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总是大于竞争

合作总是大于竞争

773

随着人工智能发展迅速崛起,微软(Microsoft)深信科技公司和大学教研机构必须联手提拔与培养新兴人才。今年9月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举行的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学术峰会上,新加坡全国人工智能核心计划(AI.SG)宣布与美国科技公司微软合作,制定课程让新加坡人掌握人工智能技能,并签署“微软—AI.SG创新计划”合作备忘录。《时代财智》专访了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兼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博士(Hsiao-Wuen Hon),他分享了人工智能技术、以及东南亚和智能城市发展的看法。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洪小文博士

为什么选择在新加坡做这个合作的项目?

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还有对高科技的掌握不仅是在亚太,甚至在全世界,都处于领先,这也是微软把亚太和亚洲总部一直设在新加坡的原因。

在研究方面,我们运用大数据的方法,寻找教研方向,所需的数据和合作,还有跨领域的结合。我们也用微软知识图谱(Microsoft Academic Graph)和微软云服务,来衡量研究的影响力。外界经常报道人工智能对职场的冲击。我认为,最积极的方法就是通过教育为下一代做准备。微软在技术有大量的专长,通过技能教育,比如实习,让学生们学以致用。

中国有句话,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怎样能够避免人工智能的负面影响,比如隐私、偏见之类,我们希望和新加坡政府以及国立大学(NUS)更多去讨论这个话题,把它做得更好。

科技给人们的印象总是引领向前,您如何看待进步和落后?

我想以“跳蛙理论” (Theory of leaping frogs)来解释。这是指现在由于技术发达,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已可不必像以前一样的循序渐进,而可以跳过许多阶段,一步到位。例如此前的通讯,有很长一段时期,要牵很长的电话线、电缆线,要设很多交换机房,这都需要使用许多土地和线路,但到了现在无线网络兴起,以前的阶段和庞大的投资即可省掉。再例如以前经商,需由小店、中店开始到大店,到了大店时兼搞邮购,包括宣传、仓库都要极大投资和漫长的时间,但到了现在这个无线网络时代,消费服务和消费行为已变,年轻人可以很快地就开设有规模的网络公司,创业及商业行为可以跳过许多阶段,一步到位。

新加坡要在2020年前实现减少使用90%的支票,而现在美国使用支票的数量已经减少了40%。但在中国来说,个人多数使用移动支付,信用卡很少,甚至更多人没看过支票。就像我们家里先有座机才有手机,但是中国很多人一开始就用上了手机,这个使用座机的阶段就这样跳过去了。可以说这是进步,但是也可以说是之前没有。

中国今年刚好改革开放迈入40年,这后20年可能走了别人一百多年走的路,所以很多东西就跳过去了。

现在经常谈到无人驾驶,我认为这个技术最有希望推行在非洲。因为那里车不普及,甚至有的地方连路都还没有。如果现在非洲建路,一开始就规定人不准开车,那么推广无人驾驶就非常简单。自动驾车,全部用口号来控制,每辆车都可以控制得很好,就会有很多无人驾驶,反而有人驾车那是最难控制的,因为两辆车在闪,不知道要走左边和右边,假如全部都是机器控制不就简单了吗?

跳蛙理论,你也可以说是进步,但事实上也就代表原来没有那些东西,没有旧的包袱,就跳过去了,对发展的地方就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

您如何看待东南亚市场?

东南亚是个很大的区域,而新加坡在东南亚处于最领先的位置,所以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是微软在亚太和亚洲的总部。我相信,新加坡比我们更了解,或者新加坡人会更了解大东南亚区的发展,新加坡也很愿意参与东南亚的建设。我们也希望借助新加坡,包括在亚太,亚洲的员工发展东南亚市场。东南亚有它的魅力所在,中国、美国希望参与,就像之前提到的跳蛙理论,像非洲,还有东南亚的一些国家都还属于开发中国家,仍有很多机会,微软当然也希望能够参与。我们希望借助新加坡的力量,包括在新加坡的团队,包括跟新加坡的企业跟新加坡政府合作,能够开拓东南亚,这个非常重要的区域。

东南亚国家的发展是不平衡的。人工智能如何改变影响当地?微软的角色是怎样的?

这就是AI for good(人工智能造福人类)的重要性。虽然技术了不起,但微软是一个平台公司。根据摩尔定律(Moore’s Law),技术一直是提供更好的服务,更便宜的价值,技术不需要很高的价钱。这是技术和其他产业不同之处。在资源比较匮乏的地方,微软有先天优势,因为毕竟我们的成本没有那么高。

另外,和政府部门的合作也很重要。在互联网或PC时代,经常谈数位落差,而现在讲AI落差。很多落差是跟资源有关,尤其政府资源。有很多是公共设施,比如在偏远的地方,没有互联网没有电,什么AI都别提了。在资源上,一定要和公共领域来合作,千万不要小看资源的分配。

谈到AI for good,也要考虑到数据偏差。比如,对于少数族群,或者在资源比较缺乏的地方,因为没有数位化,数据带不出来。那么我们如何去设计产品?亚洲有很多种语言,如何去照顾这些需求?比如说,马来语和印尼语有差别,就像中国有很多种方言。微软并不是一个提供产品或服务的公司,我们是一个平台,我们助力那些能满足客户需求且有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公司,所以,伙伴合作关系很重要,因为我们本身不提供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和伙伴一起做。

谈谈微软对新加坡的智能城市(Smart Nation)的参与。

新加坡不仅在亚洲甚至全球,是科技闻名的典范,也可能是世界上首先提出智慧城市概念的国家。实施智慧城市,不仅需要硬件,还有传感器,新加坡这方面都很全面。我们一直以来跟陆路交通局(LTA),智能政务都有合作。智能城市的概念提了很久,其实全世界都刚起步。每个地方政府都是一个庞大的组织,里面有各种不同部门,真正的大数据是把所有的数据结合起来,让新技术产生力量,对国民提供好的服务,这才是智能城市的意义。

新加坡虽然领先,但纵观全球还有更多机会,将来我们有更多和新加坡的合作机会,拿新加坡做一个示范点,把我们合作的亮点可以推广到全世界。我觉得新加坡一直也有这样的愿望,我们也很期待这样的机会。

以微软的角度, 您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

微软是美国公司,在全球做生意。我们相信全球贸易能够给全世界的人民带来无比的益处。当然我们也理解每个地区的发展都会有它个别的挑战,但我们还是相信人类的智慧一定会让这个贸易战有最好的结果,我们也希望微软的经验能够提供全球贸易的平台。

公司和公司之间竞争又合作,国家跟国家之间,区域跟区域之间肯定也存在这样的关系。我本身是技术出身,不管是研究、还是教育,你会发现研究跟教育都是开放式的,不用担心竞争让大家学走。俗话说,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看得更远,在科技界和学术界一直都是合作,合作远远大于竞争。

最近微软收购了Githun,可以说微软现在是在开放资源中参与最多的公司。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家在讨论冲突竞争的时候不要忘记合作,这是更重要的意义。

洪小文博士现任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兼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全面负责推动微软在亚太地区的科研及产品开发战略,以及与中国及亚太地区学术界的合作。

洪博士于 1995 年加入微软研究院美国总部任高级研究员,并为微软的 SAPI 和语音引擎技术做出了突出贡献。此前,洪博士曾任职于苹果公司,带领团队研发出了苹果中文译写器。2004 年,他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并担任副院长,2007 年升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在洪博士的领导下,微软亚洲研究院已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微软亚洲研究院层出不穷的创新成果对微软公司乃至产业界和学术界都产生了深远影响。除了在国际顶级学术会议(如 ACM 和 IEEE)获得诸多论文奖,并在学术界/产业界竞赛(如 ImageNet 计算机视觉识别挑战赛和 COCO 图像及视频挑战赛)斩获冠军,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技术还被国际标准机构所采用,如 MPEG4,IETF 和 ITU/ ISO。微软亚洲研究院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誉为“世界上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

2005 年至 2007 年间,洪博士创立并领导了微软搜索技术中心(STC),该中心负责微软搜索产品(必应)在亚太的开发工作。2014 年洪博士兼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

在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之前,洪博士是微软公司自然交互服务部门的创始成员和架构师,除了全面负责屡获殊荣的微软语音服务器产品(Frost & Sullivan 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 2005 年度最佳企业基础架构产品奖,《语音技术》杂志 2004 年度最具创新性解决方案奖以及 VSLive! 2004 年度编辑推荐奖)、自然用户界面平台以及微软协助平台的架构及技术工作,他还负责管理和交付统计学习技术和高级搜索。

洪小文博士是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院士(IEEE Fellow),微软杰出首席科学家和国际公认的语音识别专家。洪博士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及大会上发表过超过120篇学术论文。他参与合著的《语音技术处理》(Spoken Language Processing)一书被全世界多所大学采用为语音技术教学课本。另外,洪博士在多个技术领域拥有 36 项专利发明。

洪小文博士毕业于台湾大学,获电机工程学士学位,之后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深造,先后获得计算机硕士及博士学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