银行、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和国有企业带来了风险。与政府外部资产的总体规模相比,目前中国的主权风险敞口仍然是可控的。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整体风险敞口大,且面临资产质量恶化和金融损失的巨大风险。近年来,这些机构继续为“一带一路”项目跨境融资,以支持政府的海外政策目标。

截至2019年年底,国开行发放的贷款总额为2400亿元人民币(约合340亿美元),相当于外汇贷款的14%,约占贷款总额的2%。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一带一路”贷款总额超过1.6万亿元人民币(约2380亿美元),占该行贷款总额的43%。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数据来源:中国国家发展银行

对于国开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来说,债务重组、条款的重新谈判和贷款违约带来的资产风险都将上升。但两家银行的总体信贷仍在可控范围内,多数“一带一路”贷款状况仍然健康。

此外,考虑到两家银行对政府的密切联系和战略重要性,即使“一带一路”经济体发生系统性债务危机时,中国政府仍将加大注资力度,挽救最坏的局面。

除金融机构面领资金违约的风险,因疫情造成的工程项目延迟也给中国国有企业带来了执行上的挑战和投资风险。长时间的项目延迟,甚至是无限期暂停项目,可能与新冠疫情造成的供应中断有关,或与潜在政治和金融风险相关。

据中国外交部2020年6月份调查,约20%的“一带一路”项目受到冠状病毒危机的严重影响。例如,疫情已导致投资60亿美元的雅加达-万隆铁路项目延期一年。

正在建设中的印尼雅万高铁,来源:新华社

“一带一路”投资趋势:环境和科技创新

未来越来越多的“一带一路”项目将关注环境和技术创新。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投资项目将着重于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和数字科技项目。

冠状病毒危机也将支持“一带一路”国家对可持续基础设施和数字互联的需求上升。未来10年,这将在很大程度上为中国项目融资机构以及电信、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公司带来信贷利好。在多数“一带一路”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各国政府将通过投资数字经济、促进跨境技术流动寻求增强对未来封封后的持续经济动力。

同时,绿色能源是通过汇集水电和替代能源项目的总价值来实现的。一个更加绿色的“一带一路”可能会使中国项目融资机构受益。穆迪副总裁兼高级信用官李秀军认为,这些年“一带一路”变得更加注重环保,2020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在“一带一路”新合同价值中的比重从2014年的18.5%上升到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