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超市攻略

新加坡超市攻略

5615

遍布新加坡组屋区、商场的各类超市是岛国一道独特的风景,它们有的小巧玲珑,有的硕大无朋,还有的通宵达旦,可谓是离生活最近的地方。即使在网购盛行和全球经济不景气的今天,新加坡的零售店数量依然根据市场的需求稳步增长。今年,一批新超市和新门店已经或即将在全岛浮现,成为国人的新宠。

(此文刊登在2019年9/10月期《时代财智》)

文:张俊

在新加坡,实体超市与网购的关系有些蹊跷。

对购物者来说,只要价格合理,网络是理想的购物渠道,因为他们不必步入炎热的室外便能购得所需;而星罗棋布的超市门店和不时推出的打折优惠又让人们在茶余饭后宁可亲自跑一趟超市。

今年上半年,本地服务与零售价格涨幅放缓,加之电力与煤气价格加速下跌,6月份核心通货膨胀率放慢至自2017年3月以来的低点。这让原本属于“刚需”的零售业,尤其是以销售日用品为主的超市业,愈发受人青睐。

昇菘:网购只占我们1%

作为本地四大超市之一的昇菘(Sheng Siong)今年上半年净利增涨6.8%,算上今年5月新增的3间分店,集团的分店总数达到了57间。昇菘总裁(CEO)林福星(Lim Hock Chee)告诉《时代财智》,集团今年还将继续扩展店铺规模。

昇菘总裁(CEO)林福星(Lim Hock Chee) 张俊摄

“我们希望今年内能够达到60间商店,” 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林福星多次提到目前新加坡以及全球经济的下行趋势对昇菘的影响不大,超市的生意还是照样做,关键是根据市场需求调整货品。“经济好的时候,就售卖多一些高级的产品像红酒、巧克力、鲍鱼。经济放慢的时候,我们就卖多一些普通的杂货和食品。”

林福星表示,在地少人稠的新加坡,超市实体店仍然是很多零售商家的首选,这也是推高超市租金价格的一个重要因素。如今最高的超市租金和5年前相比至少翻了一倍。之前的网络竞标情况是以最高者得,因此竞争无疑更加激烈。

林福星向记者透露,昇菘目前的销售额中网购只占1%,昇菘”allforyou”的网购平台在新加坡大部分地区都有提供送货服务。一般情况下,每送一趟网购的订单,运输成本大约介于10元至18元。他认为,虽然目前昇菘网购的单笔消费必须满100元以上才能免费送货,但每趟的送货成本着实不低。目前,网购做得成功的是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平台科技公司。但在新加坡,因为人口只有500多万,即使成功的平台企业也不容易有所作为。

三年前,阿里收购了Lazada,而且对其战略和人员也做了新的部署,但其销售情况一直受市场关注。据阿里今年二季度财报,Lazada接到的网络订单数已连续三个季度实现了翻倍增长,但有关其实际经营情况的媒体报道却很难找到。本地网络超市Redmart也在今年3月正式并入Lazada的购物平台。今年5月Echelon亚洲峰会期间,Lazada曾拒绝回答《时代财智》提出的有关经营情况的问题。

在林福星看来,网购的配送成本是影响盈利的主要原因。但是,昇菘为了今后考虑,仍然保留着网购服务。虽然目前其网购所占额度微不足道,但网购确实是年轻人青睐的购物方式。目前的社会处于新老交替之间,购物观念的彻底改变究竟何时会发生还是个未知数。

“我爸爸是养猪的,没有读过书,我读到工艺学院,但我的孩子就读大学。年轻人喜欢用电脑,变成宅男宅女,所以他愿意上网花钱购物。” 林福星用自家事例向记者饶有兴趣地介绍,购物观念的改变可能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标新立异的职总新店

今年8月,职总平价超市(NTUC)最大规模的“霸市”(FairPrice Xtra)在全岛最大的商场怡丰城(VivoCity)高调启幕。

这个两层楼面的零售空间,相当于两个足球场大,销售商品超过3.5万件。除了特大规模,这间“霸市”还按照现代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划分出生鲜超市、用餐、户外用品、旅客专区、育婴和玩乐角落等不同区域,宛如一个“超市内的商场”。另外,它还推出了“现买现烤”、“室内农场”、自行车装配等创新服务。

消费者从超市的“现买现烤”区挑选生肉后,可按照份量,当场烧烤品尝;他们还可从货架上挑选咖啡豆后,在超市里的咖啡厅烘焙;或者使用超市里的自助机从杯底反向打出啤酒泡沫,并在数秒内装满一杯啤酒。同时,超市也提供蔬菜清洗、切块等服务。

“霸市”的另一个亮点是本地首个设在超市里的室内农场,即由屋顶农耕公司茂丰(Comcrop)负责,种有8到10种蔬菜的小型室内农场。公司负责人表示其口号是“零英里蔬菜”,意为农场与超市之间没有距离,减少运送蔬菜的碳足迹。据悉,在室内农场利用水耕法种植的蔬菜,可直接卖给消费者,不仅保存期更长,营养也更高。

茂丰公司表示,设置室内农场的目的即是提高消费者购买本地种植蔬菜的意识,同时也要推广屋顶水耕法。据悉,公司在兀兰(Woodlands)占地74平米的屋顶农场每天可生产50公斤蔬菜,为传统种植方式的四倍,而且今后的每日产量有望提高至75公斤。

除了满足餐饮方面的需求,如果顾客到怡丰城附近的圣淘沙休闲游玩,超市的户外用品区还提供自行车销售、修理等服务。而紧靠自行车售卖区的便是仁益药房(Unity),顾客除了可以挑选超过8000种产品,也可在此通过视讯看诊和领药,并接受皮肤分析和体验虚拟化妆技术。为了节省顾客时间,超市预计于9月推出全新的扫描付款服务(scan and go)。届时,顾客可用手机扫描商品然后付款,省却排队结账的时间。

对于新开的职总超市,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 (Chan Chun Sing)指出,顾客在职总的售货架会发现即使是同样的货品,都来自世界不同的产地,这也是新加坡确保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政策。“因为我们的政策,即使世界一些地方发生了一些突发事件,我们的供应链不会因此中断…… 而在世界其它许多地方,一旦发生意外情况,供货会一连数月都受到影响。”

他表示,职总平价超市从上世纪70年代在大巴窑开设的第一家发展到今天,其外观和货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其社会使命一直是确保各阶层的国人有能力负担日常用品的价格。

综上所述,职总超市在新加坡的经营可谓蒸蒸日上。倘若拿其与同处亚洲的中国超市相比,便会发现完全不同的近况。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底,开了60年的家乐福( Carrefour)将中国业务80%的股权作价48亿元人民币(9亿新币)卖给苏宁易购后正式退出中国。作为大型超市业态的首创者,家乐福也曾想过改变命运,然而,随着中国消费模式转到网上和手机,传统超市便失去了成长的土壤,很多不习惯网上购物的顾客也被迫趋同。

除了家乐福,过去三年,沃尔玛也在中国关店不断,陷入中国连锁卖场销售额增速的断崖式下跌。同时,中国本土卖场的日子也不好过。据《赢商网》统计,2018年,永辉、华润万家、大润发等11家零售企业旗下的大卖场及精品超市等业态共开店307家,但不到5%的增幅远低于2017年的27%。显然,中国国内品牌超市的开店增速大幅放缓。由此可见,国情和商业模式决定了超市的命运。

刷掌纹超市异军突起

在今年的新加坡零售业研讨会及展览上,采用掌纹识别科技的无人售卖技术成为一大看点。而一间名为OCTOBOX的无人便利店已于8月入驻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开启无现金支付新概念。

该店开设在国大大学城(University Town),占地约120平方米,售卖货品超过2000种。便利店采用无人售卖形式,用户仅凭扫描掌纹进出,出口处设有支付柜台,数秒便可完成所有商品扫描,并再次通过识别掌纹自动付款,实现无现金支付。

首次进入便利店的用户,须用手机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QR Code),注册个人信息、确定掌纹及连接电子钱包或支付卡后,便可凭掌纹进行操作。据悉,为了方便不同使用习惯的顾客,便利店计划将逐步加入储蓄卡、信用卡等多种支付方式。此外,因无需人力,商店的成本会低于传统便利店,并且也会将此优势体现在商品价格上。

OCTOBOX总裁孙清华在受访时透露,自己从小就有一个超市梦。“小时候阅读超市大亨的传记,深受启发,并种下想开连锁超市的梦想。” 他从2012年开始从事零售供应,发现传统经营方式在收付款时不仅耗时久,人力成本也相对较高,实体店零售已逐渐被网购淘汰,急需改变。进入5G时代,他继续为实体店寻找新的生存方式。

经过两年多的筹备,OCTOBOX与星展银行达成合作,先行使用旗下PayLah!电子钱包作为无现金支付方式,并在国大开设第一间便利店。

OCTOBOX计划今年在全岛再开设四家便利店,将无现金支付概念带进更多高校、商圈甚至旅游景点。另外,他们也正与相关机构商讨,为社区及企业提供掌纹支付拉开柜门式贩卖机,不仅可售卖易碎品,还能根据各处不同需求定制商品种类。如果市场效果理想,未来还将继续扩充。

国大协理副校长许燕龙向媒体表示,希望便利店在带给学生方便的同时,激励他们多参与颠覆性科技研究,以此造福社会。“我们欢迎各界伙伴提供创新概念给国大尝试,但不要纯粹为了展示科技,而是可以实际解决学生日常生活中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