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致远:瞄准“疑难杂症”

杨致远:瞄准“疑难杂症”

1464

引言

今年1月17日,日本经济新闻社在新加坡举办了一场以创新亚洲为主题的“日经论坛”。会上,美国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Jerry Yang)针对中美贸易战、科技创业、企业创新和东南亚机遇等热点问题做了演讲并和媒体进行了交流。作为受邀媒体,《时代财智》现将这位被称为“世纪网络第一人”的创业先驱在论坛期间发表的部分观点汇总呈现。

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不是一场输赢较量。中美经济相互依存,两国间的贸易战就像一场电视真人秀。

为了吸引人才,两国在工程研究科研领域都投入巨大,尤其在人工智能领域,很难有输赢之分。尽管美国企业会继续限制中国进入其市场,但那样并不能增强美国企业和美国商品的竞争力。美国若想切段与中国的供应链和工厂进货渠道看似简单,但因为两国经济互相依托,实则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落实。倘若美国决定和中国彻底分道扬镳的话,代价则会更大。

中国总想对国家的基础设施等重要领域拥有绝对控制权;而美国也总是想方设法将它的高新技术不外流,但是美国对高新技术的定义不够明确,过于宽泛。美国有权盯着中国未履行世贸组织规定或是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短板不放,但是追求公平贸易和贸易保护主义有本质区别。

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投资环境?

中国在改善投资环境方面做出了努力。近年来,中国投入了很多资金在科研、国防、教育领域,而这三个方面一直是美国的传统优势。中国的创业环境现在已有改善,很多大公司创造了行之有效的经营模式,吸引了很多回流资金。尽管中国的社会矛盾纷繁复杂,但从长远来看,中国目前的优势迟早会带来回报,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

如何看待亚洲企业发展和技术创新?

东南亚正迎来经济增长期,目前的情况与10-15年前的中国比较类似。相比当年,现今社会已经跨过了固定电话和手机普及阶段,今后或许会进步得更快。目前来看,电子商务和手机结算等技术是关键,物流基础设施也有可能明显改善。

对于初创企业有何看法和建议?

在创业时要找到社会和企业面临的课题,并且善于利用技术去解决那些常人不愿意面对的“疑难杂症”。课题越大、越复杂、商机越好。

例如,由于亚洲交通拥堵严重,德士不好打,印尼的GoJek和新加坡的GrabTaxi等网约车服务商就看到了机会;在中国,因为发现了沟通的障碍,微信便应运而生。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商业务改善了中小企业的物流和销售,取得了成功。

我离开美国雅虎,成立了投资公司,旨在支持处于创意阶段的初创企业。目前,投资对象达到150家左右,其中包括中国滴滴出行等亚洲企业。在决定投资对象时,我重视产品和服务能否在全世界被接受。如果无法在亚洲拓展业务,就称不上全球企业。我还会观察创业者是否具有克服困难的热情。

如何看待当下的创业环境?

现在,风险企业投资者增加,还出现了云服务,创业变得容易。但越是容易,竞争越激烈。我也有再次创业的想法,但还没有好的创意。很多年轻创业者都具有与我当初不同的创意和热情,他们很有干劲。

追求何种投资回报?

不同于募集资金、追求投资收益的投资者, 我是用自有资金投资。我希望支持那些致力于开发能改变世界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我的每次投资都是为了获得支持下一个创业者的资金。从新创企业来看,遭遇失败是家常便饭,重要的是从失败中吸取经验。

杨致远 (Jerry Yang)

杨致远1968年11月08日生于台湾,1978年,年仅10岁的杨致远和弟弟随妈妈移民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荷西。刚到美国的时候,他几乎不懂英语,但尽管如此,仍在学习上仍获A等,并且在3年之后就成为班上的跳级生。随后,他在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先后获得理学学士和理学硕士学位。攻读博士期间,杨致远和大卫·费罗(David Filo)于1994年4月,共同创立雅虎互联网导航指南,并于次年3月注册成立了雅虎公司。

2012年1月,他辞去雅虎董事会董事、雅虎日本董事会董事、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董事职位,转而成立了现在的风险投资公司“云雨创投” 至今(AME Cloud Ventures)。期间,联想集团在2013年委任雅虎创办人及前首席执行官杨致远为董事会观察员。2014年,他进入联想董事会,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 2015年12月,杨致远出任滴滴快的董事会观察员和公司高级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