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聚焦: 陆海新通道

中新聚焦: 陆海新通道

1261

引言:新加坡虽只是一个地图上的“小红点”,但却是世界上贸易依存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其所连接的密密麻麻的贸易运输线路中,有一条被称作“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New International Land-Sea Trade Corridor):它从赤道以北150公里出发,蜿蜒北上4000多公里,直至中国西部经济重镇:重庆。恰逢狮城喜迎2019新春佳节之际,这条经济纽带也迎来了她的两岁生日。

文:张俊

陆海新通道让企业受益

2019年春节前夕,记者来到位于新加坡科技园 (Singapore Science Park)内的国际电子贸易有限公司(GeTS Global)。

GeTS下属于本地拥有30年历史的电子政府方案公司劲升逻辑(CrimsonLogic)。两年前,它开创了新加坡首个电子贸易平台,连接东盟、中国、美国等世界主要市场的各个海关。

由于公司部分还在装修,公司首席执行官莊国强 (Chong Kok Keong)暂时只能与几十位员工在一间底层的大办公室一起忙碌地工作着。他曾在新加坡贸易发展局、外交部工作过,拥有20多年外贸从业经验,他见到记者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热情地迎了过来。

莊国强(左二)和下属在GeTS Global“临时办公室”办公

“作为东南亚的枢纽,新加坡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一直密切,而陆海新通道为我们创造了更多的机会,” 莊国强告诉记者GeTS为世界主要贸易市场的政府和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等跨国贸易解决方案。

由于各国的通关标准和软件平台不尽相同,新通道在推进贸易的同时,也对贸易电子化所需要的各类技术提出了新的要求。

例如,虽然各国都用6-10位的海关编码(HS Code)对其贸易商品进行标示,但由于经济和政策上的差异,各国对同一件商品采用不同的编码。倘若在进行国际贸易时不进行“统一解码”,势必会严重影响贸易流程和效率。

莊国强表示,随着地区贸易量的增加,各国企业对解决贸易障碍的需求与日俱增,公司的业务量也被快速带动起来。

他告诉记者截止3月底的2018-2019财政年,GeTS预计共将处理1800万单贸易,涉资总额达1万亿新币。

“鉴于陆海新通道以及其它积极因素的影响,下一个财政年公司的贸易处理量和所涉金额量预计将双双实现30%的年增长,”莊先生与记者分享的这组数据同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表现有些不谋而合。

据中国官方统计,截止2018年,中国已连续10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也已连续8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去年,在中国的前三大贸易伙伴(欧盟、美国、东盟)中,中国与东盟贸易增速最快,超过中国对外贸易的平均增速。近两年来,中国还是东盟的第三大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

早在2017年2月,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国西部和东南亚之间的联系两地间的贸易发展,新加坡与中国举行了首次中新(重庆)项目联合协调理事会。会上双方同意建立从重庆到新加坡的“南向通道”(Southern Transport Corridor),这也是陆海新通道的旧称。

同年9月25日,中国“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常态化运行首趟班列在重庆铁路口岸首发,通过铁路至广西钦州港,再海运至新加坡等东盟各港口,进而连通国际海运网络。该班列之后逐步实现“天天班”双向对开,目的地覆盖全球66个国家和地区的131个港口。

“南向通道”的名称字面上指的是从北向南的货流,但随着通道发展,更多货物将从东南亚运至中国,例如从重庆东向衔接上海、宁波等沿海地区,进一步开拓中国西部的对外连通性。同时,也有越来越的货物从这里通往欧洲。因此,新中双方认为用“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更为精准,互联互通建设的范围与方向也可以更广泛、更多元。

2018年11月,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来访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共同见证下,南向通道被正式改名成“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简称陆海新通道。

该通道是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新加坡与中国西部省份合作,打造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通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的陆海贸易通道。据悉,采用该通道进行贸易,将比经中国东部地区出海平均节约15天左右。

新加坡叶水福集团(YCH Group)执行主席叶进国(Robert Yap)最近在接受时代财智记者采访时表示:“陆海新通道将让我们的客户实现全球无缝衔接。”

他告诉记者,去年底叶水福完成了首个重庆到新加坡 4500公里陆路货运测试 (pilot China-ASEAN Regular Shuttle Service)。

该班货车于由重庆巴南出发,经过约一周时间,最终抵达叶水福集团位于“裕廊创新区”的仓储设备“供应链城”。期间,班车通过广西凭祥友谊关、越南、老挝、泰国等地,是目前为止,东盟班车最长的线路。若比较重庆至新加坡的运送路线,陆运的成本比空运节约了约70%。

叶进国认为,随着中美贸易战所导致的商务成本的压力,陆海新通道还将有利于东南亚的外商直接投资。

“中国的很多制造商将越南等东盟国家视为有吸引力的生产基地,因为那里的工资成本只有中国沿海城市的三分之一。泰国和马来西亚的电子生产业也将会受益于此,” 叶进国还表示陆海新通道还将带动沿线城市化和数字化的进程。

最后一公里任重道远

今年初,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 (Chan Chun Sing)在访问重庆时呼吁更多亚细安国家使用陆海新通道进入中国西部进行经贸往来。

他说,如果商企选择陆海新通道在东南亚和中国西部之间进行货物贸易,将比使用长江流域更节约时间和成本。这对于运输保质期较短的货物极为重要。

“在扩大经济规模,提高铁路里程的同时,我们必须相适应地增加冷链运能和海运的频率。”

陈振声表示,“陆海新通道”是个以“新中一关通,铁海达全球”为目标,多式联运、多重经济效应的运输通道。“陆海新通道”不仅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也将两地之间的货物运输时间从原本的3周减少至1周。

重庆和新加坡分别作为区域枢纽和国际物流分拨中心,通过结合“陆海新通道”铁海基础设施开启更有效的交通线,这有助于加强贸易及金融、数据、人才和科技等领域的互联互通,促进中国西部地区与东南亚的发展。加强区域间的互联互通有利于资源与资本的聚集和调配,促进双边区域一体化及发展。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从一开始由新加坡和重庆主导,到后来纳入广西、贵州与甘肃,“陆海新通道”的朋友圈再次扩大令人鼓舞。现今,该通道也迎来了青海与新疆携手推动建设工作。“陆海新通道”作为一个开放共享、合作共赢的平台,欢迎各方加入此通道的发展。

“聚集的货运量越高,规模经济效应也会越大,从而降低成本,惠及所有参与方包括企业,” 他认为整体来说,成本的降低有利于中国西部的经商环境,进一步促进投资。新方企业非常积极参与中新互联互通项目陆海新通道的发展,也对此项目做出努力。

作为新加坡港口经营管理公司,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一直在大力推广来往新加坡及钦州的路线,并取得初步成效。随着货运量的增加,航班将随之加密至“天天班”。新加坡港务集团也从一开始就提供优惠配套,鼓励业者使用此通道。

由新渝两地重要企业牵头成立的“中新互联互通(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也带头引领通道发展,积极推动北上货量,以平衡南北双向的货运量。至今,通过此通道运输的北上货物种类包括纸浆及纸质类成品、钢铁、塑料树脂等商品,多元醇和硬脂酸等化学制品,以及海鲜和水果。

对于“陆海新通道”今后的发展,陈振声认为虽已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

他表示需要在铁海联运的互联互通基础上,继续加强多式联运的互联互通:“首先,我们需要继续加强各方面硬件的建设,特别是最后一公里的衔接。”

目前,抵达港口的货物需要以货车运输的方式将货物运到列车上,非常耗时。如果在通道各主要节点将铁路延伸至港口,再加上物流标准化,才能真正实现网络的无缝衔接。

“第二,我们也要加强软件建设,优化跨境和跨运输方式时的查验检疫过程,使通关手续和条规更加透明化。”

陈振声表示也计划探讨贸易信息电子化,提前将有关信息传送到海关及有关单位,方便货物抵达港口后能第一时间完成检查通关过程。促进贸易流向以及达到区域一体化的关键在于中国各西部省市的协调。

中国政府官员也多次在正式场合表示重庆作为项目综合方面的一个枢纽中心,扮演逐步让中国西部省市动起来的角色,随而带动中国西部的开发。因此,新中双方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看待陆海新通道,让它拥有更高的含金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