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站到世界最高点

任正非:站到世界最高点

6374

在常人眼里,华为,也许只是林林总总手机品牌中的一个选项。但自去年12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受美方指控并在加拿大被捕;华府随之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并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提供从芯片到操作系统的一切货源;在特朗普的“威逼”下,不少国家对华为领先世界的5G通讯技术“敬而远之”…… 无疑,华为已成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的斗争焦点,而年逾古稀的任正非也不得不面对人生中的又一次“大考”。今年5、6月,他多次在公开场合向表露了自己的心声。

“我不认为我们会死,为什么要把死看得那么重呢?” 任正非在受访时表示,虽然暂时有些困难,但只要梳理一下存在的问题,哪些问题去掉,哪些问题加强,胜利会属于我们。

任正非的这番沉着离不开曾经坎坷的经历。他出生于1944年10月,父母是乡村中学教师,中、小学就读于贵州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县城,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就业于建筑工程单位,之后应征入伍加入承担这项工程建设任务的基建工程兵。1983复员后,他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但工作不顺利,于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了华为公司。

经过30多年的发展,华为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仅次于三星的世界第二大手机生产商,同时还是5G通讯标准的主导者。当然,美国对华为制裁将无疑会产生负面效应。任正非在6月17日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的一档直播节目预计,美国对华为采取的制裁行动将使公司收入在今明两年下跌约300亿美元(411亿新元)。他说:“华为为此做了一些准备,就像烂飞机一样,但是华为只保护了心脏、油箱,没有保护其他次要的部件。”

他还补充道:“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供应,还禁止我们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

不过,他认为情况将在2021年获得改善,公司将“重新焕发生机”。

有趣的事,每凡回首华为过去的发展,任正非总是感谢美国给予华为的支持。“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我们公司成长,做了很多贡献,华为绝大部分的顾问公司都是美国公司,典型的有IBM、埃森哲等,有几十家。”

他向记者解释,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华为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机时刻,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美国公司卖产品给华为都必须得到批准。美国是法制国家,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美国企业和我们是共命运的,我们都是市场经济的主体。媒体不要老骂美国企业,要骂就骂美国政客,但美国政客做这个工作可能低估了我们的力量。”

谈到孟晚舟被捕,任正非说,“美国抓我的家人,就是想影响我的意志。但家人给我的鼓舞就是鼓舞我的意志。女儿写给我的信说,她会长期做好思想准备,她也很乐观,我就放心了,减轻了很大压力。我要超越个人、超越家庭、超越华为来思考这个世界上的问题,否则我就不客观了。”

在中国国内,任正非十分反对民粹主义。“那我的小孩用苹果,就是不爱华为了?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华为毕竟是商业公司,我们在广告牌上从来没有“为国争光”这类话。

华为具备5G优势

“我们在最先进的领域不会有多少影响,至少5G不会影响,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也不会追上我们的。” 任正非的这番话发出不久,华为就在其六月发布,它已经在全球30个国家获得了46个5G商用合同,5G基站发货量超过10万个,居全球首位。

日前,华为与跨国电信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在西班牙正式启动该国首个5G网络商用移动网络,覆盖马德里、巴塞罗那等15个主要城市,服务大约50%西班牙人口。沃达丰不是欧洲市场唯一支持华为的电信运营商。5月底,英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之一EE公司在英国6个主要城市率先开通5G服务,该公司重申将继续在其部分5G网络基础设施中采用华为的设备。据沃达丰公司透露,他们将陆续在英国和德国等国开通5G网络服务,今年夏天将实现5G网络在英国、意大利和德国的漫游。

至于5G将来会不会分裂成两种标准?任正非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认为,人类统一成一个标准是不容易的,共同的全球云能更好地为社会服务,但倘若两种标准,那就是两朵云,将来很难交融。

据任正非介绍,5G的容量是4G的20倍,是2G的1万倍;耗电每个比特相比4G下降了10倍;体积下降到1/3,下降了70%。5G基站只有20公斤,就像装文件的手提箱那么大,可以随意地装在杆子上或者挂在墙上。华为还有几十年不会腐蚀的耐腐蚀材料,可以把5G装在下水道里。这样的便利性对欧洲最适合,因为欧洲有非常历史悠久的城区,不能像中国那样安装大铁塔。不仅是铁塔,以前的基站建设大都需要吊车,而把吊车开进去还需要封路。现在5G基站我们用人手提就上去了,因此很简单,工程费用可以降低约一万欧元。当然中国的大铁塔也不浪费,可以把5G基站挂在上面,只是不需要新建铁塔了。

其次,5G带宽的能量非常大,能提供非常多的高清内容,传播8K电视很简单。宣传上说费用下降了10倍,实际上可以下降100倍,这样老百姓也能看高清电视。

但是,任正非也承认华为将继续希望使用美国的芯片。美国公司现在履行责任去华盛顿申请审批,如果审批通过,华为还是要购买它。但如果真出现供应不上的情况,华为也没有困难。因为所有的高端芯片华为都可以自己制造。

“在和平时期,我们从来都是“1+1”政策,一半买美国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 我们将来还是要大规模买美国器件的,只要它能争取到华盛顿的批准,我们还是会保持跟美国公司的正常贸易,要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而不是孤家寡人自己做。

“美国今天把我们从北坡往下打,我们顺着雪往下滑一点,再起来爬坡。总有一天,两军会爬到“山顶“相遇”,这时华为决不会和美国人“拼刺刀”。“我们会去拥抱,我们欢呼,为人类数字化、信息化服务的胜利大会师,为多种标准顺利会师。我们的理想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消灭别人,大家共同为人类服务,不更好吗?“

“如果说大家都不要爬坡,在“平原”上互联互通,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这当然更好,这是理想化状态。即使爬坡有碰撞,我们决不会“拼刺刀”,绝对是拥抱竞争对手。”

”从来都是学生超过老师,这很正常,老师不高兴,打一棒也是可以理解的。美国是我们的老师,看到学生超过它不舒服,打我们一下,也是存在的,我们也不计较。以后写论文的时候,加一个名字,把它放在前面,我们放后面,不就行了吗?”

人才战略是根本

任正非透露,华为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以及一个战略研究院。

5G标准是源于十多年前土耳其Arikan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这篇论文发表两个月后就被华为发现了,于是便开始以这个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一步步研究解体,共投入了数千人。十年时间,华为把土耳其教授数学论文变成技术和标准。华为的5G基本专利数量占世界27%左右,位于世界第一位。土耳其教授不是华为在编员工,但是华为拿钱支持他的实验室,他可以去招更多的博士生,华为同样给博士生提供帮助。华为还在日本支持一位大学教授,他的四个博士生全到华为来上班,上班地点就在教授的办公室,而且他又可再招四个博士生,等于有八个博士帮做他研究,所有论文等一切都归教授所有。如果华为要用他的研究成果,需要商业交易,华为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延伸出更多的科学家。

任正非坦言,西方公司在人才争夺上,比中国看得长远,如果发现你是人才,西方公司就让你去他们公司实习,接受专业培训,这就不是中国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概念。虽然华为扩大了与美国公司争夺人才的机会窗,但实力还不及美国。对世界各国的优秀大学生,从大二开始,华为现在就给他们发offer。例如,新西伯利亚大学连续六年拿到世界计算机竞赛冠军、亚军,但是所有冠军、亚军都被Google用五、六倍的工资挖走了,从今年开始,我们要开出比Google更高的薪酬挖他们来,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创新,我们要和Google争夺人才。“我们支持科学家的创新,对科学家不要求追求成功,失败也是成功,因为他们把人才培养出来了。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源源不断地前进。”

为了人才培养更具可持续性,华为的战略预备队在华为大学学习,学员都受过高等教育,且大多数是硕士、博士、以及世界各地的名校生,在世界各国的基层工作几年、做出杰出成绩的人员到华为大学受训,受训以后再回去。

任正非曾向媒体讲了关于二战时德国和日本的故事。德国因为不投降,最后除了波茨坦会议留下准备开会,其余地方全被炸成平地。日本也受到了强烈轰炸,如果不投降,美军也要全部炸平,最终日本采取了妥协的方法,保留天皇,日本投降,没有被完全摧毁,尽管大量的工业基础被摧毁了。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在任正非看来,德国和日本的重新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和对教育的重视。“所有一切失去了,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教育是中国的软肋

“为什么美国这么厉害?其实就是教育。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是关心我们国家。”

任正非认为中美贸易的根本问题是科技教育水平。“我们和人家的矛盾是什么?人家粮食好、猪肉好,就是价格低,我们能抵挡得住吗?东西好、价格贵,我们可以抵制住,但是价格低呢?”

比如,在欧洲买一件MAX MARA的大衣500-600欧元,还退税,而在北京买一件同样的大衣要40000-50000元人民币,怎么抵挡得住这个潮流?海关保护是有限度的,长期保护下去,最终是要落后的。国家一定要开放才有未来,但是开放一定要自己强身健体和文化素质。

任正非认为,国家如果不重视教育,就会重返贫穷,因为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工,二十多秒生产一部手机,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智能化的。” 这时如果人的文化素质不够,如果没有受过大专、大学以上的教育,英文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了。“我们公司没有“工人阶级”这个名词,因为我们公司生产线上的基本要达到“工匠”,而且许多还是博士、硕士。”

“把华为放大看中国,一个国家更要重视教育,否则是没有竞争力。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虽然有硬件基础,比如铁路、公路、交通设施、城市建设、自来水……各种环节的硬件设施。但硬件设施是没有灵魂的,灵魂在于文化,在于哲学,在于教育、艺术……,在于人的文化素质。只有这样才能在硬质基础上,形成一个软质的黑土地,才能种活各种庄稼。”

“十二大胡耀邦提出’要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的时候,当时我也同样不理解,国家都快到经济崩溃的边缘,怎么去考虑全民族文化素质呢?多少年以后,我才理解胡耀邦讲这句话太伟大了,讲到了事物的本质。包括王国维对张之洞、李鸿章开矿山、建工厂不置可否,他说‘振兴中国的基础在哲学’,尽管王国维被人骂,但有可能他看到了事物本质。一个国家除了有硬的基础设施,还要有软的土壤,没有这层软的土壤,任何庄稼都不能生长。这层软土越厚越好,中国有五千年的积累,开放、改革、学习,一定可以支撑现代工业。”

“我们已经真正在某些方面的科学技术上已领先了世界,我能看见我们科学家的真实成就。我只要一出国,到了任何一个研究所,每个科学家都争着上来讲他的研究。科学家走到这一步需要大量积累,如果没有从一层层的基础教育抓起,没有从农村的基础教育抓起,中国就不可能在世界上竞争。现在中国是仿制文化,仿制文化是永远追不上这个世界的。现在国家处于高成本时期,部分产业在往越南、泰国转移,它们的工业已经成规模气侯了,他们现在产业要升级,升级的目标是什么?挖中国公司、挖中国的外资企业。

“因此,要看到我们国家会出现一些新的危机,即完全能走向人工智能的工业可能会重回西方,因为它不需要多少人工了,工会问题、罢工问题、高工资、高福利问题……都不存在了,完全可以回归西方,” 任正非表示,完全不能走向人工智能的产业,可能会到低成本的国家去。中国开放改革三十多年的伟大成就正在逐渐被两极分化,一部分跑到西方去,一部分跑到低成本国家去。“如果我们不能急追世界的进步,那我们国家能振兴吗?不能振兴。未来二、三十年人类将会发生一场巨大的技术革命,这场技术革命就是“人工智能”产生的极大社会推动。5G只是给人工智能添了一个“翅膀”。因此,国家要充分看到这一点,国家的未来就是教育。

我父母是乡村教师,父亲是党内高级知识分子,他是校长。在文革平反以后,做了一所重点中学的校长。他们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政治地位低下,受欺凌,经济待遇那么低,孩子眼睁睁看着爸爸妈妈这么凄苦,历历在目。父母给我们讲人生选择时,命令我们“今生今世不准做老师”。我们印象很深刻,果然后来都没有做老师。

但是,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没有老师,这个社会怎么办?就要改变对教师的政策,“所以我才说,’再穷也不能穷老师’,也就是说,再穷也要对未来投资。就像华为公司的战略投资一样,我们公司是全世界最穷的高科技企业,但是我们对未来的战略投资是很可观的,每年用于基础研究的费用以及给全世界大学教授支持的经费数额则更大。

“只是我看到科学家的真实科研水平,以及中国和国际的差距,我便愿意把对教育的重视说出来。在外国取得了博士学位,也只是在“独木舟”中拿到一个桨,要想划到“航母”的起跑线上,还很遥远。他认为中国的博士论文要多一些真知灼见和大胆假设。为了达到目的,国家确实要从最基础抓起,只有尊师重教,踏踏实实做,国家未来二、三十年,或三、五十年才有希望。”

“未来二、三十年人类一定会爆发一场巨大的革命,或者说是技术进步的爆炸性增长。这场革命的恐怖性大家都看到了,特别是美国看得最清楚,才会来消灭“出头鸟”。只是它没想到我们早有准备,消灭不了;它以为还是架起几门“炮”就能吓唬一个国家的那个时代,可能它误判了。”

“如果国家从今天抓起,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很多都是博士、硕士,就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搏击,争取国家新的前途与命运,这才是未来。” 他认为这个时代会有巨大进步,中国需要一代代青年扑上去。

事业打拼

“我们牺牲了个人、家庭,牺牲了陪伴父母……,这些都是为了一个理想 — 站到世界最高点,”

然而,当谈到家庭,任正非便满是愧疚:“其实我这辈子很对不起小孩。“ 当他的两个孩子还小的时候,任正非就当兵去了,11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回家的时候,孩子们白天上学,晚上做作业,然后睡觉,第二天一早又上学去了。所以,任正非和孩子没有什么沟通,没有建立起什么感情。小女儿其实也很艰难,因为那时公司还在垂死挣扎之中,任正非基本十几个小时都在公司,要么就在出差,几个月不回家。当时为了打开国际市场,证明华为不是在中国搞腐败成功的,在国外一待就是几个月,小孩基本上很少有往来,因此很亏欠他们。

“其实小孩们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自己对自己要求很高。”小女儿在中学的时候,每个星期要跳15小时舞,跳完舞回来才能做作业,晚上一点多才能休息。大学以后基本上做作业到晚上两点多钟,有时候做算法时会做到四、五点钟。小孩很热爱文艺,有人邀请她参加名媛会时,她跟爸爸妈妈商量说她要出席,当时任正非的态度是支持,他认为如果孩子受了这次打击,当她的未来人生路走得不顺的时候,就会说爸爸妈妈堵了她的路,所以父母还不如挺身而出支持她,她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任正非向记者坦言,他有过两次婚姻,三个小孩。他的前妻性格很刚烈,在文化革命中曾经是重庆三十万红卫兵的政委,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而任正非是连红卫兵都参加不了的逍遥派,大学毕业没有女朋友,所以别人给他介绍。“她能看上我,我真的不理解,那时除了学习好,家庭环境也不好,我父亲还在’牛棚’里,她怎么就看上我了?我们一起走了二十多年,后来就分开了。” 任正非告诉记者,他现在的太太姚凌很温柔、很能干,用二十多年时间专心培养小孩,很有成就。“我和姚凌办结婚证这些都是前妻帮忙的,小孩上户口也是前妻帮助的。我前妻与我现在的太太关系也很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