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共享住宿迷思

新加坡共享住宿迷思

62
分享

当新加坡一方面在努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其住宿共享产业已成为经济学家和监管层面临的难题。尽管新加坡政府规定限制爱彼迎(Airbnb)等共享企业在新加坡的运营,但有迹象表明,当地共享住宿数量已经越来越多。今年居民对私人住宅短期租赁的投诉有所上升,而游客数量的激增却并没有反映在酒店收入中,这表明,更多的游客可能会住在私人住宅里,是疏还是堵?如何疏导,如何管理都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

按照新加坡现行的法律规定,本地私宅的最低居住期为3个月。少过3个月的短期居住,比如通过爱彼迎(Airbnb)这样的住宿共享平台接洽的短期租住仍属非法。根据规划法令,违例屋主最高可罚款20万新元。新加坡市区重建局(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的理由是“我们必须确保私人住宅地产的居住属性”。

私人住宅短租投诉有所上升

尽管新加坡政府规定限制爱彼迎等共享企业在新加坡的运营,但有迹象表明,当地共享家庭数量已经越来越多。今年居民对私人住宅短期租赁的投诉有所上升,而游客数量的激增却并没有反映在酒店收入中,这表明,更多的游客可能会住在私人住宅里。目前在爱彼迎的平台上有300多个新加坡房源。

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黃循財(Lawrence Wong)表示,今年前7个月,政府接到了415宗非法短期出租的报告。按照这一速度,2017年全年将达到711宗,超过去年的608宗和2015年的377宗。

新加坡市区重建局在邮件回答提问时表示,“2015年开始的一项关于短期住宿的公开咨项目询,以及与爱彼迎和酒店运营商等行业参与者的单独谈判,并没有达成明确的共识。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隐私、税收和居民的安全问题。但该机构表示,将很快进行另一项公开磋商。

该机构说:“短期居住的问题是复杂的,多方面的,具有广泛的影响。虽然新加坡存在短期出租平台,但政府打算做的是仔细审查,并考虑到有关保障措施,以确保这些出租行为不会对整个住宅的环境产生不利影响。”

本地屋主平均一年赚5300新元

爱彼迎表示,其前往新加坡的游客通常居住4.1晚,而一般游客为3.6晚,而四分之三的房源不在传统的酒店区域,这让旅游支出消费在在通常不接待外国游客的地区。

根据爱彼迎的数据,截至2017年8月的1年内,共有31.7万到访新加坡的游客居住在爱彼迎平台上的房源中;屋主出租他们的房源达到39晚,即平均每个月3晚,从中平均赚取5,300新元,约合每月440新元。

爱彼迎的租客支出的33%贡献给邻里,相当于每天平均74新元。 就在2016年全年,据爱彼迎估计,屋主和租客新加坡的社区,共同创造了价值3.23亿新元的经济活动。此外,新加坡旅行者有125万人次在出国时使用了爱彼迎平台找到房源。

爱彼迎的东南亚公共政策主管Mich Goh说:“让我们感到鼓舞的是,新加坡政府正在就这个问题进行公开听证,我们期待参与其中并确保我们社区的声音得到听取。”

马来亚银行金英研究(Kim Eng Research)驻新加坡的高级经济学家蔡学敏(Chua Hak Bin)研究了一组旅游数据,这些数据有助于整体上说明在缺乏公司总体运营业务数据的情况下,住宿共享市场的规模。

酒店收入下滑,国际游客人数增加,但酒店价格又相对停滞不前。蔡先生总结说,非正式的短期租金必然在上涨。

蔡认为:“住宿共享可能吸引新的游客类型,他们原本不会来新加坡。”虽然住宿共享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目前可能有限,但业务潜力“相当巨大”,可能会让不接待游客的本地邻里受益。

旅游数据也可能虚算那些过境新加坡但不过夜的游客,这可能是尽管客流增加但酒店房价低迷的一个原因。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的布莱恩·陈(Brian Tan)指出,印度游客近期有所增加,但他们在抵达新加坡时经常直奔游轮,而不是过夜停留。

共享住宿和共享汽车本质有何不同?

新加坡共享住宿产业的未来仍然不太光明,立法者在辩论如何严格地管理出租,以及如何确保标准的变化得到充分的理解。

在今年2月份的议会辩论中,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AP)议员黄国光(Louis Ng Kok Kwang)呼吁政府规范而不是禁止住宿共享服务,指出目前的做法与新加坡如何管理共享汽车行业参与者优步(Uber)和Grab不太一致。

新加坡B2C度假房屋租赁平台如美家(Roomorama)是另一家住宿共享公司,停止接受新的预订业务,并将这一决定归咎于“竞争加剧和监管不利”。HomeAway保留新加坡的短租房源,不过最少住宿时间通常低于政府3个月的最低期限。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财政研究和战略部主管林秀心(Selena Ling)表示:“政府调控该行业时可能会有些宽限。”在他们可能优先考虑的问题中,是如何最好地对共享住宿业务收税。这个业务现在无法归入传统的住宅或投资地产的类别。

如果民众反对的力道来得很大,他们或者会管得更严一些。林表示,因为政府体认到这个行业仍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那么现在采取更加放任自流一点的方法,然后听证,做一点试错,好过直接否定。

新加坡政府正面临让居民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的挑战。当局正在寻求将新加坡建设成为一个数字经济体,但他们必须平衡市场和社会的关系,不能因为经济利益而疏离新加坡公民,他们对陌生人进入他们的社区感到不安。

如何面对共享经济大潮?

没有人会在市场的大趋势下逆势而行的。信息技术和物联网驱动的共享经济大潮目前正在席卷全球的每一个角落,新加坡也不例外。

对于酒店业者而言,共享住宿平台和商户绝对是竞争者。最初共享汽车和私人召车服务,优步和Grab进来的时候,遭到了德士行业的抵制,因为这动到了他们的市场蛋糕。酒店业者旗下酒店物业是投巨资兴建设立的,而且还要维持一个庞大的服务团队,一年365天出售的房间数是固定的,所以每年的收益取决于入住率和房间单价。

共享住宿的商户出租的是自己闲置物业的一部分,除了日常维护,边际成本是几乎可以忽略的,而边际收益是非常巨大的,在价格上对酒店业者构成很大的竞争。

对于共享住宿商户物业周边的其他民众而言,陌生旅客的入住和出入无疑会对日常生活多少造成一些不便,以及安全上的担忧。这就涉及一个问题,共享住宿商户是否应该缴纳更高的物业管理费,或是以一定的方式补偿其他受到影响的住户,并确保不会发生因为旅客入住带来的相关安全问题?

对于政府而言,除了税收的问题,还有就是法令的实际执行问题,如果商户和客户在爱彼迎上达成交易,客户以朋友的名义入住商户的私人物业,并私下支付金钱给商户,这个漏统如何在法律层面被堵住?新加坡是否有法律禁止外国游客以朋友的名义入住本地私人物业?

长远来看,共享经济大潮是不可阻挡的,应当从法律和制度上来加以规范和疏导。民众也应当适应共享经济带来的影响。唯一的输家,或许就是那些酒店业者。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