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莫以5G论成败

郑永年:莫以5G论成败

1354

引言

5G的全称是5th Generation,  即第五代移动通讯网络,一个号称比第四代传输速度高出百倍的科技突破。然而,随着华为(Huawei)在5G技术领域的迅速发展;孟晚舟去年12月1日在温哥华被捕;美国全力说服盟友拒绝使用华为电信设备…… 5G,这个没有汉字的英文缩写,在中国已经超越了科技和经济范畴,成为了政治代名词,以至于让人们有了“得5G者得天下”的错觉。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最近与《时代财智》分享了他对5G以及未来中国的见解。

文:张俊

2019年1月郑永年在醉花林演讲  张俊摄

华为仍有“软肋”

“华为拥有中国最先进的科技和领先世界的5G,但它依旧受制于人,” 郑永年用他一贯的一针见血的话风道出自己的观点。

5G网络的主要目标是让终端用户始终处于联网状态。除了智能手机,5G网络将来所涉及的设备将包括各种智能办公、智能家庭及穿戴设备。虽然现在人们对5G只是“雾里看花”,但有朝一日,它将把无人驾驶、物联网等众多科技产品和理念带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据专家预计,到2022年,全球在5G网络上的支出将从2018年的6.6亿美元飙升至700多亿,而中国一国就将占据全球5G支出的三分之一以上。

据普华永道提供的数据,华为早在两年前就在5G研发方面的投资超过130亿美元,超过了苹果公司与微软。而相比之下,诺基亚仅投资56亿美元,爱立信则只有44亿美元。目前,华为不仅提供网络设备,还是世界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并能提供云计算服务并制造人工智能芯片,因此是世界5G技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郑教授认为5G技术本身不算太“高不可攀”,但它需要一个庞大的支撑、配套系统,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基于Windows和Androit操作系统的使用平台。华为虽然已经研发出了5G设备、智能手机、甚至是芯片,但其操作使用平台依然靠的是被美国等西方国家垄断的技术。

除了华为“老大”,中国小米、中兴等电信生产商则面临着更为严重的“瓶颈问题”,它们的主营业务从本质上讲只能称为“组装”,因为核心技术依然掌握在西方手里。

上月,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将中国、日本、韩国和海湾国家列为对5G需求较大的第一类市场;而把美国在内的欧美发达国家列为“可有可无”的第二类,并表示华为的5G不期望进入所有国家。

但是,郑永年认为这样的分类低估了美国的重要性。

“中国虽然在某些单项领域取得了领先,但其整体科技实力还和美国相差甚远。像华为这样的高科技企业若要取得进一步发展,就离不开美国市场。因此,纵然华为受到美国百般围堵却从未宣布放弃美国市场。”

“美国无疑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俄罗斯国土面积大,但其经济体量仅与广东省相当;金砖五国中四个国家经济总量加起来还不如中国;而广大的拉美和非洲没有足够的消费力,” 郑永年认为美国若继续怂恿盟友抵制华为,无疑会遏制华为的发展,让华为仅仅获得部分领域的技术领先,却无法将领先化为5G在欧美主要市场的应用经验和优势,可谓“得势不得分”。

同时,针对媒体热议华为受阻将影响世界5G技术发展的相关报道,郑永年认为美国遏制华为只会影响华为的发展,但无法阻碍5G在世界各国的发展趋势。

“每个国家都在加速研发本国的5G技术,瑞典有爱立信,芬兰有诺基亚。”

去年11月,新加坡电信运营商星和电信(StarHub)与诺基亚和在新加坡完成了首个3.5GHz频段5G新无线电的户外试点;今年初,新电信(Singtel)和爱立信在新加坡理工学院(SP)携手建立了新加坡首个现网5G设施。

如此可见,5G的研发和试验已经在世界各地以不同方式进行着,有朝一日也会像4G一样推广使用,这是不以华为而改变的事实。

中国提前将“敌人”唤醒

“贸易战是正常的经济现象,但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我个人认为是被中国人吓坏了,” 郑永年说美国曾在80-90年代和德国、日本都打过贸易战,因为当时两国的科学技术已经真正赶上或者超过美国了,所以美国要改变规则。

然而,中国和当年德国、日本的情况不一样。

中国制造2025也好,一带一路也罢,郑永年认为都只是国家正常的产业升级和发展战略,尽管中国具备发展潜能,但它的科技实力和美国依然相差甚远。然而,由于中国的宣传部门、部分专家和智库的高调引起了美国的警惕,并提前将其唤醒,从而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显然,打击华为也与其相关。

2018年12月1日,正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阿根廷出席G-20峰会当天,加拿大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逮捕了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华为创办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

今年1月28日,美国司法部以涉嫌窃取贸易机密及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等23项罪名起诉孟晚舟,据说,之后加拿大已接获美国引渡孟晚舟的要求。

在孟晚舟被捕后,虽然美中展开了一系列贸易谈判,但美方打击华为的立场依然相当明显,近月来,美方已公开要求其多个盟国停止使用华为的第5代通讯设备,声称这些设备可能具有安全隐患,据多家西方主流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很快将发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电信公司在建设下一代无线网络时使用中国设备。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月访问波兰、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时呼吁盟友弃用华为产品,以保障国家安全,否则将威胁难与它们维持伙伴关系。

今年1月,波兰以从事间谍活动罪逮捕了华为波兰分公司一名中国籍高层主管以及一名波兰前安全官员。华为事后异常迅速地开除了该名员工。波兰政府也考虑在未来的5G行动通讯网路排除使用华为设备。

对此,美国副总统彭斯赞赏华沙当局“致力保护电信业”,拒绝中国进入波兰市场。当然,这遭到了中国驻波兰大使馆的反驳,批彭斯企图威胁利诱,挑拨中波关系。

在南半球,新西兰也决定不让华为参与该国的5G网络建设。华为随后在新西兰主要报章《新西兰先驱报》和“Stuff”旗下报章刊登广告,以“没有华为的5G,有如欠缺新西兰的榄球界”为标语,讽刺新政府的决定,同时也希望挽回当地的信心。

坚持开放可破围堵

“中国虽然提前把敌人唤醒了,但如果自己也保持着清醒,也在往前冲,则未必是坏事,” 郑永年认为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开放政策。

他认为虽然美国挑起与中国的贸易战并围堵华为,但中国毕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中产阶级的绝对数和美国相当,市场潜力巨大,只要中国没有闭关锁国,华尔街绝不肯放弃中国这个大市场。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曾是美国最大的技术应用市场,如果没有中国,美国无法取得快速发展。目前,中美之间的贸易依存度高,即使脱钩一点,也不会完全分离,是相对独立的两大经济体。

“除了华尔街,日本和欧洲也不会放弃中国市场,因为美国、日本、欧洲都明白它们无法在印度、拉美或者非洲找到并发展起一个像中国一样的资本市场。但如果现在的中国像明朝那样闭关锁国,那就肯定落后,而落后就会挨打,” 郑永年表示美国向中国发起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但与冷战和军事竞赛相比,贸易战是更好的选择。

他认为闭关锁国将导致冷战和军事竞赛,也就是国民经济军事化,遭致惨重经济损失,这一点已有前苏联的前车之鉴。再往前追溯历史,中国清朝时期,西方把中国的火药和指南针结合起来构建成强大的海军船队侵略中国,而清王朝却闭关锁国,把自己的火药仅用于放鞭炮,把指南针用于看风水,结果吃了大败仗。

相反,倘若中国坚持开放政策,结果就不会那样,冷战打不起来,中国就会继续进步和发展。

“上世界五、六十年代西方封闭中国的时候,中国依靠钱学森等归国科研人员创造了两弹一星科技进步。现在,中国已经和平了40年,就算人家把门关上,中国也不能关,” 郑永年表示大英帝国早期就是依靠单边开放实现了崛起,现在的社会更是证明了“越开放越强大”的道理。开放的中国才会让国外先进技术源源不断地流进来,而华为即使被围堵也可以了解世界趋势,继续实现同步甚至跨越式发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多次强调将继续实行开放政策。郑永年认为国家开放就会有资本流入,包括比资金更重要的技术资本。目前,中国数量经济已经完成,下一阶段的主要目的就是提升质量。现在中国人均GDP不到1万美金,只有美国的20%,要取得进一步发展,中国就必须获得高技术,而不是扩大劳动密集型产业。因此,对于中国来说,贸易中最重要的是技术贸易,尤其是高端技术。

郑永年认为今后几年,中国将面临更大的挑战。贸易战所带来的更多负面效应将在今年影响中国经济。目前,与中国经济紧密相联的股市和房市形势都不好,这两者相互关联,反映了中国百姓对未来缺少信心。同时,中国需要创造大量就业岗位,消化贸易战所导致的下岗问题。由于和西方的国情不同,中国的医疗和教育都进行了产业化,不适合过早提出以服务业为中心,发展应主要靠高新技术引导下的实体经济。

总之,只要中国继续开放,即使华为的5G产业遭到美国围堵,中国将依然获得宝贵的发展空间。

郑永年简介: 中国浙江省余姚县人。汉族,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1981年考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修国际政治,同时拥有法学硕士学位。1995年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同年前往哈佛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996年底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工作至今。2005年,他被聘为英国诺丁汉大学终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