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学者:不少国家认定中...

新加坡学者:不少国家认定中国得为疫情扩散负责

13863

(新加坡,2020年4月20日)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李明江副教授今天通过《联合早报》指出,中国地方政府的确存在瞒报疫情,不少国家也认定中国得为疫情扩散负责,这样的看法很难说变就变。

李教授是南大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的中国问题专家,对中国和东盟、中美、以及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地位和作用等领域均有深入研究。《时代财智》记者今晨尝试联系李教授,但对方不在办公室而且语音留言也无法使用。

新加坡南大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李明江副教授 (南大网站)

他早前表示,中国从修正病例数据到公布会诊记录,都是为了尽量平息近期国际社会的质疑,并为潜在的国际追索赔偿官司做准备。不过,此前大量报道已让不少国家认定中国得为疫情扩散负责,这样的看法很难说变就变。

中国武汉上周五宣布新核增1290例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意味着将武汉在疫情中的死亡数字被上调了近50%。武汉官方同时还将确诊病例数上调325例。对此,官方解释称,这是由于疫情早期有患者在家中病亡,救治高峰期医院超负荷运转,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

中国官媒环球电视网(CGTN)前天深夜发布对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的专访视频。对于中国为何不更早向外界公布冠病有人传人可能,张继先认为对疾病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本着科学谨慎的态度,“在事情没完全弄清楚时,不能说得太多。”她也坦承,冠病的传染性和病情的严重程度远超当时的预期。

针对目前情况,李教授表示,作为最早暴发冠病疫情的国家,中国在疫情全球扩散后受到的责问与日俱增。除了始终将矛头指向中国的美国,英国、法国和澳大利亚过去一周也先后发声,要求中国查明病毒源头。这导致亚裔为此受歧视的现象也有增无减。

对此,李明江表示,从媒体陆续披露的信息不难判断,中国地方政府的确存在瞒报疫情、应对不当的问题。那些借机“甩锅”给中国的政客,更不会因为一些“细枝末节的信息”而收回指责。事实上,中国在订正病例数字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依然发推文称,中国真正的死亡病例仍远超官方数字,“也比美国高得多”。当前局势下,李明江认为中国最好的应对就是彻查瞒报疫情者,以坦诚透明的态度回应外界质疑。

他还指出:“有人担心这么做等于坐实对中国的指责,但从国家层面来说,中国政府很早就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也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充分沟通,并不存在刻意隐瞒。因为地方官员失职而追究国家责任,在国际上是说不通的。”

另据报道,在对中国修订后的新冠病亡数字表示质疑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警告:中国可能要对疫情爆发承担后果。特朗普周六(4月18日)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指出,错误归错误,但是如果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负有明知故犯的责任,就应该为此承担后果。

特朗普表示:”在他们这样做之前”,美中关系良好。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补充道,新冠病毒爆发究竟”是一个失控的错误还是故意而为?”,”两者有天壤之别”。 特朗普曾多次指责中国在武汉出现疫情后欠缺透明度,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偏袒中国、抗疫不力,并于本周宣布暂停美国拨给世卫组织的年度预算。同时,美国多名国会议员也已提出法案,计划就疫情损失向中国政府追偿。

但特朗普的论调也遭到了反击,这其中包括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创始院长马凯硕。

马凯硕著有《亚洲人会思考吗?》、《西方输了吗?》和新书《中国赢了吗?:中国对美国至上地位的挑战》,曾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被公认为是“亚洲崛起”的代言人。

他在4月9日接受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独立智库——达沃斯论坛(ADC Forum)首席执行官安东-鲁克斯( Anton Roux)对视频连线专访中表示,自己曾经学过哲学,里边有一个规则:倘若你要求别人怎么做,实际上在要求所有人都这样做,“你正在使它成为一个普遍规则”。

他反问鲁克斯:“2008年金融危机是以纽约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开始的,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破坏,有人提议向美国要赔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