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万亿人将在太空生活...

贝索斯:万亿人将在太空生活

1072

日前,蓝色起源宣布将于2019年正式售卖商务机票,让乘客搭载New Shepard火箭开启太空旅行。这家由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于2000年创办的商业太空公司,在经过近18年的发展后,终于要将商业太空游变成现实。贝索斯为何对太空如此着迷?商业航天领域是否即将发生激动人心的变革?相信你在这篇采访中都能找到答案。以下是Via Satellite的独家采访,贝索斯谈到了他对蓝色起源公司的规划,以及他对未来航天产业的看法。

贝索斯:万亿人将在太空生活

你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创建一家卫星和航天企业的?蓝色起源的由来是什么?

贝索斯:我在2000年创建了蓝色起源。在头三年里,我们研究了几乎每一项非传统的发射技术,想知道有没有比化学火箭更好的东西。最后,我们认定,对于从地球表面向太空发射而言,化学火箭实际上是一项优秀的技术。但问题在于,化学火箭必须可以重复使用。因此,大概从2003年起,我们开始专心打造具有高度可操作性和高度可复用性的运载火箭。这就是蓝色起源的由来。我们需要大幅降低基础设施的成本,目前的发射费用太高了。

这个领域里的很多企业家往往在小时候就对太空着迷。你也是吗?在你对太空的回忆中,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贝索斯:我确实也是这样。不是你选择了你的爱好,而是你的爱好选择了你。我从5岁开始就痴迷于太空和火箭发射,看过阿波罗计划,也看过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登月。我不后悔,我就是喜欢。我对它倾注了很多,终生如此。

有报道称,我的高中女友曾说,她相信我创建亚马逊只是为了挣到足够多的钱,好创建蓝色起源。事实上,我一直都有涉足航天业的想法。当然,亚马逊为我带来的财富让我有能力创建蓝色起源。

相比你打造过的其他公司,打造一家航天企业有多难?

贝索斯:从某些方面来说完全是两码事,但就基本原则而言,我觉得非常相似。如果拿亚马逊和蓝色起源做比较,对于蓝色起源,我们打造的是基础设施;对于亚马逊,我们是在已有的基础设施之上进行打造。

所以,我在1995年创建亚马逊、运送我们的第一批包裹时,我们不需要建造一个运输网络,它已经存在了,名字就叫英国皇家邮政、美国邮局、德国邮政、UPS等等。我们可以依靠这些基础设施,不需要去建立一个网络。那时,人们使用拨号上网,但提供这一基础设施的是长途电话网。我们不需要建立支付系统,它已经存在了,名字就叫信用卡。很多基础设施都已经有了,我可以在已有的基础设施之上打造亚马逊。

这就是互联网创业如此兴盛的原因,因为入场成本非常低。基础性工作已经完成,所以,大学宿舍里的两个孩子可以创建Facebook。但这在航天产业却不可能,因为基础设施要么不存在,要么过于昂贵。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蓝色起源大为不同,因为我们想做的是打造基础设施。便宜、可靠、方便地进入太空,这就是基础性工作。如果我们能做到,那么在下一个阶段,我们将看到一个充满活力的航天创业环境。如果蓝色起源成功了,也许大学宿舍里的两个孩子将能创建一家伟大的航天企业。

对于这些基础设施的建立,你有什么心得?难度有多大?

贝索斯:在我看来,这需要大量的财力和耐心。蓝色起源的使命是降低发射成本,完成这一使命需要三样东西:财力、人才和耐心。这三样东西我们都有,立足长远一直是亚马逊的优势之一,我认为这也是蓝色起源的优势之一。我觉得,想要做成任何有意义的事情,就必须立足长远,要有耐心,懂得延迟自我满足的心理,这需要很长时间。据我所知,所谓一夜成名,其实都用了差不多十年。

你显然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商业兴趣。与其他兴趣相比,你对蓝色起源给予了多大关注?

贝索斯:虽然我向蓝色起源倾注了很多心血,但亚马逊仍然是我的主业,我喜欢在亚马逊的工作,对未来的生活和工作充满憧憬。我们正在利用机器学习、自然语言理解、计算机视觉等技术做很多有趣的事,这些事都令我非常感兴趣。但是,蓝色起源是我从5岁开始就有的爱好。

 有一种观点认为,比起其他行业,例如无线通信行业,以往的卫星产业缺乏创新。你同意这种观点吗?卫星/航天产业能从其他行业学到什么?

贝索斯:我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说不乏创新。例如就通量而言,卫星产业在过去20年里取得了很大进步。我想,人们之所以说这种话(缺乏创新),是因为卫星的生命周期大约是15年,在这一代人的时间跨度中,你不会进行那么多次迭代。

每隔20年的话,你能做多少次迭代?如果你说的是手机,那么基本上每隔一两年就会出现新版手机,新的手机拥有实质性的升级、更快的处理速度、更好的显示屏等等。所以,迭代周期是非常快的。

我希望,如果蓝色起源能成功地大幅降低发射成本,提高可用性和可靠性,这将成为一个新的平衡,使卫星制造商和运营者能更快地升级,更频繁地替换卫星,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创新。

我们距离这个新的平衡还有多远?

贝索斯:我不知道。这取决于我们降低发射成本的速度有多快。如果能够以更低的成本进行更频繁的发射,那么,人们就会更有动力发射更多卫星,进行更多升级。

在如今这个年代,卫星的制造和发射仍然耗时数年,你会不会觉得很吃惊?

贝索斯:在我看来,用两年时间造一颗卫星没什么奇怪的。价格因素大幅助长了保守心态。这个东西能否在太空中正常工作?我们应不应该把它放到卫星上?如果出了问题会怎样?我以前谈过这些。如果不能以合理的成本快速地替换卫星,就会让你变得相当保守。我希望,作为一个智慧文明,我们能找到一种新的平衡,让我们能以更低的成本和更快的速度替换卫星,而降低发射成本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保守心态是否阻碍了这个产业的发展?

贝索斯:我认为,保守心态是合情合理的。如果你花费几亿美元制造一颗卫星,再花几千万美元把它送入太空,这理所当然会让你产生保守心态。我们需要改变这种平衡。

发射是建立这种平衡的一部分。它是不是很重要?是,但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除了降低发射成本以外,还包括使用更加标准化的卫星、火箭层级、动力系统等等,以及改变和定制有效载荷。

蓝色起源会对卫星行业产生什么影响?这家公司的总体目标是什么?

贝索斯:都是大家所期待的。蓝色起源和New Glenn火箭的三大目标是降低成本、提高可靠性和改善可用性。降低成本的办法是重复使用。要大幅降低成本,这是唯一的好办法。

New Glenn的助推器可重复使用25次,BE-4引擎可重复使用100次。我们在可靠性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整体结构在出现一个故障的情况下也能照常运行。在可用性方面,我们也下了很大功夫。例如,我们的要求是即使有一个传感器坏了,也不推迟发射,所以哪怕有一个传感器坏了,我们也能继续执行发射任务。回收船可以在航行状态下供助推器着陆,所以回收船能使用稳定鳍,因此即便是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我们也能操作回收平台。这些东西有助于改善可用性。

这三大目标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已经解决了如何利用New Shepard计划来打造New Glenn的助推器。我们在建造New Shepard火箭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把所有这些经验都融入了New Glenn。

你说航天是你很多年以来的爱好。你是否打算创建其他的卫星/航天企业?

贝索斯:我们目前专注于发射,将来会怎样,很难说。我不确定。但我认为,阻碍一切的大问题是发射的成本、发射的可靠性和发射的可用性。你提前好几年做好发射计划,临到头却仍然被推迟九个月、一年或者两年。不应该是这样的。在解决成本、可靠性和可用性这三个基本要素方面,我们能取得巨大进展。

你提到了时间长短的问题。如果客户想发射一颗卫星,多久能完成?

贝索斯:应该能很快完成。至于到底需要多久,我不知道。但我认为,做到这一点并不需要打破什么物理定律。通过操作和系统的改进,是有可能大幅缩短发射周期的。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可以缩短到什么程度。不过,没有理由认为不能很快完成发射。

复用性会成为这个行业的标准吗?

贝索斯:没错,但我觉得这需要时间。液化天然气成本和液氧成本已经非常低了,发射的真正成本在于你丢弃的硬件。因此,在下一个阶段,我们必须专注于上面级的复用性,因为那将是下一个大机遇。那是一个不同的问题,一个有趣的问题。但是,最大的成本实际上是助推器,所以应该先从这里入手。

有人说,卫星和航天触及每个人的生活,其范围之广,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你认为这个行业拥有光明的未来吗?卫星一直处于通信生态系统的边缘地带,这种情况会改变吗?

贝索斯:趋势始终是混合,也应该是混合才对。这样才合理。以后将是混合的地球同步轨道/近地轨道卫星、地面系统、光纤等等。所有一切,都将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我认为,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有朝一日,成本是可以降下来的。如果蓝色起源成功地降低了发射成本,如果卫星制造商实现了卫星批量生产,降低了生产成本,也使用了更标准化的零件,那么你会发现,与陆地替代品相比,卫星将更有竞争力。你将看到更多的卫星。

卫星的价格会降到什么程度?

贝索斯:这个不好说。有了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卫星的价格应该能变得非常低,但我们必须等待时间给出答案。我认为,现在很难知道价格会降到什么程度,但肯定比现在要低得多。

今后两年,整个通信版图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蓝色起源的航天活动在这个版图上将扮演什么角色?

贝索斯:我们的角色非常明确。我们的使命是走向太空,加快步伐,降低发射成本,让发射更加可靠,可用性更强。这就是我们的角色,也是我们打造基础性设施的过程。我向New Glenn投入了大概25亿美元,我们会开放资源,供全世界所用。改进这个部分将推动其他所有部分的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