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黄金流动的戏剧性转向

全球黄金流动的戏剧性转向

530
分享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黄金先是流向亚洲,随后流向美国,再然后又回到东方。本月它可能再次改变方向。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全球黄金流动追逐着政治担忧,戏剧性地逆转了两次。电子盘黄金交易价格在2016年温和上涨了8%,但仍低于2011年创出的历史最高水平。

但是就像地下奔腾的岩浆一样,实物黄金在不同时区间来回流动,先是流向亚洲,随后流向美国,再然后又回到东方。本月它可能再次改变方向,因为美国对美元的信心似乎有所减弱。

从2009年中期到去年3月,精炼商将每条400盎司的“标准交割”金条(大多来自伦敦金库)熔化,制成亚洲买家青睐的更高纯度的、以千克为单位的金条,相对来说这是意料之中的。

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西方的消费者和投资者出售家庭资产,购买全球日益崛起的生产国的商品。亚洲新富国家囤积以千克为单位的金条,或者把它们加工为展示或储藏用的首饰。

在2016年3月,或许是对美国总统政治感到不安,美国投资者开始大举进入黄金市场,要用美元买回部分400盎司的金条。亚洲人满足他们,将一部分以千克为单位的金条和金手镯空运至瑞士的精炼商,重新把它们加工为400盎司的金条。

随后从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末,亚洲买家(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买家)再次开始从美国人手中抢购黄金。黄金精炼商和交易商卖力熔炼作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期货合约标的的400盎司“标准交割”金条。那些金条再次被制成亚洲人青睐的高纯度、以千克为单位的金条,并投放到东方市场。

我们现在可能明白印度人和中国人为何这么匆忙买黄金了。首先,印度公众遭受了“废钞”的影响。其次,中国买家受到了更严格的资本管控。

美国股市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为美国总统之后大幅上涨,美国投资者将部分储藏的黄金卖出以购买股票,这顺应了亚洲的需求。GLD是美国最大的黄金ETF,该基金在11月美国大选后,持有的黄金库存由于净赎回下降了15%。

显然,少数人能够未雨绸缪,为去年11月8日印度“意外”废除500卢比和1000卢比纸币做好准备。

在印度“废钞”的前几周,合法的黄金进口显著增加,11月头几天就引人注目地进口了110吨黄金。

“废钞”举措暂时削减了印度86%的现金供应,许多想买黄金的买家无法完成交易。去年12月印度合法的黄金进口下降一半,甚至走私数量似乎也暂时出现了下降。

即便在印度进口下降之际,中国金条进口仍在增加。瑞士精炼商夜以继日地将400盎司金条转化为以千克为单位的金条。去年12月,瑞士向中国出口的金条从11月的30.6吨增加至158吨。

尽管目前还无法获得瑞士2017年1月的出口数据,但一位精炼商告诉我,即便考虑到传统上因为中国新年而出现的暂停,“1月也必定是我们与中国交易的整个历史中创纪录的一个月”。

但在2月初,中国收紧资本控制打压了黄金市场。进口许可突然变得很难获得。正如一位交易商所言:“中国官方明白,黄金进口被用于规避资本控制,因此他们决定堵上这个漏洞。他们最终会再次放开黄金进口,但(中国官员)在宣告一切由他们掌控。”

与此同时,印度黑市的黄金交易商忙碌起来。印度“废钞”旨在迫使政商两界“来到阳光之下”,但它很可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一位在印度从事黄金市场业务的人士表示:“印度现在乱极了。废钞增加了黄金需求,但由于合法进口程序繁琐,走私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比例增加。印度现在到处都是走私。”

“通过迪拜的非法进口有所增加,但这不足以满足需求。因此印度交易商急于改变所有的物流安排。他们直接从非洲进口原料,甚至直接从苏丹等地进口。”

迄今为止,各地增加的金条需求被信心更强地区的抛售所抵消。如果在美国人对美元资产失去信心的同时,印度和中国买家能够设法解决现金短缺和规避资本控制,那将会出现什么情况?

发表回复