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逃4年 刘特佐现身谈1M...

潜逃4年 刘特佐现身谈1MDB?

5800
全球瞩目的一马公司舞弊案核心人物刘特佐。(图:互联网)

(新加坡2020年1月6日)因史上最大骗局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简称一马公司)舞弊事件而成为众矢之的,亡命天涯的刘特佐(Low Taek Jho) ,近日接受了新加坡媒体访问,直呼自己是马国政客的代罪羔羊,他称,只有在马国的政治环境变得安全后,他才会回国接受法律制裁!

人称Jho Low的刘特佐,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州,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也是2018年畅销书《鲸吞亿万》(Billion Dollar Whale)真实故事背后的主角,他因为挥霍一马公司的钱,行骗华尔街与好莱坞,耍弄全球而被世人唾弃的亿万巨鳄。

自2015年逃离马来西亚,目前仍被通缉,行踪成谜的刘特佐,拒绝承认自己是1MDB欺诈案背后的主谋。他说,由于他不是一名政客,所以很容易成为了这起涉资数十亿美元的全球金融丑闻的代罪羔羊。

这是刘特佐4年多来第一次接受媒体访问,但就像他许多次通过旗下公关人员所发出的神秘电子邮件回复一样,他是通过电子邮件回复新加坡《海峡时报》的咨询,并且持续回避许多问题,也讲述了他在1MDB中所扮演的角色。

跟往常一样,他一日没有现身,这封电子邮件背后是否是刘特佐本人,而他此时的回应背后的动机,仍然存在着一个大问号。

根据报道,刘特佐为自己在1MDB舞弊案件中的角色进行辩护。他说:“事实上,因为我并不是一名政客,所以我很容易成为所有人的攻击目标。 ”

他称自己是一名介绍人和中介人,是“被请求”协助马来西亚政府和中东国家政府的“车轮上的一颗齿轮” ,只是因为他与有影响力的外国商人和决策者关系良好。但他没有透露上述“请求者”的身份,无论此人是否是马来西亚人。

刘特佐:媒体矛头只是对准我

目前,马国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七项涉及一马公司前子公司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约1380万新元)的舞弊案审讯仍在进行中。

刘特佐接着指出:“在1MDB和SRC的事件中,当中也涉及国际银行家、律师和其他独立专业人士,他们也为上述公司提供了咨询和支持。可是,与对全球金融机构和其它机构及顾问的关注相比,媒体却把大部分的焦点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这简直令人震惊。”

他在回复中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中间人,一个为马来西亚的利益而工作,促进马国政府与关键盟友政府之间的联系的一名中介。他称自己作为政府中间人的角色,直接或间接在国际间为马来西亚和其盟友建立起了关系,包括帮助在埃及危机期间被困的马来西亚人经由沙地阿拉伯安全返回马来西亚,以及增加马来西亚穆斯林的麦加朝圣名额等。

刘特佐指出,马来西亚和沙地阿拉伯的双边关系在纳吉政府执政时期达到了“历史高点”,纳吉与时任沙地国王和当时的沙地财政部长之间的多次会晤和交流便足以证明双边关系很好。

另外,沙地政府还特别安排了一名特使飞往吉隆坡梳邦机场与纳吉在马来西亚进行了面对面的会晤,就是沙地政府与马来西亚政府关系牢固的体现。

刘特佐是有关1MDB的若干国际争端的核心人物。他称最近与美国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针对他的民事诉讼案件所达成的一揽子协议是一次非常积极的进展,不排除有一天他或许会返回马来西亚接受法律的制裁。

“上述协议使事情有了新的进展。我期待着有一天,马来西亚的政治气候会让我感到足够安全,法治得到尊重后,我才会回家。因为只有这样,事实才可以被真实陈述出来,而我也才有能力保护自己。”

坦诚获得外国政府保护

马来西亚警方早前也曾声称,尽管他们知道刘特佐的位置,但却无法把他带回国受审。刘特佐也指出,他早在半年前就得到了庇护,但基于“严重的人身安全考虑”,他拒绝透露该国家的名字。

“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是在2019年8月份开始获得一个遵守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欧洲人权公约原则的国家向我提供了庇护。”

然后,他也对马国当前的执政党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简称希盟)政府做出了批评,他说:“他们(希盟政府)无视法治,在媒体上采取转移注意力的策略,以转移人们对马来西亚真正问题的注意力,比如种族主义,在国际舞台获得的尊重减少等。”

展望未来,刘特佐说,他将把精力集中在慈善事业上。他说,作为一名多次与癌症插肩而过的人,他将会投入大量精力和投资于尖端的癌症研究。但是他并没有指出,对癌症的恐慌是来自他自己、家人或亲密朋友的经历。

他说:“我将珍惜这个让我重振我的慈善事业,以回馈社会,尽我所能帮助他人的机会。我相信,当一切水落石出后,人们对我的看法就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