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能力遭质疑 WeWor...

盈利能力遭质疑 WeWork上市计划喊卡

5748
(来源:互联网)

(纽约2019年9月9日)共享办公空间供应商WeWork的营运模式和盈利能力遭到投资者质疑,甚至施压该公司推迟上市,致使该公司在短短3天内二度降低估值,且估值持续在下降,目前已经降至200亿美元(约276亿新元)以下。

据法新社(AFP)报道,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指出,投资者还想知道该公司是否拥有足够快速赚钱的能力,并且拥有足够的实力抵御当前全球经济放缓局势。

这是该公司三天来第二次下调其估值目标,有消息人士周四(9月5日)称,其母公司We Company因潜在投资者对其投资前景存在疑虑,而将WeWork估值从470亿美元(约649亿新元)下调至200亿美元(约276亿新元)。

去年, WeWork虽然取得18亿美元(约25亿新元)的营业额,但却亏损了19亿美元(约26亿美元)。

部分投资者也怀疑WeWork的商业模式的可行性,以及促使该公司推迟上市计划。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是WeWork上市计划的两大承销商,将会与对方以及投资者展开多次会议,以试图缓解他们的担忧。

知情人士指出,原定于周一启动向新的投资者推介WeWork股票的路演目前还不确定,而且很有可能不会在本周启动。

报道称,WeWork拒绝就上述消息置评。

知情人士也指出,上市计划是WeWork今年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并放眼从是次上市中募集大约30亿美元(约41亿新元)资金 ,然后再从各大银行获得60亿美元(约83亿新元)的信贷额度。

其实今年来,来福车(Lyft)和优步(Uber)两家叫车服务公司在挂牌上市后,股价都出现了暴跌。办公协作软件集团Slack在直接上市后也出现了亏损。而WeWork估值的下降,是这家市值数十亿美元的科技“独角兽”寻求进入华尔街寻求新融资的最新令人失望的消息。

WeWork是总部位于纽约的初创公司,成立于2010年,通过提供共享的、灵活的办公空间安排,将自己标榜为商业地产领域的革命性企业,自称为“空间即服务”(Space As A Service)的先锋,提供充满工业风和色彩绚丽的办公空间,还提供租户免费的咖啡、电子用品和公用事业服务,并在29个国家的111个城市开展业务。

WeWork还进军住宅公寓和教育等新领域,并告诉投资者说,他们应该视季度亏损为一项投资。 可是,WeWork联合创办人暨首席执行官纽曼(Adam Neumann)以个人名义投资房产再转租回给公司等做法引发了市场的错愕及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