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供应链的领军者:叶进国...

亚洲供应链的领军者:叶进国

7655

1819年,英国人斯坦福莱佛士登陆新加坡。这个被热带丛林掩盖的小码头,逐渐车水马龙,商贾不绝。在开埠200年后,这里已经发展成为东南亚乃至世界的贸易枢纽。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的优势,物流不仅为新加坡赢得口碑,更成就了新加坡今天的优势产业。

物流业可谓与人类发展并行,在物联网时代,这个领域已经不局限于仓储运输和外卖小哥。从婴儿的奶粉、女人的口红、男人的手机、到家庭厨房、公司设备、城市设施……,物流运营的背后,实则是一个庞大的供应链支撑体系。正如新加坡本地物流业老字号叶水福集团(YCH Group)掌门人叶进国(Robert Yap)所言,物流决定着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究竟能走多远,能走多稳。在中美贸易烽火正燃,世界经济扑朔迷离的当下,这位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接受了《时代财智》专访,从物流的窗口解读新加坡和区域,个人的抉择和未来的发展。

当记者一行驱车来到新加坡西部裕廊创新区(Jurong Innovation District)内的供应链城(Supply Chain City),远远望去,一个超酷的灰色庞然建筑体进入眼帘,走在园区内,仿佛置身于美国大片《变形金刚》之中。原来,这片占地面积超过10个足球场的建筑群就是叶进国的亚太总部。去年9月,新加坡国家总理李显龙亲自为供应链城揭幕。

身穿休闲西服,下着牛仔裤,脚蹬运动鞋,一位身姿矫健的银发帅哥踩着平衡车,“飘”进了《时代财智》记者的视线。这种独特的“出场方式”可能会让人联想到风流潇洒的富二代,或者紧跟潮流的时尚达人,很难相信,他就是那位驰骋物流界四十余载,坐拥狮城供应链头把交椅的叶进国。

“我喜欢做有些酷的事情!”一句开场白,叶进国马上把场面打开了。

看到记者的眼光停留在墙上的一幅唐朝侍女打高尔夫球的油画,叶进国解释道:“我希望让外国人,尤其是以高尔夫球文明自居的苏格兰人知道,高尔夫和足球一样都起源于中国。”的确,这幅油画和物流没有直接关联,但挂在一个物流老总的办公室看起来却很酷。

尽管在采访之前被告知叶总一般用英语接受采访,办公室的媒体刊物也大都以英文为主,但在接下去的两小时中,叶进国却以流利的华语谈笑风生。这或许说明新加坡商人能够行走亚洲的语言优势吧!听说,叶总的福建和广东方言也讲得不错。

话匣打开后,这位思维敏捷、语速偏快的老总宛如李光耀先生生前在其回忆录中所描述的那位典型的新加坡人:“他/她们努力工作,克勤克俭,不拘小节。”(He is a hard-working, industrious, rugged individual.)

临危受命,大胆转型

故事还得从63年前说起。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叶进国的父亲叶水福先生(Yap Chwee Hock)白手起家,在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新加坡成立公司,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公司当时的主营业务为客运,即经营接送工人上下班的班车。那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叶进国记忆犹新,“父亲常常需要从早上五点工作到半夜才收工。”公司起初只有一辆客运车,在父亲的精心打理下,逐渐壮大到100辆。这种循序渐进的财富积累过程,以及父亲对待下属的和蔼可亲,叶进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成为他今后事业发展吸引人才的软实力。

然而,世事难料,公司在经营了10多年后,突然失去了主要客源,转而陷入了危机,作为叶家长子,叶进国临危受命,接管了家族产业。

“那是我一生中最具挑战的时刻,可以说是面临着生死抉择。”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经历过艰难的抉择,叶进国的人生开始变得勇者无惧。

随着1965年新加坡的独立,以及70年代发生的越战,亚太地区对于战略物资和生活用品的需求大大增加,然而当时货运和仓储的效率还十分低下。这让叶进国觉得是一个难得的商机,虽然没有任何做货运的经验,但他勤奋好学,摸索出了一套高效的物流管理方法,同时大胆买入仓库和运输车辆,逐渐建立起自己的“一条龙”物流服务,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客运到货运的转型, 并制定了一套行业规范。自此,叶水福集团重获新生,物流业务从马来西亚槟城的首单电子器材,逐渐扩展至澳大利亚、中国、印度、以及亚细安各地,直到今天的100多个城市。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供应链城揭幕

“货在哪里,货是什么,买多少钱,去哪里买……, 这些全都是重要信息,” 叶进国觉得70年代物流业效率低下的主要原因就是许多公司只把自己看成简单的运输劳力或者存储工具,而不去考虑买卖双方的诸多细节。

他举例说,一般的物流公司都可以配送一批口红化妆品,但如果对客户的身份和货品的用途不了解的话,公司就不会把不同颜色的口红根据客户的需要合理安放。所以,当客户需要验看某种颜色的口红,常常需要“翻箱倒柜”,费时费力。

“而当了解了客户的需求和货品性质后,通过合理安排货物,就会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叶进国就是通过这种今天被称之为企业之间(B to B),或企业与消费者之间(B to C)的不同管理方法在当时的物流业中脱颖而出的。而这种对配送需求的预见和管理,只有累积大量的经验,才能实现量到质的飞越。

90年代以来,尤其是1994年通过上海外高桥进军中国内地,叶水福集团再次转型为提供供应链服务的第三方物流企业。今天,从法国顶级香槟到美国最小芯片,在大小商家到各类消费者之间,叶水福集团凭借每年500亿美元的货流量,成为新加坡最大的本土供应链企业和区域领先的供应链管理的重要合作伙伴。

先苦后甜,授人以渔

“大部分人都不知到他们的潜力究竟有多大,直到你给他们足够压力,”叶进国坦言不断鞭策员工、激发潜能是集团人才策略的宗旨,也是其几十年来长盛不衰的“法宝”。

叶水福集团目前拥有员工总数约5500人,但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技术开发人员,在正式上岗之前,都需要参加3至6个月的“苦干实践”——就连今年刚加入集团的叶进国的两个儿子Ryan和Russell也不例外。

“所有新员工一开始都要去仓库,和基层一起进行点货、收货等各类一线工作。他们不是仅仅呆在冷气柜旁,而是需要根据标准完成各项指标,”叶进国坚信,只有通过这种师傅带徒弟式的跌打滚爬才能让员工走进物流业的细枝末节,在学习中真正理解自己的工作。而他自己曾经也是那位手把手带徒弟的师傅。

“苦干实践”实则将建筑面积200万平方英尺,变成了一间间“物流课堂”—— 徒弟在师傅的指导下熟悉各个业务流程;师傅也在这个过程中总结经验,提升工作效率。这也让新老员工一起学习,了解供应链每个流程的设计意图,并将其和客户的需求紧密地结合起来,不断推陈出新找到解决方案。

除了对新进员工的培训,叶水福集团还依靠其供应链与物流学院(Supply Chain and Logistics Academy,简称SCALA)提供“跨行培训”。由于物流业专业性强,知识、技术涉及面广,叶进国力争通过SCALA打破行业间的壁垒,为那些原本在电子制造、石油及天然气开采等行业的中层管理者提供物流业务培训,将他们打造成适应现代供应链业发展需求的“杂家”。

“我们的做法,不仅是培训员工的手艺和技能,更需要让他们知道未来的发展,以及了解自身的职责。”叶进国的这番话无疑诠释了公司前台的巨型雕塑:一只保留鱼形的白色鱼骨,这不正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理念吗?

“物流业是最辛苦的,一天几千万订单,每天都可能会有差错,”说到基层的实际操作,叶进国非常熟悉。他比划了几个动作,不小心将手中的茶水溅出,只见他俯身用纸巾小心翼翼地将地板上的水擦干。

“比如,如果你告诉客户4点货到,结果到了4点才告诉他们你要迟到两小时,那客户肯定不高兴。我们的做法是在早上9点出车的时候,就能根据当天的货流量和交通情况预判出下午的到达时间,让客户早有准备。”

叶水福集团创新科技之一:库存盘点无人机

比准时更具挑战的是确保货品安全,尤其是食品和药物,比如疫苗和婴儿奶粉。疫苗的冷链仓储对温度有精准要求,必须在摄氏2-8度之间,低于或高过标准哪怕0.1度都会对疫苗质量产生影响,为了满足这样的条件,疫苗仓库内配备类似电影《碟中碟》(Mission Impossible)中的温度传感器,只要温度超出正常范围便会自动报警,而且会层层上报直到问题解决为止。而在婴儿奶粉的仓库,除了温控还需要特殊的防虫设计,确保食品安全。

“我们要么创新,要么被淘汰,”叶进国鼓励放手让年轻人去做,让他们吃苦,然后从实践的启发下贡献智慧和解决方案。

随着他的解释,一幅生动的供应链图被逐渐呈现出来。要满足客户的需求,供应链需要具备强大的技术支持,这包括一线员工和后台工程师的紧密配合。集团现拥有软件工程师 (software engineer)500名,约占集团总人数的1/10。他们的主要使命不是向大软件公司购买软件,而是为客户量身定制、调整各类软件。从自动化存储检索系统到无线射频识别科技(RFID)点货,从库存盘点无人机以及先进的机器人技术,Y3为公司创造独特的市场优势。

创新不仅体现在科技方面,还有和供应链相关的金融领域。不同于在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大型电子商务企业专注于网上支付平台的建立,叶进国更亲睐与供应链买卖双方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并为他们提供个性化金融服务,即垫付货款,以促成更加有效的贸易交易。

位于新加坡裕廊创新区的供应链城 (Supply Chain City)

新加坡是世界上贸易依存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新加坡2017年全年进出口贸易量超过当年国民生产总值(GDP)的300%。根据贸工部的统计,2017年新加坡物流产业对GDP的贡献率达到7.2%,同比增长4.8%,为84,000当地人提供就业,同比增长1.5%。可见,作为贸易的投影,物流业对于国家经济的发展举足轻重。

然而,因为拥有了强大的人才和技术优势,叶进国对于眼下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战,显得十分淡定。

“我们做物流的企业,无论有没有贸易战,机会无处不在,”叶进国没有正面回答贸易战对物流业的影响究竟是利是弊的问题。

新加坡金管局(MAS)10月底发布的半年度宏观经济报告指出,中美贸易摩擦的持续升温或让新加坡经济受压,因为中国和新加坡是全球电子业供应链的枢纽地位,中国对美国电子出口有一半将被征收更高关税,电子业预计将受较大冲击。贸易相关的批发贸易和运输仓储也可能会受影响。

不过,根据最近一项美国商会(AmCham)的调查,在中国的400余家美国公司中,约有1/3已经把生产线搬走或正在考虑搬迁,亚细安是他们的首选地 —— 这对于叶水福集团又无疑是个机会。

步步为营,赢在亚洲

此刻,叶进国的脑海还有更宏伟的计划。“我们还有很多的空间,我们要打网络,”站在8楼办公室外的露台,他把目光投向远方,而YCH的邻居则是Google的数据中心。

虽然他脚下的这座供应链城启用仅一年两个月,但叶进国的蓝图已经铺向7年后,即到2025年,在亚细安兴建10座供应链城,每座和“本尊”一样斥资2亿新币,集结各类顶尖技术。目前,越南、菲律宾等国已与叶水福集团签约加入这项被称之为“智慧链接”(Smart Growth Connect)的计划。

叶进国希望在依托这批“新城”达到业务拓展的同时,为更多发展中邻国消除各种城市发展中遇到的“成长的烦恼”。这些烦恼多半有着共性——上班路上的交通拥堵,难以根治的空气污染,民众的食品安全等等问题。叶进国相信,通过合理的科学布局,城市供应链将能为缓解和治疗城市顽症提供解决方案。

就以已经加入“智慧链接”的越南为例,虽然近年来越南经济发展势头强劲,但主要城市的空气质量却每况愈下。《时代财智》记者上月在首都河内采访时了解到,这座拥有770万人口的城市,每天约有500万辆货运、客运摩托车在城市大街小巷穿行,不仅给河内市内交通带来压力,而且造成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去年,河内空气污染指数比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提出的可接受标准高出四倍。世卫组织认为越南死亡率最高的10种疾病中有6种与空气污染直接相关,因此,空气污染被当地媒体称为 “无声的杀手”(silent killer)。

叶进国(Robert Yap)和他的长子叶立升(Ryan Yap)常踩平衡车在公司穿行

叶进国认为,如果在大城市的边缘建造仓库,辅以高效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就可以降低城市的交通负荷和排放量,从而减轻“成长的烦恼”。显而易见,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然而,近年来供应链市场的风生水起,让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企业都处于激烈的竞争之中。

世界银行两年一度的物流表现指数报告显示,新加坡今年在全球的排名从2016年的第五位略降至第七位,排在德国、瑞典、比利时、奥地利、日本和荷兰之后,但依然甩开韩国和中国20个位次。

对此,安永(Ernst & Young Advisory Pte. Ltd)负责供应链及运营部的合伙人Kuntha Chelvanathan女士在接受《时代财智》采访时表示,总体而言,欧美大型物流企业的行业经验长过亚洲企业50年左右,并且它们在欧美拥有广泛的客户基础。凭借这两项优势,不少欧美供应链企业近年来集体进军新兴市场,并抢得了一定的先机。

然而,Kuntha也坦言,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供应链企业也有其自身优势与欧美争夺市场:“东南亚各国之间地理位置靠近,文化相通,这是一大有利条件。同时,东南亚企业也可以利用人工智能、自动化生产等前沿科技取得’蛙跳式’(Leap frog)发展。”

这个所谓“蛙跳”的跨越式发展正是叶进国为他的家族企业所设计的发展宏图,但在实现计划的过程中还要克服“水土不服”。

“这些年来,我们曾用舢舨把货物运到印尼的小岛,用水牛把电脑送到印度的乡村学校,”叶进国用这两个示例说明叶水福集团对亚细安市场的了解程度,并亲切地把印尼等邻国的物流同仁称之为自己的表兄弟(cousins)。

他说集团会在亚细安各地培养一批城市供应链的专业人才,更好地发挥地区优势,促进当地就业,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他们对本地市场熟悉,一定会比我们这些外国人做得好。”

谈到未来发展计划,叶进国不忘肯定新加坡政府几十年来与本地物流企业风雨相伴。这正是新加坡众商云集的魅力所在。

去年8月,标新局(Spring Singapore)及劳动力发展局(WDA)宣布投入280万元,培养下一代起步公司并发展中小企业供应链人才与技能;今年5月,全国职工总成立供应链雇员联合会(Supply Chain Employees’ Union,简称SCEU)以照顾从事物流和供应链管理业工友的利益配;10月,贸工部宣布新加坡物流协会(Singapore Logistics Association)将携手物流联盟(Logistics Alliance)出台专项计划支持700多家本地物流及供应链企业开拓国际市场 — 这些扶持政策仅是新加坡建国53年来支持物流发展的冰山一角。

叶进国身兼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SNEF)主席、东盟工商咨询理事会主席等数职。曾经作为新加坡乒乓球国手的他,早已在勤奋中练就了一番看准、瞄准、打准的真功夫。面对过去几十年供应链产业在他世代居住的红色小圆点所激起的惊涛巨浪,那个领军亚洲供应链的梦想也许已乘风启航。

叶进国简介:崇尚终身学习的供应链老总

叶进国博士(Robert Yap)是新加坡叶水福集团(YCH Group)的执行主席,在过去四十年里,他把原本从事客运的家族企业打造成新加坡供应链行业的领头羊,创建了亚洲供应链神经中心供应链城 (Supply Chain City),并在物流和供应链管理领域扮演着各种举足轻重的角色。

为了增强集团的科技创新实力,叶进国创立了集团信息技术和供应链解决方案公司 Y3 科技(Y3 Technologies)并兼任其主席,负责开发、管理、更新各种软件,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同时,叶进国还兼任集团下属企业风险基金供应链天使 (Supply Chain Angels)主席,专门负责供应链管理信息技术和服务。

叶进国博士在许多本地和国际平台上担任顾问。他是亚洲供应链 (Supply Chain Asia),一个拥有超过 45,000 名专业人士的社区创始主席;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 (SNEF) 主席以及东盟工商咨询理事会的主席。他参与未来经济委员会 (FEC) 和支付理事会, 并且在联合执行委员会里负责监督重庆政府对政府项目。为了表彰以上贡献, 叶进国博士曾被授予新加坡公共服务奖章。

学术方面,叶进国博士拥有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学学士学位和美国威斯康星国际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的荣誉毕业生。他也是哈佛商学院业主总裁管理课程校友。从 2009 到2012年, 叶进国博士还被任命为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名誉客座教授。

由于在供应链产、学、研方面的突出表现,叶进国博士在2016年新加坡商业奖评选中荣获 “年度杰出商人奖”;2014 年被授予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杰出商业(资深)校友奖;2013 年世界华人经济论坛被授予终身成就奖 (物流)。

叶进国的主要爱好都是需要和人打交道的高尔夫、乒乓球和国际象棋。乒乓球是他的家族传统,感情最深。

他崇尚不断创新,终生学习,与每个时代的每个个体保持沟通。他不追求在短期内登上一处制高点,因为那样会滋长居功自傲,人生并非百米冲刺。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在漫长的旅途中,用自己的汗水与智慧取得领先,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盲目抢先。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