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俊民的印尼心:我只是财富...

翁俊民的印尼心:我只是财富的管家

13652

在今年8月的印尼国庆节前夕,翁俊民荣获由印尼总统佐科维颁发的“国家英雄大儿女勋章”(Bintang Mahaputera),成为印尼建国73年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华裔企业家。该勋章特别奖励那些为军队和国家做出贡献的人,佐科维总统也罕见地在私人推特上做了分享。为什么翁俊民能获得这枚勋章?在发展中的印尼,荣誉是否意味着特权?作为首个华裔获奖者,这对华社有何影响?

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酒店,一个绿意盎然的午后,翁俊民——这位来自印尼的著名银行家和慈善家接受了时代财智的专访。他衣着深蓝色的衬衫,习惯地把纽扣开到第三颗。据说政治领袖和商业领袖这么做是为了对“全球变暖”的重视。而现年66岁的他在别人眼里,远要小于他的实际年龄,言谈举止间还带些许来自印尼的国际范儿!正是因此,他敢讲敢做的风格,也带来了外界对印尼华社的关注。于是,话题从这枚勋章谈起,随着翁俊民,一起去了解华人在印尼的生存与困惑,荣誉和责任,以及财富背后的想法。

在1945年,印尼脱离荷兰殖民统治之际,其寥寥数字的独立宣言云:“我们是印尼子民,在此宣告印尼独立,将尽速谨慎完成权力转移及其他事宜”。这个其他事宜,就是把印尼建设成另一个强盛欧美那样的国家——有雄伟的都市,现代化的典章制度,有秩序,有章可循的幸福生活。

世界上有许多殖民国家曾经为生存而奋斗,不再接受昔日殖民统治者所划定的疆域,然而像印尼这种必须掺和众多生存元素的国家实属罕见。印尼国土环绕地球赤道,横跨三个时区,跨距相当于从伦敦到德黑兰,或者从美国阿拉斯加州的安克拉治(Anchorage)到东岸的华盛顿首府那么长。据最新统计,印尼人口已突破2.4亿,列世界第四,全国有超过6400万人口(超过英国总人口)使用脸书(Facebook),然而该国也有逾8000万居民(相当于德国人口)无电可用,还有1.1亿人(相当于墨西哥人口)每日生活费低于两美元。

传统与现代,先进与落后,错乱无序与活力保守,都在印尼同时并存着,正如它的多元化,毋庸置疑。在印尼的多元种族中,华人表现尤为突出。不仅是因为印尼有排华历史,还有这个5%的种族掌握了国家95%的财富。

1952年在印尼泗水出生的翁俊民,童年时见证了百废待兴的印尼。这个穷人家的孩子很早就开始知道财富的意义。印尼华人人口少,要出类拔萃,就要付出多出常人十倍百倍的努力。今年8月15日,印尼总统佐科维亲自将勋章别在翁俊民的胸前,不仅是认可他个人的贡献,也是认可少数民族在印尼经济社会中担任的重要角色。在一个回教国家中,华裔得到这样的认同,是一个奇迹。

公民的责任和华人的义务

这枚“国家英雄大儿女勋章”,奖项由印尼国家的评选委员会设置,评选主席是印尼现任国防部长。在选拔程序上,每个候选人的提名都要征集公众的评论和意见。虽然最后送交给总统来决定,但可以说,这个奖项还是由人民推选出来的。

今年8月的印尼国庆节前夕,翁俊民荣获由印尼总统佐科维颁发的“国家英雄大儿女勋章”(Bintang Mahaputera),成为印尼建国73年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华裔企业家。

当第一时间得知获奖消息时,翁俊民无比感慨,“国家认可我的看法和做法,既然是第一个华人拿到这个奖项的,我要自己做到最好!”为他感到开心的,不仅有他的母亲和家人,还有岳父印尼钱王“李文正”。

当记者请他谈谈华人在印尼的责任,翁俊民立刻纠正说,他更加希望从印尼公民的身份来讲。一个国家的公民是有责任的,尤其是很多人都认为一个国家的少数民族总是属于二等公民,印尼华人人口不到5%,那么作为印尼的华裔企业家,怎么融入主流呢?

“虽然我的父辈来自中国,但今天我已经成为了印尼公民。所以我对国家有责任。我们不是落叶归根,而是落叶生根。我在印尼生长,就在印尼生根。”

他说,外界不能总是用华人的角度来要求他的言行作为。虽有华人血统,但他是在印尼土生土长,拿的是印尼护照,首先要效忠的是自己的祖国——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非常清楚地。

“这其实也是种族和谐最注重的。不管是哪个种族,首先需要履行公民的职责,就是忠于祖国。”

翁俊民的想法,是海外华人融入当地社会的一个缩影。一个华人,生活在一个非华人主流的国家,能够站在当地国家的位置,思考自己的责任,这不是每个国家都欢迎的吗?今年年初,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裘援平在美国的华侨华人代表举行座谈会时说,希望广大华侨华人积极融入当地社会,回馈当地社会,为当地作贡献。

翁俊民在印尼生长,他的成长无形中会受到印尼文化的影响。但是他自小也读过中国文学,父母的言传身教,在家庭中完好地保留了中华传统美德。谈到中华文化和印尼文化,他认为这两者完全没有抵触。孝敬父母,中国人注重伦理,孔子注重人性的这一方面,爪哇文化也是一样的。

“孔孟学说也好,印尼文化也好,都有相似的地方,都是东方文化!”翁俊民对自身拥有的双重文化并不回避,印尼文化立本,中华文化修身。

虽然印尼华人人口少,但是在经济层面上,翁俊民并不否定,华人有义务促进中国跟印尼友好的关系。他找到一个贴切的定位:在亚洲北上,中国是大国;但是到了南方,印尼是大国,所以促进中印友好是对两国人民都是双赢的。

从公民的责任,到华人的义务,紧接着他分享了计划。

印尼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是一个农业社会成长的国家,贫富悬殊巨大。印尼有70%的人口住在爪哇岛,那里是人口最密集地。接下来,翁俊民的使命就是,目标锁定一百个村庄,包括爪哇岛上最贫穷的村庄,他要从硬件和软件上帮助这些村庄。

“硬件上,我愿意帮助他们修复学校和回教庙。软件上,如果是渔业,我资助渔船;如果是农业,我资助种子肥料;如果是工业,我资助培训帮他们提高生产力。改变贫穷的村庄,要在硬件和软件上一起下手!”双眉上的兴奋,显而易见,他已经有了明确的步骤和计划。

在他的眼里,印尼人民是属于世界上其中是最善良的民族。内心的感召,在翁俊民的企业中,国信集团雇佣了高达80%的印尼当地人。

随着生意越来越多元,事业版图越来越大,他开始反思,高科技发展带来的后遗症:贫富差距日益增大,有钱人的孩子可以上哈佛,农民的孩子付不起学费就得放弃。他告诉自己,作为一个在印尼享受到成功的私人企业家,应该积极回馈社会。

这个回馈社会的资助计划,就要做慈善。慈善机构制度的建立,完善和监管,在“翁俊民基金会”(Tahir Foundation)已经有了实践,出现成果。翁俊民认为,改变一个国家命运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教育,而医疗是提高人民的生活素质。这让他在2013年来了个惊人之举: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一起做慈善,各捐出一亿美元,用以改善印尼弱势家庭的卫生状况和女性疾病问题。他领导基金会,发放教育助学金、奖学金,帮助孩子找到好学校,用教育改变他们的命运。他甚至把一些身患重疾却无法承受医疗费用的印尼人送到新加坡,慷慨解囊为他们治病。

总统特使是义务而非特权

翁俊民是印尼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主席,2017年以35亿美元身家稳坐印尼福布斯排行榜第八位。他不仅活跃在社团、商会、体育和教育,在2016年,他被任命为“联合国难民署首席特使”(Eminent Advocate)。

翁俊民也担任总统佐科维委任为投资部特使,他解释说,这不是政治角色,特使的职责不是特权,而是义务。

“只要有外国投资者愿意到印尼来,我愿意去机场铺红地毯迎接!”为了印尼,他可以做任何事,这位富豪谦卑地表示。

“你需要什么方便?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我希望投资者在印尼取得成功赚到钱,我不太注重在特权,我注重在义务,也不需要得到回报,这是我的心态。”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印尼公民,他说已经享受到这个午餐,没有印尼,就不会有翁俊民,现在是回馈的时候了。

今日之中国经济实力强,印尼欢迎中国的企业家来投资,为印尼创造就业机会。当讲到促进中印友好的时候,翁俊民强调他是站在一个双赢的局面。“我不仅是站在印尼方面,我也认为中国的企业投资在印尼也需要提供保障。第一,投资要得到法律上的保障;第二,要给他们空间可以赚钱。但是,这个投资要对印尼有益处的,不能制造环境污染,若把废料转到印尼是不允许的。我们需要高增值的企业,让印尼的人民能生活更好,让效率可以提高,这是双赢的。”

翁俊民是印尼工商会馆的负责投资部的副总主席,有中国朋友来找他,他总是竭尽所能提供资料和情报,帮助联系当地的官员,介绍合作伙伴,了解印尼和当地条例。

他说,作为一个印尼企业家,为来印尼的投资者提供便利和协助是他应该做的。但是他也再次强调,带动印尼的经济是公民的义务,而不是因为是华人。

作为总统特使,他亲眼见证了佐科维总统上任四年来,给印尼国家和人民带来的重大改变。他做了三件大事,第一,他改善低效高成本的条例和制度加以改善,比如废除了资讯、投资部门的3000多个条例,让投资印尼更简化。他也废除了燃油补助,取而代之补助民生。第二,他推出了16个刺激经济振兴的配套,按照每个岛和地区的不同性质来做调整,提升当地经济活力和成长力,比如对旅游业,他就推出改善当地条件的条例,给予地方补贴,帮助建机场修公路。第三,每个印尼人民可以享受到同样的公正繁荣。比如说,印尼最东边的贫穷城市巴布尔,政府在那里建高速公路,在巴布尔和雅加达的燃油价是一样的,每个印尼人现在有权同样享受到国家的财富。

翁俊民非常赞赏和拥护总统的上任后为民造福,明年印尼将举行总统大选,“作为华裔,我们希望这样清廉的总统取得连任,并愿意支持他连任第二个五年!”

勤读书做学问的亿万富翁

喜欢赚钱的富翁多,热衷于做学问的富翁实在少。在采访当天,刚好见到50年前的翁俊民的南洋大学校友,同学们告诉记者,翁俊民不仅是班级的佼佼者,体育也好还代表校队出去打乒乓赛。

翁俊民和他的南大校友们

翁俊民的慈善里有教育,他本身更是高度重视教育,从来不会放弃任何学习的机会。2008年,他获得印尼泗水八一七大学荣誉博士学位;2016年,获得印尼国立卡渣玛达大学(Gadjah Mada University,UGM)荣誉医学博士;2017年,台湾科技大学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此外,他还兼着全球多所名校的校董和客座教授职务,他是在美国加州顶尖柏克莱大学唯一的亚洲校董。

目前,他是印尼UGM大学的准博士生,明年即将毕业。现在他正在准备政治经济学博士论文,要采用诺贝尔获奖者的一个经济理论,来研究处理危机的问题。比如97年的金融危机中,存在了货币危机,收支平衡危机,他认为可以再加上一个政治危机的角度,让论文的研究显得更加标新立异。

喜欢读书的他,从历史中领悟人生的真谛。孟子说人生的三大快乐是:父母健在兄弟平安,上不愧对于天,下不愧对于人,得到天下优秀的人才进行教育,以德服天下不在其中。这些人生最大的喜乐,正是翁俊民孜孜追求的。

翁俊民是知名的银行家,企业家,也是慈善家,很多人都想知道他如何花钱。他列举了一个令人思考的数字,哥伦比亚大学的捐赠基金(Endowment Fund)有371亿美金,是印尼的外汇的1/3,而印尼的大学却没有钱,“因为东方人都只想把钱放在自己口袋里!我自己觉得,我只是一个财富的管家。我怎么管自己的钱,这要靠智慧!”

的确,翁俊民“花钱”的想法很不同。教育为立国之本,他在教育上行善他从不手软。2015年,他捐出3300万新元给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其中3000万用作修建医学大楼,300万用作奖学金。2016年,他呼吁世界各地南大校友给予基金会支持,个人率先献捐100万新元之外,再以1对1方式响应校友捐款额。他也捐出100万新元成立“翁俊民新加坡管理大学—日惹加查玛达大学(Tahir SMU-UGM)管理与教职人员发展计划”。此外,他还捐赠200万元新币奖学金给新加坡管理大学(SMU),供给财务上需要帮助的学生。

今年8月,翁俊民基金会连同新加坡建设局,资助建设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新大楼——翁俊民基金会荟萃楼(Tahir Foundation Connexion),这是新加坡市中心首个在原地自给自足的净零能源建筑。大楼建筑耗资7000万元,预计2019年年底建成。

今年8月27日,新加坡市中心的首个在原地自给自足的净零能源建筑,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新大楼——翁俊民基金会荟萃楼(Tahir Foundation Connexion)的破土动工仪式。今年8月27日,新加坡管理大学校长梅雅诺教授(Prof Arnoud De Meyer),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Desmond Lee),翁俊民基金会主席翁俊民博士(Dr Tahir),新加坡管理大学董事会主席何光平先生(Ho Kwan Ping)(从左到右)

翁俊民做慈善毫不吝啬,且带着国际视野。他不仅在印尼和新加坡做慈善,也在中国和中东做。2016年,翁俊民已经向联合国难民署(UNHCR)倡导的全球援助计划捐赠了400万美元。2017年,他捐出总计1亿3300万人民币善款给福建故土,获得福建省领导的高规格接见。

东西方对财富的看法不同。西方认为花掉的钱是自己的,留下来的别人的。东方的文化则不同,花掉的钱就不是自己的,留下来的才是自己的。而翁俊民的想法,和东方传统不同,又带些西方自由。他的特立独行,在印尼总统佐科维的特助团队中有着独到之处,一方面他是华人,其次,他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华人。

“我自己只是一个财富的管理者,如何管理财富才是人生的意义。一个人一生的成就,不是以钱财权力和地位来衡量,而是看有多少人因着他而改变一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当他说完这番话,感觉他已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位巨人就是国家。

荣誉的意义

按照印尼宪法规定,“国家英雄大儿女勋章”(Bintang Mahaputera)的获奖人,在去世后可以安葬在国家烈士墓园,这对一个印尼公民至高无上的荣誉。

作为首位荣获此殊荣的印尼华裔,印尼华社如何看待他的获奖?翁俊民并不在意。“别人要说什么就让他去吧!人生的过程中,总有些自己不能做的选择。如果有选择,应该选择在有限的时间和生命内,尽无限的社会责任!”他这么评价别人的看法。

半个世纪前,美国著名将领麦克阿瑟将军(Douglas MacArthur)在曾发表过一篇著名演讲《责任、荣誉、国家》。其中提到,荣誉并不意味着对个人的尊崇,而是象征一个伟大的道德准则——捍卫这块可爱土地上的文化与古老传统的那些人的行为与品质的准则。这就是荣誉的意义。

了解印尼,不能停留在那个传统的风光旖旎的“千岛之国”,也不是参观国家首都雅加达,那个拥有人人可以预期与期待的一切,一个现代发展国家该拥有的一切的城市。在印尼这个多元化国家,每个种族,都有像华裔企业家翁俊民这样以公民责任为先的理念。

了解印尼,就要去了解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有着忠诚的信仰和严谨的契约精神,还有远见的国际视野,这才是印尼多元精神的粘合剂,凸显真我的印尼风采,让印尼在国际上赢得更多尊重和机会。

在翁俊民的这枚勋章后面,他不仅把国家的利益放于华人之上,而且领略到财富的真谛是给予。他说自己只是财富的管理者,如果要问他拥有的最大财富是什么,那一定就是喜乐。

翁俊民永不止息的攀登者

拿督斯里翁俊民博士教授(Dato’ Sri Prof. Dr. Tahir, MBA) 翁俊民,1952年出生于印尼泗水,24岁毕业于新加坡南洋大学商学学士。35岁,以GPA4.00的满分成绩荣获美国洛杉矶金桥大学(GoldenGate)商业管理硕士。他身兼全球多所名校的校董和客座教授职务,也是在美国加州顶尖柏克莱大学唯一的亚洲校董。

翁俊民是印尼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和集团旗下三间上市公司的创始人、主席和控股人。这三间上市公司包括1997年上市的国信银行(Mayapada Bank),印尼的四大私人银行之一。2004年成立的Sona Topas Tourism,由全球免税店品牌DFS管理。成立于2008年的国信医疗集团(Mayapada Hospital),由新加坡国立保健服务集团为其提供技术支持。

国信集团在新加坡拥有有一间上市公司MYP Ltd,并收购了两栋位于新加坡黄金商业区的大厦资产,这包括位于吉宝路的国信大厦(API Plaza),以及2016年翁俊民以创记录价5.6亿新元收购的新加坡地标式建筑—国信中心(MYP Center, 原名Strait Trading Bulding)。

拥有了上市公司和区域平台,翁俊民在金融业大胆开拓寻求合作,成为Sona Topas Multi Finance综合金融有限公司控股人,与国际知名保险商苏黎世寿险合作——Zurich Mayapada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成为主要股东,与日本最大的产险Nippon Koa合作——Sompo Nippon Koa普通险公司的主要股东。

国信集团下包括媒体业务。在2011年,他收购Topas TV 卫星付费电视成为控股方。他是印尼《福布斯》杂志股东,也收购印尼最大中文日报《国际日报》并成为主要控股方。国信集团下的他也是国际知名酒店——费尔蒙酒店位于巴厘岛(Fairmont Hotel Bali)的创始人和控股人。2017年,翁俊民以35亿美元的身家名列印尼福布斯(Forbes)富豪榜第八位。

翁俊民在企业王国的优秀表现,他赢得无数社会和专业认可。2011年,他不仅荣获安永年度企业家奖,也获颁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颁发的教育贡献奖。2016年被他任命为“联合国难民署首席特使”(Eminent Advocate),在次年获得由联合国颁发的John Hopkins(约翰霍普金斯)人道奖。2015年,翁俊民被佐科总统亲自授予“国家一级荣誉勋章”(Bintang Jasa Utama),今年8月,他再次被总统授予最高荣誉奖章“国家英雄大儿女勋章” (Bintang Mahaputera)。

目前,翁俊民在印尼华社和机构担任多项要职。他担任有官方背景的印尼工商总会中国委员会总主席(KADIN-KIKT),印尼工商总会投资部副主席(KADIN),印尼华商总会主席(PERMIT),印尼武装部队委任为特别顾问。2016年,他被印尼总统任命,成为首位华人负责中国事务的总统特使。

翁俊民热爱体育运动,他是空手道黑带6段和柔道黑带5段。乒乓球是他热爱的体育运动,他曾任东南亚乒乓球协会主席,三次蝉联印尼乒乓球协会主席,现任新加坡乒乓球协会荣誉主席。

他自喻为登山者,一座又一座山峯,一山比一山高,他的攀登永不止息,直到造物主让自己停下来。充沛的体力,绝对的记律和强大的毅力是必须的,他树立长远宏伟的目标,不断挑战自己,向着目标前进。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