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政府未准备好 新柔捷运...

马国政府未准备好 新柔捷运再延期

5853
新柔长堤拥堵的交通向来让人头疼,新柔捷运系统的落实看好能够进一步促进双边的商业和旅游业 。
(图:互联网)

(新加坡2019年11月5日)马来西亚政府上周四(10月31日)方才宣布新柔捷运系统(RTS)的造价将会大砍36%后继续落实;这厢新加坡交通部称,马国政府再度要求展延捷运系统项目半年,至明年的4月30日,而新国政府也已经同意。

根据新加坡交通部周一(11月4日)上载的文告,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是在昨日于国会上,回应裕廊集选区国会议员洪维能(Ang Wei Neng )的提问时指出,马国政府在上周三(10月29日)向该部门提出暂时搁置新柔捷运系统的项目至明年4月30日,本着双边合作的精神,新国政府也已经同意了马国政府的申请。

针对上述,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今日(11月5日)于马来西亚国会召开记者会时,向媒体坦诚,马国政府确实已向新国政府申请再度展延新柔捷运系统的项目,但他强调此举是为了就两国即将签署的修订协议内容进行讨论和研究,并不是为了推迟上述计划而申请搁置。

陆兆福说,马国政府要求展延新柔捷运系统项目半年,此举是为了让该国拥有更宽裕的时间,就上述即将签署的修订协议内容进行研究和修订。他说:“我们将任命工程师进行联合工程研究,这需要一些时间。然后,我们将着手展开协议内容的修订。”

马国境内捷运工程造价可降5.8亿新元

根据许文远昨日在国会上的回应,马国政府已经在上周三(10月29日)申请展延上述新柔捷运系统项目至明年4月,这是因为该国政府尚未准备好,所以暂时无法向新国提交所要修订的协议内容细节。

根据马国首相敦马哈迪上周四(10月31日)对外宣布,新柔捷运系统将会继续落实,但造价就会大砍36%或17.7亿令吉(约5.8亿新元),从原来的49.3亿令吉(约16.1亿新元)下降至31.6亿令吉(约10.3亿新元)。

陆兆福也指出,新马两国将会各自承担所有在各自领土范围内的工程建设成本。他也反驳马国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日前的指控,称后者试图混肴视听,说新加披政府没有被告知成本会被降低。他解释,这是因为上述所说的(降低)成本是在马来西亚领土范围内的工程成本,因此新加坡并没有义务遵循马来西亚的建议。

“所以说,我们宣布的成本削减金额是我们这里(马国)的成本,即从武吉查卡(Bukit Chagar)地铁站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边界的桥梁基础设施之间的捷运建设成本。”

新柔捷运项目一波三折

根据新国交通部的文告,新马两国在今年5月21日签订了一份附加协议(Supplemental Agreement),以搁置新柔捷运系统至今年9月30日,这是为了让马国政府拥有更多时间来研究如何降低捷运工程项目的成本。原本的新柔捷运系统双边协议中并没有阐明暂停工程的条款。当时,新国政府同意了马国政府的要求。

到了今年9月20日,新国政府再次收到了马国政府展延新柔捷运系统的申请,延期至今年10月31日,而新国政府也再次同意了上述请求。

到了今年10月21日,马国政府向新国政府表达了继续进行新柔捷运系统项目的意愿,但就称需要就协议内容进行一些修订,不过马国暂时就未能分享欲修订内容的细节。基于协议修订内容不完整, 新加坡无法从技术层面和商业可行性方面,对新柔捷运系统项目展开彻底的评估。

到了今年10月29日,马国政府再度申请展延新柔捷运系统项目至明年4月30日,本着双边合作的精神,新国政府也再度同意了马国政府的展延申请。

许文远说,新加坡对马来西亚决定继续新柔捷运系统项目的决定表示欢迎,这是因为这是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项目。新柔捷运系统项目看好将可大大舒缓新柔长堤和第二通道关卡的交通拥堵情况,促进双边的商业和旅游业,并使两地人民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虽然我们没有义务接受马来西亚提出的协议内容修订,但我们将继续保持开放的态度,认真和客观地评估这些修订内容。”

他说,新马两国目前正在讨论相关修订,届时可能需要修订原来的协议内容。之后,双方还需要签署两份协议。

第一份协议是,马来西亚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 Malaysia Bhd)和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 Corporation)联合组成一家营运公司。第二份协议是,两国将签署一份特许协定(concession agreement),以共同委任上述联营公司为新柔捷运系统的营运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